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四百八十二章,照片里有故事

第四百八十二章,照片里有故事

  换房间这一个小计谋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使用了,但是屡试不爽,这一次又坑到了这几个晚上想要夜袭我的家伙。

  “不好,中计了。退!”

  其中一人低声喊了一嗓子,随后几个黑衣人立刻朝着走廊另一边的楼梯冲了过去。

  我并没有急着追赶,待他们几人冲到楼梯口后,巨武已经站在了楼梯的阴影中,斩马刀对着第一个冲下来的人狠狠一劈,此人吓了一跳,不过身手倒是灵活,只是手臂被斩马刀蹭伤,自己则跌坐在了地上。

  “被围住了!”

  他喊了一声。

  几个黑衣人眼见自己被包围,其中一个从腰上摸出了一块白色的石头,往地上一砸,石头破碎之后立刻有大片的烟雾冒出,随后便能听见有破窗而出的声音。

  我依然没有追赶,这几个多半就是王大锤子手下的猎妖人,白天的谈判破裂。晚上就来偷袭。

  “主公,这几个家伙怕是还会来犯,怎么办?”

  巨武走回我的身边,低声询问道。

  “没关系,明天一早我去见个朋友,尽快离开吉林。”

  我要见的这个朋友叫姓景,不是东北人,而是个福建人,十多年前来的东北,看中了那会儿倒腾山货皮革的生意,想发财,结果来了东北之后。这一折腾却入了灵异圈子。

  他算是吉林市里一个小地头蛇,手下也有几个猎妖人,不过都是散客,没加入猎妖人联盟,平日里做些小买卖,我要离开吉林前往长白山内,如果依靠妖脉的势力,怕是会一直暴露,所以还得找些偏门来走。

  第二天一早。吉林市冒山附近,一家门面不大的小工厂内,一个正抽着烟,抿着小酒看电视的男子看见远处有个少年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脸上露出一丝淡笑,放下酒杯,打开门隔着铁栅栏喊道:“这不是万大命师吗?今天咋有空来我这小地方坐坐啦?”

  我笑了笑,伸手塞给他一瓶茅台道:“带了瓶酒给你,国窖的,味道纯着呢。”

  男子哈哈一笑,这才替我拉开了铁栅栏。放我走了进去。

  “你来这里一不是来找我喝酒。二不是找我来叙旧,三猎妖人里最近都在传大荒蛮兽现世,你这会儿子出现在我这里,肯定是来找帮手的吧。”

  这个抽着烟的男人就是老景,原名景福昌,福建泉州人,如今在吉林的表面身份是个皮类加工场的小老板,实际上是个有自己小团队,招揽散客做猎妖人的蛇头。

  “手下有厉害的人吗?我要进长白山。”

  我低声问道。

  老景微微一笑,瞅了我一眼道:“我知道你和荀彻的关系不错,不过有件事情我得先和你说清楚咯,大荒蛮兽可是至少有四千年的道行,且是神兽亚种,这本领自不必多说,危险也是极高。我手下的人各个都是为了钱,可有钱也要有命花,这趟你要是从我这里招人,价钱肯定得翻倍。”

  老景这话虽然有敲竹杠的嫌疑,不过却也没说错,光是大荒蛮兽就很难对付,还有其他猎妖人的队伍从中作梗,这危险性肯定更强,要价高也是正常。

  “钱你不要担心,关键是人要一流。”

  我和老景并非第一次合作,这家伙手下可不仅仅只有猎妖人,消息情报,灵异杀手,甚至连和鬼市走私这档子事情都做。

  “那行,我信的过你,我打几个电话,你在这里坐一坐,一会儿带你看人去。”

  他一边说着一边自顾自地拎起来电话,而我则坐在他这一亩三分地,瞅了瞅,墙壁上挂着一些老照片,有他家人的,还有这家伙年轻时候的黑白照片,只是转悠了一圈后,其中一张照片一下子吸引了我的目光。

  这是一张很有年头的照片,估计得有三十年左右,照片是黑白的,但是照片中的人物却没有景福昌,而是一群猎妖人。

  因为从照片上人物手上的装备就能看出来,好几个人都拿着猎妖弩,而其中站在最前面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我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江幻天,不过照片上的江幻天并非是现在的老头模样,而是中年模样,应该是四十多岁,但是赤裸着上身,身材非常棒,即便四十多岁可是肌肉线条还是很不错,而且一看就充满了爆发力,肩膀上扛着一把猎妖弩。

  而在他旁边站着的是个穿着皮衣的男子,短发,个头比江幻天要高半截,估计得有一米八五左右,双手拿着两把灵枪,表情阴沉,但是单从气势上就能够看出,他比江幻天更强。

  “老景啊,这照片哪来的?咋有江幻天前辈呢?”

  我开口问道。

  老景正好放下电话,听见我的问题后缓步走过来,看着照片微微一笑道:“这就是1972年葛洲坝猎杀大荒蛮兽的照片,江幻天前辈那一年40岁,他旁边站着的就是如今四大猎妖天王之首的王大锤子,当年他们俩可厉害了,差一点就灭了那头大荒蛮兽。”

  我一愣,随后低声问道:“这照片上又没有你,那照片你从哪里弄来的?”

  老景微微一笑道:“因为我是拍照的人啊。”

  我着实大吃一惊,老景今年也不过五十来岁,那三十多年前岂不是只有十几岁,他居然也参与了那一次的猎妖之行?

  “很惊讶?当年我十四岁,其实并不是他们原本猎妖队伍里的成员,而是因为我二叔在葛洲坝修建的工地上当工人,我去找他的。结果没想到正好见证了大荒蛮兽和猎妖人的大战,是江幻天前辈救了我,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也许大荒蛮兽就已经被杀了。后来大家提议照个相,我就是负责拍照的人,这照片我就一直保留着,哈哈。”

  灵异圈里每个人都有故事,每个人也都有传奇,只是时间会将一切都冲淡,到头来谁都记不得过往罢了。

  “好了,打了几个电话,有三个不要命的好手,走,我带你去见见他们。”

  说话间,老景拍了拍我的肩膀,带着我离开了房子。

  第一个要见的人叫周潭,吉林人,爷爷是猎户,自小跟着爷爷在大山里转悠,十五岁的时候发现自己有灵觉,随后开始做起散客,在江湖中混迹。用老景的话来说,他是老景见过猎妖弩使的最准的猎妖人,出手又快有狠。

  第二个要见的人叫吴亚娜,女猎妖人,原本是柳相如麾下,但是因为受到了同伴排挤,才脱离了猎妖人联盟。近身格斗术很强,而且擅长观察地形,据说她走进一座陌生的大山,不用三个时辰就能找到出去的路。

  第三个要见的人叫启飞,因为长相和电影《古惑仔》里的大飞有点相似,都是邋里邋遢,满头长发的样子,所以圈子中都戏称他为大飞或者是飞哥。修妖人出身,具体修的是什么妖,老景没明说,为人很仗义,对妖气的感知非常灵敏,据说他曾经蒙着眼睛走进一座妖兽的巢穴,单纯依靠声音和对妖气的感应硬是避过了巢穴中所有的妖兽,从巢穴的另一端走了出来。

  我们约好在附近的小饭店见面,到了之后过了半个小时,陆陆续续的三个人都来了。

  “价格就是之前谈好的,按照规矩我抽三成,七成你们自己留着,要是死了,我会把你们的钱汇给你们指定的受益人。这一次要猎杀的对象是大荒蛮兽,这是你们这一次的雇主,妖脉大命师,万林。”

  老景坐在饭桌上低声说道。

  三个人同时看向了我,很显然,三个人对于我这个年轻的大命师还有很深的不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