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五十二章,卸任

第五十二章,卸任

  长春火车站,等待我的是虎哥,忻姐,荀彻。大齐,以及苦毒婆婆。

  我从出口出来后,他们迎了上来,苦毒婆婆低声说道:“回来就好了,别瞎跑了,安生几天吧。”

  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齐星老头的病房中,老头虽然醒了,但是到目前为止还不能下床,我坐在他的床边,安静地削着苹果皮。

  “看你的样子,似乎又是大干了一场才回来吧。”

  他躺在病床上,说话声音很轻,好在这里是加护病房,只有他一个人。

  我将苹果皮扔在垃圾桶里,随后自顾自地吃起了苹果。齐星老头微微一笑道:“臭小子,这么喜欢吃白食。”

  我依然没有说话,安静地吃着苹果,看着一脸憔悴的齐星老头。

  “不过我也真是命大。居然没有死,还以为肯定完蛋了呢。但是,如今拖着这样残缺的身体,又能做什么呢?看来是老天爷逼着我隐退。”

  他嘀嘀咕咕地说着,我却依旧没答话。

  “想想年轻的时候真好。在我和你一样年龄的时候,即便打上三天三夜也不会累,即便被砍上几刀也不觉得会死,年轻真是好啊。”

  他想笑,可是一笑就痛,表情又痛苦又好笑。

  我安静地吃完了整个苹果,然后将苹果核丢进了垃圾桶,抹了抹嘴后说道:“就是来看看你是不是醒了。记得等出院了就回家,以后别吓跑,一把年纪了。就留在小巷子里养养老吧。对了,我刚从上海回来,送你个礼物。”

  说完后,我拿出一盒点心放在了桌子上,随后转身离开。

  “小子,寒云也醒了,如果你不想继续做妖脉的大宗师,就找个合适的机会把位子还给他吧。这个重担,你现在担有点太沉了。”

  出门的时候听到齐星老头说了这么一声,我点点头,径直离开。

  寒云道人的病房前,看完了齐星来看寒云道人,远方怕是还不知道,命师圈里的两个大佬居然都住在他们的医院中。

  相比起齐星老头门前的安静,寒云道人门前来的人就多的多,听说寒云道人苏醒的消息,不少人都从四面八方赶过来,熟悉的,不熟悉的,攀关系的,也有一些是来试探虚实的。

  “这不是万林吗?”“哎呦,新的大宗师来了,估计是来叫板寒云道人的。”“年轻的刚上位,老的就醒了,大宗师这个位子怕是又一场龙争虎斗。”

  四周的人非议不断,我充耳不闻,走进垃病房后,敲了敲门,寒云道人看向了我,微微一笑后说道:“几位可否离开一下,我和万林说些话。”

  在病房中的几个人这才识趣地走开,我关上门,坐到寒云道人的身边,低声说:“刚刚去看了齐星老头,再来看看你,你俩要不搬到一块去算了,还有个人说说话。这是送给你的点心,上海带回来的,放在这里了。”

  我将点心盒放下,随后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寒云道人的身边,替他掖了掖被子后说道:“你既然醒了了,那我应该把位子交还给你。”

  寒云一愣,笑着摇摇头道:“不,你坐吧,我也老了,既然其他三脉大宗师都死了,我这仅剩下的大宗师也应该退出,将来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

  我摇摇头道:“前辈,我不仅不想做大宗师,也不想做妖脉的大命师。我想做个散客,挂一个游历天下的命师的名头。”

  寒云听后脸上立刻露出了狐疑的表情,低声说道:“这是为何?”

  “这一次我去了上海,也经历了四脉会武,我看到很多人性的冷漠,也看到了很多现在的我无法对抗的黑暗势力,我站的太高了,而风太大,我站不稳,很多人都想把我拉下来。与其让他们将我从高处拉下来,倒不如我自己退出,回到低处。”

  我双手放在脑后,低声说道。

  “你就一点都不后悔?十六岁的大宗师,即便你退下了,可名字已经印在了很多人的心中。”

  我看的出寒云是诚心想要挽留我。

  “你好好休息吧,我一会儿让护士给你换个床位,把你搬过去和齐星老头做个伴。这是从上海带来的点心,挺好吃的,你可以尝尝。等我觉得自己足够强大了,我会回来的。大齐他们会留在妖脉,还有我身边的虎哥他们,也都会留下来帮你的忙。”

  我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将挂在腰间的大宗师令牌轻轻取下,放在了寒云道人的身边。

  “妖脉于危难之际,你就这么走了吗?”

  寒云看着令牌,开口问道。

  “妖脉有难我会回来,这里毕竟是我的家。”

  说完后我背着手走出病房,看着外面拿着各种高档礼品等着进房间探望寒云道人的人们,淡淡一笑,高声叹道:“名利,荣誉,皆不过只是过眼云烟,追的再多失去的也就越多,何必呢?”

  我卸任妖脉大宗师的消息很快就在整个灵异圈传遍,而此时的我正坐在齐星老头的小巷子里,丫丫站在我的身边,正蹲在地上逗雪牙玩儿。

  面前摊开着巫族的兽皮,一边看一边问身边的丫丫道:“丫丫,这里所说凝聚巫力的方法有三种,哪一种最快呢?”

  丫丫手上拿着一根猫尾巴草,每抖一下,雪牙都会兴奋地跳起来,逗的丫丫哈哈之笑。听见我的话后丫丫开口道:“如果是炼体的话就选择以强力妖兽之血沐浴,如果是炼魂的话,就想办法吸收强大的魂魄,不过吸收也不能乱吞噬,否则就会把自己炼成魔,而不是巫,需要先在自己的巫器中锤炼,以巫器内的巫力改变魂魄的特性才行。”

  我摸了摸脑袋,扁着嘴说道:“那有没有更中庸一点的方式?不那么伤天害理的?”

  丫丫将猫尾巴草往远处一扔,雪牙立马冲了过去,随后丫丫走到我身边开口道:“那就是第三种,有一些巫器本身就带有巫力,你要是有足够的巫器,可以不断地吸收。”

  “就没有可以靠打坐冥想就能够凝聚的巫力?”

  我奇怪地问道。

  “那多麻烦啊,可以是可以,不过你打坐一年的时间积攒的巫力还不如人家吸收一个魂魄转化而来的巫力呢。其实巫力也就是能量,但不是灵气而是生命能量,炼巫其实就是炼的是生命能源,将自己身体内的生命能量提升到极致。”

  “哦,原来如此。”

  我一知半解地说道。

  随后身后一点葫芦,将岩心放了出来,她还是一副没睡饱的样子,落在小黄人上后先是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丫丫,丫丫乖巧地说了一声:“大姐姐好。”

  她是看的见岩心的意识体的,而且她还能和猫仔对话,这让猫仔兴奋了好久,觉得终于又有一个可以交流的朋友了。

  “你好,万林,没想到你年纪不大,女儿都这么大了,你几岁生了她啊?”

  岩心胡言乱语地调侃让我无奈地说道:“别瞎说,我才十六,丫丫都五六岁了。我放你出来就是想问问你,有什么地方你知道的,可以吸收生命能量的地方吗?”

  岩心一听这话立刻说道:“你想修巫啊?”

  我点点头道:“现在我的实力还不够,远远不够,所以不抓紧修炼的话,将来的路很难走。”

  “倒不是没有,东北不是有好些老林子吗?有些地方是曾经的巫墓,也叫巫场,这种地方存在很多死去的巫族骸骨,不过如今数量稀少,你可以去找找看,碰碰运气。”

  岩心这么一说,果然有了门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