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十章,迟到十年的解释(2)

第十章,迟到十年的解释(2)

  无人的医院长廊上,除了闪烁的值班室灯外,到处都很安静。

  我双手插在口袋里,拥有两世记忆的我却还是无法接受眼前的男子。他的脸和二叔很像,因为他们本就是兄弟。

  只是在我心中,二叔是天使,而眼前的男子却是恶魔。

  “说吧。”

  我冷漠地开口道。

  “其实你并不是我们的孩子。”

  他开口道。

  听了这话,我不由得冷笑了一声,随后摇了摇头道:“到了如今再说这样的话,有意思吗?如果你只是想给当初的抛弃随便找个借口的话,那还是不必说了,没那个必要。”

  语毕,就想离开,却听见男子开口道:“我没有找借口,也不是想给当初我们抛弃你找任何的理由,我说的都是事实!”

  脸上的冷笑更盛了,我冷哼一声开口:“哼,那如果我不是你们的孩子,那你告诉我。我是谁的孩子!还是我和孙猴子一样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男子摇了摇头道:“当年你母亲怀你的时候,我们也很开心,也真心地希望能够有一个健康的宝宝,但是。就在你预产期前两周开始,你母亲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这些噩梦是不同的,可是并非是完全不同,就好像是梦到了一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画面。我们请心理医生看过。但是88年的时候国内也没有好的心理治疗,我们都认为可能是没休息好的缘故。直到,有一天,一个相士来到我家,一切才变了。”

  “相士?”

  我奇怪地问道。

  “是的,一个相士,一个看起来应该很老的相士,穿的也是一件很旧很烂的道袍。我以为是上门来要犯的,还想打发点钱让他走,但是他却直接开口。说你并不是我们的孩子,不过是正好赶上了时机,正好赶上了这么一个机缘。我妻子,也就是你母亲本来怀的孩子已经被你所替换,你的外貌,你的身体都是我们原来的孩子,可你的命,你的魂魄已经变成了其他人。相士还说,之所以你母亲会一直做奇怪却又有联系的噩梦,是因为这些梦境并非是我们原来孩子的,而是你的,是你这个魂魄的记忆带入了这个身躯后的结果。所以,你并不是我们的孩子,你的魂魄吞噬了我们原来孩子的魂魄,占据了我们原来孩子的身躯。”

  男子停顿了一下,看着我的脸,而我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他才继续说道:“我们原本也不相信这样的话,可你出生之后便能够看见我们看不见的东西,小时候你母亲带你去你二叔家,你总是可以看到一些灵异的画面,那时候我们才不得不相信,你也许真的不是我们的孩子。而那个相士当年走后也留下过一块玉佩,他说,这块玉佩会在你七岁那年消失,如果消失不见了,我们就一定要把你送走,如果还能找到,那就说明是他搞错了。而在你去小白楼的那段日子,我一直放在保险柜里,数年都没动过的玉佩却突然神秘的失踪了,我不得不相信,你真的不是我们的孩子,所以才会在你七岁的时候……”

  他的话我没有反驳,也没有插嘴,如果在从前,或许我会很气愤,可是自从拥有了万家林的记忆后,有些过去说不通的事情忽然就明白了过来。

  伸出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我摇了摇头道:“不必再说下去了,我懂了。有些事情你不明白只能相信,而有些事情我明白却不愿意相信。他日种种为因,今日种种其实是果,你我不过只是一场因果罢了。我们注定没有父子缘分,等万宝伤好之后,你们就离开东北吧,忘了我,忘了关于我的事儿,过普通的生活吧。”

  说完之后,我转身向医院外走去,已经没有留下的必要。

  “谢谢!”

  他在我身后高声说道。

  我只是挥了挥手,消失在楼梯上,男子一转头,看到我刚刚坐的椅子上放着五百块钱。

  他看着钱,低声说道:“如此,便是再见了吧……”

  真正的父母是谁,万家林的记忆里没有,我的记忆里也没有,这就像是一个环绕在我的双重记忆上的谜题。

  而就在这事情刚刚落定两天后,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突然降临在了我的头上,在我还没准备好之前,就又一次陷入了更大的麻烦内。

  那天大齐来我家汇报工作,到了饭点,这货坐在院子里喝酒,我则一边看报告一边扒拉几口吃的。

  “笑三世有消息了吗?”

  大齐坐在院子里,一边喝酒一边问。

  “没有,不过好消息是千语画也没有消息,看起来他还没得手。”

  我坐在屋子里一边吃饭一边回答。

  “看起来这孙子吹牛的本事远比手上的本事厉害啊,对了,上海那边有大动静,听说了吗?”

  大齐笑哈哈地说道,只要一喝酒,这货就特别兴奋。

  “大动静?什么意思?”

  我放下筷子狐疑地看了出去。

  “哦,看来你是真不知道,江湖上风声都起来了,之前不是传闻通天会要和龙虎山结盟吗?原本以为只是表面上的协议联盟,就和我们原来与猎妖人联盟的关系差不多,不过这回可闹大了,我几个在上海的朋友说,通天会的林东旋似乎和通天三魔闹掰了,通天会内部也是分庭抗礼,为了加强自己的实力,林东旋要让自己十六岁的女儿和龙虎山一位天师的入室弟子订亲,啧啧,这不就和古代皇帝依靠和亲来拉拢关系一样吗?这都二十一世纪了,亏林东旋想的出来。”

  大齐笑哈哈地说道,我却大吃一惊,皱着眉头问道:“这消息没错吗?你别瞎说。”

  “哪能有错?我上海的朋友都说了,通天会都开始装修布置了,龙虎山也派了很多高手下山,看起来是真要去上海,估摸着再过几天,我们妖脉说不定会收到通天会的邀请函,到时候,你去不去啊?大宗师。我可是听说了,你几年前还和林家小妞关系不错啊!”

  大齐嘴里没个正经,也是喝醉了。

  “有人来了!”

  我一跃冲出了房子,大齐的灵觉没我灵敏,加上喝了酒,感觉就更有一些迟钝。

  “哪方好汉不请自来,报上名来!”

  我高声说道。

  大齐急忙放下酒瓶子,站起来看着外面。

  “万林小子,是我!”

  一声粗犷的鼾声,让我一怔,这声音倒是挺熟悉的,撤掉小巷之中的迷阵,却看见巷子中站着一个老熟人,也是我的老前辈,通天三魔之一的铁山!

  “老祖!”

  我没忍住喊了一嗓子,在另一界中,罗焱年幼时是拜铁山为徒,所以按这个辈分来算,我应该还他一声老祖。

  但是这一界中的铁山却没这个记忆,听见我这一嗓子后转过头来喊道:“瞎叫唤什么呢!快点撤掉咒文和阵法,放我进去,找你有正事。”

  我急忙放其进来,铁山一进巷子内,我便注意到他看起来风尘仆仆,行李带的不多,而且衣衫也不算太整齐,铁公虽然并不穿花俏衣裳,可作为一个曾经的职业军人,他对自己的衣着外表一向非常注意,干净和整洁是必须的。

  由此可见,铁公肯定是来的非常匆忙。

  “您怎么来了?大齐这位是通天三魔之一的铁山,人称铁公,这位是我兄弟,大齐。”

  简单介绍了一下,大齐急忙跑进屋子里去倒茶,铁公却拉着我坐了下来,开口第一句便说道:“你立刻跟我去上海,林东旋这兔崽子疯了,要他妈的卖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