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四百三十六章,除魇鹰

第四百三十六章,除魇鹰

  子时,夜已深沉,蒋大叔带着我和老三到了附近一个没什么人住的小旅馆里,开了间房后。用朱砂笔在我的上半身画满了各种各样的咒文。

  “这是什么咒文?”

  自己上半身被写满了各种各样鬼画符的东西,而且我还看不懂,难免让我有点疑惑。

  “原本是该用金粉研磨后画在你身上的,不过经济条件有限,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用朱砂了。画在你身上的这咒文叫做经佛印,为密宗的一种独门手段,是用来加持法王自身的一种加持类咒印,画在你身上是为了等一下我将魇鹰拖出来后,不至于将你的肉身给破坏了。准备好的话,你就说一声,一会儿剥离魇鹰的时候会非常痛,但是你必须保持清醒。听明白了吗?”

  蒋大叔的话我听的很清楚,盘膝坐稳后点点头道:“开始吧。”

  却见蒋天心手指上有仙气环绕,伸手点在了我的左右肩膀上,他的指尖有一点冷,但是很快这种冰冷的感觉就被我全身冒出的巨大热量所驱散,画在身上的朱砂开始冒出红光,这些红光随着咒文的加强而不断地变亮,我微微皱了皱眉头,低声说道:“好像有点热。”

  蒋大叔却一脸严肃地说道:“别说话!老三,你去外面过道上看着,别让任何人进来。”

  老三点点头,立刻跑了出去。就在此时,蒋大叔露出自己的左手,整个手上满是白光,表情凝重地对我说道:“接下来我的双手会在仙气的包裹下触碰你的灵魂,我下面剥离魇鹰的动作几乎相当于用弓箭射死一只远在千米外的蚂蚁,难度很高,我会专心致志,尽量不去触碰你的灵魂,可是魇鹰被拉扯出来的时候,你的灵魂同样会被拉扯。这种疼痛,非常可怕,你做好心理准备,我开始了!”

  语毕,他的双手轻轻地贴在了我的胸口,我闭上眼睛。眼前能够看见有一双散发出白色光芒的手在我漆黑的身体内不断拨动,没一会儿。我见到一团灰色的东西开始出现在眼前。

  道家有一种说法叫做内视,后被广泛应用在现代的各种玄幻修真小说内,说是能够看见自己的灵魂,还能看见自己身体内的血管有鲜血流动,这都是扯淡。

  所谓的内视,也叫自视,源自于道家一种对身体内气的修炼,通过观察和体会自己身体内气的流动,从而知道自己身体内各个器官,部位的情况。

  我对内视并不擅长,坦白点说就是不太会,不过原理还是明白点,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魂魄的外形已经是做到了极限。

  模糊间能够看到我自己的魂魄上缠绕着两团不同颜色的光芒,一团为青色,带着一股子正气,应该是青龙之命,另一团为黑色,充满了邪恶凶暴气息,应该是魇鹰之命。

  闪烁着白光的双手轻轻地落在了黑色的魇鹰之命上,随后开始了拉扯!

  当第一次拉扯到来的同时,也伴随着我魂魄中传来的巨大的痛苦,全身忍不住一颤抖,那种疼痛远远超出我的想象,如果非要比喻的话,就像是比结石带来的痛苦还要强上一丝,让人有一种忍不住要用自己的脑袋撞墙的冲动。

  “忍住了!”

  我听见蒋天心厉声喝道,刚刚已经有些微微颤抖的身体此刻渐渐平稳了下来,咬着牙,硬是挺着。

  内视也开始变的更加混乱,就在此时白色的双手第二下拉扯来了,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这第二次拉扯到来后的痛苦却又比第一次更强上了不少,我的脸色瞬间苍白,额头上不断地有汗珠冒出来。

  “痛,痛啊……”

  我是一个很少喊痛的人,但是此刻还是忍不住低声说出了口。

  “挺着,已经将魇鹰之命拉出四分之一了,这家伙还处于昏迷状态,等一下肯定会惊醒,我们和它之间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呢!”

  蒋天心低声说道,同时,第三次拉扯来了,这一次蒋大叔对白色双手的控制似乎稍稍偏了一些,拉扯的时候力量稍稍大了一些,整个魂魄微微一阵摇晃,疼痛成倍冲击在了我的心口,我双拳紧紧握住,摇了摇头,此刻就连吞咽口水都变的非常费力。

  “魇鹰醒了!”

  就在这时候,我听见了蒋大叔的喊话,立刻强行集中精神内视之后果然看见一直处于昏昏沉沉状态下的黑色气团,此时却慢慢地开始摆动起来,一股狂暴的黑暗气息正慢慢地苏醒过来。

  “我要加速了,你撑住啊!”

  蒋大叔喊了一声,白色双手开始发力,一下子就有了大动静,猛地一拽魇鹰之命,我的魂魄震动地更加剧烈,特别是魇鹰依附在我魂魄上的触手被拔掉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人在你的心口插了一把刀,突然就把刀给拔掉了,痛苦比插进来的一瞬间更加让人难以忍受。

  “嗯……”

  魇鹰发出了声音,果然正不断地苏醒,蒋大叔双手再次发力,魇鹰的三分之二已经彻底拉出了我的魂魄,剩下的三分之一在我看来也就是两三下的事情,我只要再忍两三下就好!

  可就在这一刻,魇鹰却彻底苏醒,黑色利爪猛地插入了我的魂魄上,狠狠一刺,原本只剩下三分之一的粘连部分,此刻却反而被扩大了。

  “该死的,给我出来!”

  蒋大叔也恼了,爆喝一声,又是狠狠一拽,将魇鹰的利爪给扯下来一大块。可是魇鹰却狡猾无比,为了不离开我的魂魄,而不断地将利爪插入我的魂魄中,就像是怎么也甩不掉的口香糖。

  “万林,听我的,等一下我会全力拉一次,在它大部分离开你魂魄的同时,你发动青龙之命,让青龙之命包裹住你的魂魄,魇鹰就会被青龙弹出来,听见了吗?”

  蒋大叔大声说道,我咬着牙应了一声,听见我的声音后,蒋大叔长长呼出一口气,我的魂魄外,白色的双手又一次绽放出夺目的光芒,随后一把抓住了黑色的魇鹰之命,狠狠一扯,这一次扯动就像是有人将我的心脏往外拉,痛的我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青龙,上身!”

  我艰难地发动了青龙之命,已经很久没有被我召唤的青龙却依然快速地响应了我的声音,青色的光芒刹那间绽放出来,包裹住了我的灵魂,原本就只有少部分粘连在我身上的魇鹰之命被青色的光芒一弹,立刻飞了出去。

  “好!给我出来!”

  蒋大叔狠狠一扯,贴在我胸口的双手往后拉,这一次是我的肉眼看见魇鹰之命正不断地被拉出我的胸口,凶狠的面目,狰狞的外貌,狂暴的杀气,它一出现在我眼前,房间内的灯泡立刻全部爆碎,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你们,你们敢阴我!”

  魇鹰狂暴地喊了起来,蒋大叔却没有理睬它,对我喊道:“封鬼葫芦,快!”

  我举起手边的封鬼葫芦正要收了魇鹰之命,可就在这一刻,意外出现了!

  魇鹰之命猛地一转,趁着蒋大叔对我说话的空隙,居然一下子贴在了蒋大叔的胸口。

  “他想上你的身!”

  我吃惊地说道。

  “我和你同归于尽,该死的!”

  魇鹰已经彻底疯了,竟然想上蒋天心的身,蒋大叔冷哼一声,伸手一拍胸口,仙气穿体而出,竟然以这种自残的方式将魇鹰给拍飞了出去,同时自己也喷出一口鲜血。

  可就在这时候,又有异变发生,一直守在门外的老三听见了房间里的动静,开门探头进来问道:“怎么了?”

  就在这电光火石间,魇鹰猛地从地上蹿了起来,一下子贴在了老三的脸上,老三还没反应过来,魇鹰之命已经钻入了他的嘴中!

  “老三!”“不好!”

  我和蒋大叔同时喊了起来!


暗丶修兰 说:
今天第六更送上,明天我们再继续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