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四百一十九章,国字号第五组内乱

第四百一十九章,国字号第五组内乱

  齐星老头的房子里,周忻躺在我的面前,身上的伤势由雪牙和猫仔帮忙处理了一下。

  “伤的不算很重,肩膀上。手臂上,还有腰部有比较明显的伤口,其他的就是气力耗尽,灵气不足,应该是长时间保持着战斗状态所造成的。让她睡一觉吧,等恢复了精神就好了。”

  雪牙低声说道,我点了点头说了一声谢谢,随后拿出手机,让大齐帮忙查一下圈子里最近是不是有事情发生,随后打了个电话给上海。

  但是,让我意外的是,上海国字号第五组分部并没有人接电话,难道是段叔他们四个出去了?

  可是我一直等到傍晚时分。都没有打通上海那边的电话。

  大齐的情报收集的并不多,更没有关于国字号第五组的情况。

  看来到底出了什么事还得问周忻本人,到了晚上九点多,周忻才幽幽转醒,揉了揉眼睛,她从床上爬了起来,我坐在她的床边,见她起来之后立刻想要凑了上去,却没想到周忻如同惊弓之鸟一般惊呼一声,身子往后退的同时一掌打向我的面门,我也没想到她的反应居然这么大,只差一点就被她这一掌打中了。擒住周忻的手,周忻却就疯狂地挣扎,大声喊道:“放开我,放开我!”

  就像是受到了过份的惊吓,我握着她的手,大声喊道:“忻姐,是我,我是万林!”

  声音传递进了她的脑海中,全身微微颤抖,随后怔怔地看着我。双眼的焦距才在此刻渐渐集中到了我的脸上,我低声说道:“忻姐,是我,我是万林啊。”

  她仰起头,看着我,贴着纱布的脸上渐渐涌出深深的悲伤。眼睛微微颤抖,随后低声说道:“万林。真的是你吗?我终于找到你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随后,忻姐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腰,柔软的头发散落在我的口鼻之间,有淡淡的香气弥漫在我的鼻息间。

  我曾经无数次想过能够拥抱你,可是你却总是展开双臂站在我的面前,我希望看见你美丽的笑容,因为微笑的你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天使,但是当四年前你再次出现在我眼前时,你的微笑已经属于了别人。

  但是,那时候的你依然是微笑着的,我一直对自己说,只要你微笑着就好。可四年后的今天,为何你在哭泣呢?为何你会满脸哀伤地出现在我面前,为何我的心如此痛,这两年来,从她离开之后,我便没有经历过如此巨大的心痛,而今天,你的悄然到来,你的泪水,你的嘶喊却敲碎了我心间的大门。

  “对了,虎哥,虎哥……”

  周忻忽然喊了起来,紧紧地抓住我的手,我劝慰道:“你慢慢说,不要着急,虎哥怎么了?”

  周忻眼中溢满了泪水,低声说道:“国字号第五组内乱,虎哥和我被分配去带一批新锐的少年精英队队员,但是却没想到那是个圈套,我们带的新人都被杀了,我和虎哥也被困在了秘密基地内,后来虎哥和我找到了出路,但是当我们冲出秘密基地后,却发现我们已经成了国字号第五组内部处决名单上的罪人,并且被国字号第五组通缉,虎哥为了掩护我撤退,被他们抓起来了,我独自逃命,去了上海,可是段叔他们都不在,我没有地方可去,也没人能帮我,就只有你了,我好不容易才来了长春,万林,你一定要帮帮我,一定要救虎哥啊!”

  简单的描述,充满了很多不可思议的因素,为什么周忻和巴扎虎会变成国字号第五组的通缉犯,而且为什么国字号第五组内部发生如此剧烈的内斗居然外界没有任何消息放出来?

  我本以为四年前我杀了李三儿后就和国字号第五组内部的争斗撇清了关系,但是如今看来这场内乱注定是我要参加的。

  “你再睡一会儿,虎哥我肯定会救的,但是现在你能提供的情报太少了,放心吧,我不会让虎哥出事的。”

  周忻带着惶恐的表情和沉沉的疲惫又一次睡着了,我站起身来,猫仔一跃跳到了我的肩膀上,笑着低声说道:“看来又要搀和进麻烦的事情了吧。”

  我没回答它的话,而是对一边正迷糊着眼睛的雪牙说道:“帮我照顾一下她,齐星老头回来之后也替我向他打个招呼。”

  我背上钓竿筒,绑上腰包,回头看了一眼床上满脸憔悴的周忻,皱着眉头转身走出了房间。

  即便她已经不是当年我心中那个偷偷暗恋的女孩儿,即便她的心现在属于另一个男人,即便她现在的眼泪是为了别人而流,可至少她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的朋友,可至少,我不希望看见她流泪,可至少,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走出小巷子内,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大齐,在电话里我只简短地说了一句:“带上人,到长春的国字号第五组分部门口和我接头。”

  国字号第五组长春分部的人并不多,毕竟这里是妖脉的天下,建立分部也不过只是一方面监视妖脉的动向,另一方面也是面子工程,所以满打满算在长春的分部也不过只有二十来号人,平日里也都是懒懒散散地上班,下午打会儿牌,或者是自顾自地赚点营生,但是今天晚上,已经快十一点了,却还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离开,包括负责人在内的所有成员全都紧张地坐在会议室中。

  “我们的探子的的确确是看见周忻到了长春,但是当时她太警觉,我们的人没能抓住她。”

  会议室内的气氛显得非常紧张,其中一个人开口说道。

  “关键是她去了哪里?”

  另一个女同志急促地问道。

  “这还用说?你不会不知道周忻和万林的关系吧?要真不知道我来给你说说,万林七岁那年就在上海认识周忻了,俩人相当于青梅竹马,你说她为什么来长春?肯定是来投奔万林啊,对了,万林好像已经成为妖脉的大命师了吧?要是万林插手这件事情的话怎么办?我们二十多号人去和人家妖脉拼命?苦毒婆婆一个人就能把我们全撂倒了!”

  另一个人不安地说道。

  坐在正位上的长春分部负责人一直没有说话,脸色非常难看,他是接到了上头的命令,心里也知道一些这次发生内乱的原因,但是这封命令他实在是无法完成,命令很简单,让他把周忻抓回北京或者就地杀死,尸体也要运回北京。

  如果周忻和我不认识的话,国字号第五组在长春秘密地处决掉一个陌生人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有了我这一层关系,这就难办的多了。

  “都别吵了!我现在是让你们来说说作战方案,不是让你们告诉我万林和周忻的关系!”

  负责人一拍桌子,立刻制止了所有人的争吵。

  “那领导你说我们怎么办?”

  有人将问题抛给了这个负责人。

  他想了想,正要开口的时候,忽然间看见门口有人走进来说道:“领导不好了,咱们大楼门口来了不少人,车子都把我们整栋楼给围了,少说也有二十来辆车,至少有70,80人!”

  听了这话,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分部负责人双眼一怔,暗道一声:“不好,周忻这么快就找到万林了啊!”

  就在此刻,会议室的电话响了起来,其中一个男子立刻走过去将电话拎了起来,随后脸色一变,转头低声说道:“是妖脉的人,万林带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