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四百七十八章,你的确没有朋友,但你有一个兄弟

第四百七十八章,你的确没有朋友,但你有一个兄弟

  关于白起的故事,其实和很多中国的古代忠诚良将相似,他死后魂魄臣服于我那个神秘的师傅之下。

  随我师傅从十几岁一路征战到了二十五岁,直到我那个神秘的师傅为了要面对绝对强大的敌人。不让白起白白牺牲,所以将它驱逐。

  它自毁魂体到达这个世界,苦苦修炼千载终于恢复了上一世的记忆,却还是无法找到我的师傅,于是在心灰意冷后自封于鬼城地下,这一封又是千年时光。

  直到今日被我放出……

  看起来似乎是很普通的故事,但是白起日后曾经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

  “我称呼你师傅为主人,但是你师傅称呼我为兄弟。”

  简单的一句话,隐藏了多少辛酸和过往,隐藏了多少曾经流血战斗的回忆。

  我站在鬼城门口,鬼脉的命师都看着我,一时间特别安静,直到楚乔故意大声喊了一句:“是御绛大人,是御绛前辈!”

  这下子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纷纷冲了过来。将我团团围住。

  我将鬼帅隶鹰的计划告诉了众人,九正天和古氘在短暂商议之后带着众人离开了鬼城门口,开始向鬼脉边防撤退。

  一场危机,就这么解决了。

  其实所谓的危机只是对于弱者而言,就像我在鬼城之中仓惶如过街老鼠,但是白起一出,却无一头厉鬼敢造次。

  说到底还是我太弱小了,自从莫良前辈走后,我自己也发现我面前的敌人一下子都变的太强大了,或许我太快迈入了我无法制衡的世界中。

  在我看来,人的世界是分很多级的,社会人称之为圈子。学生称之为小团队。

  就像读书的时候我们都敬畏老师,可是真的工作后还有几个人会怕老师,怕的却是老板,等你发财之后,再看见老板,也不过只是笑一笑。

  而我现在的状况就是跳级过大,步伐迈的太快了!

  返回鬼脉内部后,阎王台边,巽言真人和一众宾客已经就坐。伏常林脸色特别不好看,因为已经有探子将四个女子在鬼城中失去联系的消息告诉了他,一下子折损了四个手下,这让伏常林心里特别不痛快。

  我,楚乔和荀彻站在黑暗的过道中,我将三鬼王的魂魄封印在了灵符中后交给了楚乔。

  他郑重地从我手中接过灵符,紧紧地捏着,我能够感觉到他的紧张和兴奋。

  每个命师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成为大命师,每个灵异人士。每个身处在这个江湖中的人都只是为了能够让自己活下去而拼命。

  我们修炼。我们冒险,我们杀戮,我们勾心斗角,其实只是为了让自己活下去,而成为大命师对于楚乔这样一个没有靠山,没有背景,只能依靠自己的命师而言,就像是一场梦。

  但是,今天我替他把梦圆了,亦或者说是白起间接替他圆了这场梦。

  双手紧紧抱拳,楚乔缓缓弯下腰来,在这漆黑的过道中向着我深深一拜,上半身和身体保持九十度,这是除了跪拜之外最庄严的礼节。

  “万林,从今日起,我楚乔的命就是你的命,但凡你有任何一点吩咐,我都会照办,绝无二话。谢谢你,圆了我的一场梦,谢谢你救了我的命。”

  如果没有成为大命师,作为异己,楚乔的下场会非常悲惨。

  我笑着说道:“我和荀彻就不进去了,你就说两位鬼脉先烈已经返回鬼城。我们就留在这黑色的过道里,等散场之后,我们混在人流中离开鬼脉。你快去吧……”

  楚乔再次拜谢了我和荀彻之后,转身朝着黑暗的过道出口走去。

  我和荀彻站在过道口,我站在黑暗的一边,荀彻站在有光的一边。

  楚乔身披黑色的长袍,大踏步地走到了众人面前,对着巽言真人行礼后高声说道:“晚辈楚乔,托两位鬼脉先烈之福,已将三头假冒鬼将实为鬼王的厉鬼封印于灵符之中,还请巽言真人过目。”

  送上灵符,巽言真人检查之后才说道:“你说的没错,我也将会兑现我的承诺,今日,以我鬼脉现任大宗师身份下令,封后辈楚乔为鬼脉大命师!楚乔,你可登上阎王台,取大命师令牌来!”

  我看见楚乔这家伙表面平静可手一直在猛掐自己的大腿,这货一定心里开心的不行。

  “遥想俺当年被封五星猎妖人的时候,那也是相当激动啊,哈哈。”

  荀彻习惯性地半蹲在地上,这是一直在老林子里转悠观察的时候留下的习惯。

  我却没说话,其实我被封妖脉大命师的时候也挺激动的,还以为自己有了保命的资本,结果如今看来,这所谓的资本脆弱的像一张纸。

  加封仪式开始了!

  荀彻一边看着过道外面,一边说道:“你还记得你答应过帮俺一次忙吗?”

  我点点头道:“老哥你就直说吧。”

  荀彻哈哈一笑道:“那俺就不客气了,八年前俺曾经追不过一头妖兽,是一头火鸦亚种,但实际战斗能力比纯种火鸦还要强。当时俺追捕它的时候费了很大的力气最后还是让它跑了。上次和你见面之后,俺返回东北,进了一次老林子,想找找这头当年逃走的火鸦亚种,结果发现了它的尸体。”

  我一愣,问道:“尸体?被杀了?”

  荀彻点点头道:“而且不是死了很久的白骨,是刚刚被杀死,或者说是刚刚被捕食,有一头比这火鸦亚种更厉害的妖兽将其捕食了。”

  我奇怪地问道:“妖族的世界里弱肉强食不是很正常吗?这火鸦亚种被杀就被杀了,有什么好奇怪的?”

  荀彻摇摇头道:“没那么简单,要是真这么简单俺就不叫你帮忙了。当时俺调查了一下这头火鸦亚种的尸体,发现了一些散碎的黑色鳞片,当时俺就觉得奇怪,带着这些黑色鳞片返回大本营给俺师傅瞅了瞅,他告诉俺,这些黑色鳞片属于大荒蛮兽。”

  我一怔,吃了一惊,问道:“你是说,大荒蛮兽?”

  荀彻点点头道:“看来你也听说过啊,俺们整个猎妖人联盟三大猎捕对象,也是悬赏金额最高的三大妖兽之一。年龄至少超过四千岁,也就是在华夏文明的初期便存在的怪物,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猎妖人成功猎杀过它们,甚至连它们的踪迹都不曾发现。即便是俺的师傅,和其他三位猎妖天王也不曾做到,但是……”

  说到这里,阎王台边上的战鼓被敲响了,阎王台上的楚乔高举令牌,所有的人都欢呼起来,虽然不知道这欢呼是真情还是假意。

  同时,我也听见了荀彻没有说完的话。

  “但是,俺想试一试,俺想猎杀这头大荒蛮兽!”

  一句疯狂的话,一个疯狂的念头,一位疯狂的猎妖人。

  “俺小时候是被熊妖养大的,师傅教我做了个人,可是俺骨子里还是属于老林子的,俺认不清城市里的道路,但是俺能认清林子里的小径,能分辨出那些老林子里流过的小溪。俺知道俺是个怪人,其实在猎妖人的圈子里,也没几个喜欢俺的。所以俺没什么朋友,但是这一次猎杀大荒妖兽,要是成了,俺不求功,只求寻找这最强大的猎物,俺没有朋友,只有你一个,所以万林,你能帮俺一把不?要是你不愿意,那还是……”

  荀彻还没说完,我却笑了起来,缓缓走到他的面前,站在了阴影的边缘面对着站在光芒中的荀彻低声说道:“你的确没有朋友,但是你有一个兄弟,准备好家伙,我们猎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