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二百九十八章,鬼器碎片

第二百九十八章,鬼器碎片

  再次回到长春,奇山大会的开始和落幕就像是一场针对我的巨大阴谋。

  再回来的车子上我一直在想如果没有去参加这场盛会该多好,如果没去的话。我不会和蛇爷有生死对决更不会差一点杀了齐星老头和苦毒婆婆,不会对自己的身世产生更大的迷惑。

  而最重要但是,那样的话我就不会知道巴扎虎和周忻已经在一起了。

  如果不知道的话,我还能怀揣着自己小小的梦想和那每一夜都能够让我入梦的快乐继续活下去,但是如今,已然成了悲伤。

  火车上,我看着外面车窗外不断流动的画面,静静地窝在卧铺上,躲避着阳光躲避着那温暖的照耀,车厢内只有我一个人,终于还是将头埋在了双手之间,开始哭泣,如同一个孩子。如同任何一个十二岁的少年那般痛哭。

  我已经没有了美好的童年。我已经和其他少年不一样,我的青春注定就会在不断地挣扎中越陷越深,可我无能为力,我什么都改变不了,只能看着自己沉沦。

  隔壁的车厢内,苦毒婆婆的面前坐着她的几个心腹手下。

  “我们离开长春这几天,家里有什么事儿发生吗?”

  苦毒婆婆低声说道,在自己的手下面前她还能变成原来的模样。

  “大事儿倒是没有,长春如今挺太平的,白羊因为在妖巫三炼中失利现在收敛了不少。只是,小事儿还是有的。”

  对面的心腹手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哦?你说来听听。”

  苦毒婆婆微微皱了皱眉头问道。

  “是这样的,最近长春市里经常流传出一些奇怪的谣言,说是有不少老百姓随便在自家院子里一挖,就能挖出古董宝贝,一开始我们妖脉命师也没注意。但是时间一长这样的传闻越来越多,还有几件古董居然都流传到了我们妖脉命师的手上,我让家里的兄弟收着回去之后给我们看。”

  听了对面心腹的话,苦毒婆婆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后说道:“随手一挖就能挖出古董宝贝?有点意思。”

  我抽泣了一阵之后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接通电话之后里面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万林,你让我去上海查的事情有点眉目了。”

  这个声音是大齐哥。之前在妖巫三炼之中他同意跟着我混,我便让他代替我潜入上海查点事情。

  “李三儿的确是和国字号第五组上头的人有关系,不过最近上层的局势又发生了变动,李三儿在上海也混的很不如意,你的那几个国字号第五组的前辈很不配合他工作。你下一步怎么打算?是让我想办法干掉他?”

  大齐哥问道。

  我停顿了一下之后,沉声说道:“你回长春来吧。”

  “好。”

  大齐哥应了一声之后挂断了电话,我默默地收起了手机,用手背擦干了眼泪,靠着车厢墙壁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望着窗外低声说道:“阳光,真好……”

  长春苦毒婆婆的居所内,我的行李被齐星老头带回了小巷子,自己则跟着苦毒婆婆,进了屋子,却见堂前的大桌子上放着一些用布包着的物件,看起来像是一些古董。

  我一瞧,顿时皱了皱眉头,却没开口,跟着苦毒婆婆走到了桌子边上,几个屋子里等候多时的手下立马对着苦毒婆婆行礼,苦毒婆婆随意地点了点头,旋即便看向了桌子上的物件问道:“这就是你们收来的吗?就这么多?”

  几个妖脉命师立刻回答道:“现在就这么多,这几天谣言平静了不少,像是知道我们妖脉命师开始着手查这事情一般。”

  苦毒婆婆依然不多问什么,开口直接了当地便说道:“打开,让我看看里面的东西。”

  包裹在外面的布片被轻易地打开,渐渐露出了里面黑色的一角,是一些类似花瓶碎片,或者是碟子之类模样的东西,但是大多都并不完整,而且基本上都是暗色,主要是黑色和暗红色看着不怎么让人舒服。

  苦毒婆婆皱了皱眉头,随后伸手将其中一块碎片捏了起来,在面前翻转看了看,碎片上的裂缝很清晰,有好些地方的伤口就像是被人用刀剑砍出来的一般。苦毒婆婆抬手从身边一个手下的腰间拔出了一把短刀,拿着刀口在碎片上的裂缝上比划了几下,转头问我道:“干儿子,你怎么看?”

  我走进桌子边,盯着一堆碎片仔细瞧了瞧后说道:“这不是普通的古董,或者应该说这些其实根本就不是古董,而是鬼器,且是老鬼器。”

  在场的人里除了苦毒婆婆之外全都露出了惊异之色,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出这些是鬼器!

  “眼力不错。”

  苦毒婆婆笑着夸赞道,随后将碎片往桌子上一扔开口道:“你们这些人一个个平日里自诩本事高,眼力好,到头来还是谁都没看出这些东西的真面目。不过也不能全怪你们,鬼器碎了之后如果在人间时间长了其上的鬼魂就会消散,鬼气也会消失,外行人看起来就和古董一般。这些碎片如果只是冰山一角,那就太可怕了,平日里在坊市内鬼器很少见,毕竟是邪派路数,阳间的散客用的人很少,可是威力却不小。但是在鬼市里却不少见,可一般很少流通到人间来,要价却不菲,但是单单是面前这叠碎片估计拼凑起来也有两件鬼器,而且都是被人为破坏,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居然连价格不菲的鬼器都毁了,而且什么人能搞到这么多鬼器,毁了之后还会被普通老百姓发现?”

  我却在此时插嘴道:“婆婆这还不是最恐怖的,鬼器为阴魂或是厉鬼封于法器之中而炼成,人间虽然也有散客或者是暗中的高手会炼制鬼器,但毕竟不敢明目张胆地外放,这件事本身就透出古怪之处。可您别忘了,鬼器有一个最大也是最危险的特性,那便是使用鬼器之人可以不是灵异人士,而是普通人!”

  我说到这里,就像是提醒了四周的人一般,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惊恐,我继续说道:“我们现在发现和找到的都是碎片,鬼器被打碎了自然不能使用,可如果这大量出土的鬼器并非都是碎片,但凡其中有一件是完好无损的,那便会酿成大祸。使用鬼器有两个方法,一来是用灵器操纵其中封印的鬼魂,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是使用者比鬼器内的鬼魂要厉害。可是还有一个方法,便是鬼器中封印的鬼魂利用普通人心中的怨气,操控普通人,如果是后者的话,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如果一个普通人拿着一件轻易就能杀人的杀器,这会给整个长春带来多大的麻烦!”

  我的提醒不无道理,也说中了每个人心中最担心的一点。

  “这事情我会禀告给寒云道人,你们尽量追查鬼器的来源,干儿子你是不是也来帮帮忙?”

  苦毒婆婆对我开口我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当下也顾不得休息,几个收这些鬼器碎片的命师就带着出了门。

  “这些碎片是我们在城北一个老农民手上收来的,我们先带你过去看看,要是能查到源头就好了。”

  坐上车子,一个妖脉命师低声说道。

  车子发动之后,我坐在汽车里,皱了皱眉头后说道:“我记得城北是鬼竹大命师的地盘吧?你们要不要先通知她一下?”

  此时苦毒婆婆打通了寒云庄的电话,急迫的表情中隐隐透出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