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六十七章,浅显易懂的道理

第六十七章,浅显易懂的道理

  翌日,柳相如一早就离开了,黑宗老头子一觉睡到大中午。起床之后便看见荀彻眼巴巴地望着他,我坐在荀彻旁边。笑了笑说道:“既然你已经答应了,所以我就把这消息告诉了荀彻。”

  “前辈,无论是怎样辛苦的训练,我都不怕,只要能报仇,您把我练废了也成!”

  荀彻非常激动,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微微发颤。

  “好了,好了,你先别激动。去弄点吃的,我都快饿死了。吃饭的时候细说……”

  黑宗老头挥了挥手,荀彻立刻屁颠屁颠地跑去买菜,我则坐在小木椅上,逗丫丫玩。

  “哎,人果然不能上头,昨晚喝多了,被你和柳相如忽悠了一下。这下可好,又给自己找麻烦事儿了。”

  黑宗叹了口气,伸手从衣服里拿出了烟盒。

  “前辈,既然你已经答应了。你可不要爽约哦。”

  我笑了笑说道。

  “我是那种人吗?”

  他白了我一眼,点燃了手上的香烟。

  荀彻鼓捣了半天,弄了个三菜一汤,坐下之后,也不见黑宗老头动筷子。荀彻和我也没什么食欲,只有丫丫吃的香。

  “事情你们都知道了,那我就明说吧,本来我是肯定不同意,你俩要去和王大锤子硬拼,那就是鸡蛋砸石头,铁定要死,但是你小子昨天晚上给我看了你的血。这就有门路了。”

  他抽了口烟,黑宗老头的底细我一直摸不清,不过脾气还是有一些看出来了。嘴上说着昨天喝多了被我给坑了,其实不过只是托词,好面子有本事,表面看着大大咧咧甚至有些过分的粗糙,可实际上却还是一个心思缜密的高人。

  其实昨晚我也就是碰碰运气,说实话,自己的血有啥大用场我到现在还没想明白,每一次发动都和自焚似的,还没弄死对方,自己就差点被烧死,那感觉,用痛不欲生来形容也一点都不为过。

  我和荀彻都没插嘴,等着黑宗老头继续说下去。

  “你的血或许你自己都不知道有多珍贵,你看那些上古时候厉害的家伙,其实说白了就是有个好祖宗,不过留下的不是钱财也不仅仅是权势,关键是本领。”

  说话间,黑宗老头抬起手,用桌子上的牙签插了一下我的皮肤,顿时挤出一滴血来,老头拿了个小碟子,让血滴在其上,最后又抬手刺破了荀彻的皮肤,木头牙签居然将荀彻那层妖皮给戳了个小窟窿而没有断,也让我开了眼界。

  一滴妖血落在了碟子的另一边,随后老头又站起身来,走到了隔壁店家在马路上玩耍的小儿子身上,不着痕迹地取了一滴血来,同样落在了碟子中。

  此时碟子内已经有三滴血液,这三滴血液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也就是荀彻的血液颜色稍稍深了一些,而我的血液颜色有点偏黄,但不仔细看根本就察觉不到。

  “你来看。”

  说话间,黑宗老头微微晃了晃碟子,普通小孩儿的血液轻轻地撞在了荀彻的那滴血液上,此时荀彻的鲜血立刻表现出了攻击性,竟然直接将小孩儿的血给吞了进去,显得侵略意图十足。

  “这就是妖族的血液,物种的脾气会影响到血液,所谓血气,便是这个道理。你们再看……”

  黑宗老头又晃了晃碟子,这一次荀彻的鲜血缓缓向我的血液滚了过来,却在碰撞的一刻,我的血液马上沸腾如同燃烧一般,将荀彻的那滴鲜血给直接蒸发成了粘稠的血沫,甚至连垫子都微微发烫。

  “是的,我的鲜血总是会沸腾燃烧。”

  我急忙说道。

  “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现象,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救你好像是很多生物也有的机制,当遇到危险的时候,毒蛇会分泌毒液,乌贼会喷出浓墨,其实都是一回事儿。”

  黑宗一边说着一边将碟子放回了桌子上。

  “这又和我们对抗王大锤子有什么关系?”

  荀彻开口询问。

  “万林小子身体内的血液如何激发出传承和隐藏的力量,这一点我也弄不明白,毕竟是上古人皇血脉,这里面的道道太多,我也看不破。不过既然他的血液有如此强烈的防御机制,那如果你们在和王大锤子战斗的时候,可以使用这种防御机制,以沸腾的鲜血带来的加持长时间作战,我想打败王大锤子也不是不可能吧。”

  黑宗这话其实说的没错,我细想了一下,过去也经常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在我最危难的时候身体内的血液开始沸腾,比如对付仙脉的烈长风时,明明已经被封在了镜中花内,可血液还是有所反应,这或许就是我目前身体内最大的本领。

  我拥有万家林的记忆,也知道我的血脉传承自我的师傅,可师傅却没告诉我怎么修炼,也没传给我一星半点逆天的本领,倒是记忆中残存的不少不完整的仙法,可我身体里半点仙气也不存,唯一的几颗仙晶也在湮虚殿中消失了,会的命术倒是不少,可真要想对付王大锤子,这点命术真不够看的。

  “我过去也发动过几次血脉的力量,鲜血燃烧起来后的确能够感觉到澎湃的热量和充满我整个心房的激烈力量,但是这种热能差点没烧死我,再要继续发动下去,不是我杀别人,而是我自己弄死自己。”

  我嘟囔了一声,黑宗抽着烟,朝着我腿上踹了一脚,差点没把我从小木椅上踹下去,我不满地喊道:“你咋又踹我?”

  “踹你没脑子!看你一脸聪明模样,咋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想明白?”

  我被黑宗给骂晕了,也不敢随便还嘴,只能用狐疑的眼神望着他。

  却是旁边的丫丫笑嘻嘻地说道:“大哥哥真笨,你把身体练强了,不就不怕鲜血燃烧了吗?嘿嘿……”

  我和荀彻俩笨蛋顿时无语,黑宗白了我们一眼道:“还不如个娃娃,丫丫多吃点鱼,长大了聪明,别和他俩似的,越大越蠢。”

  这的确是一个浅显易懂的道理,我和荀彻又何尝不懂呢?只是过去并没有人能够教导我们,荀彻还好,早些年跟着江幻天前辈学了不少猎妖的本事,我虽然和齐星老头学了多年命术,可命术依托于命格,命格的成长需要时间,要是没有特殊的契机,等青龙成熟至少还要好多年。

  所以我和荀彻的思维也就被框死了,总想着走捷径,找偏门,如今被黑宗这么一提点,我俩顿时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眼前的黑宗不是我俩的靠山,而应该是我俩的教官!

  “你前面说发现了我当年打伤的高阶巫师的幕?还是蛇首门的秘密石室?”

  黑宗吃的不多,我发现喜欢抽烟喝酒的老头,吃的好像都不太多。

  “是的,我现在也同时在修巫,所以准备打打巫墓的主意。”

  我笑着说道。

  “你修的是魂还是体?”

  黑宗不着痕迹地问道。

  “魂。”

  我立刻回答。

  “修魂的确是没办法的选择,不过眼下不适用,修魂的巫师没前途,上古时候厉害的巫族都是魂体双修,你也得走魂体双修的路线,那个巫墓你带我去瞅瞅,我虽然不方便明着出手,不过这暗中使使绊子还是可以的,那高阶巫师若是还活着,我便助你夺了他的骸骨和巫力,先帮你开个头彩!好了,都吃饭吧。吃饱了,我们下午就赶路。”

  黑宗老头将烟头掐灭在了空酒瓶内,眼睛里微微闪过一丝冷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