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二百五十六章,混战开始

第二百五十六章,混战开始

  冰晶的凉意传过柳辉的脸,随后更多晶莹的冰雪不断地从不远处飘来,他看见冰球在碎裂。而且裂缝越来越大,最终这个直径十多米的巨大冰球彻底化作了碎冰块,而站在他的面前的却是三十多个妖脉命师,加上苦毒婆婆和我。
  
  “哪里来的冰球?这冰球是谁做出来的?”
  
  柳辉冲着我们咆哮,我淡淡一笑,伸出手来,淡蓝色的水行之力不断地在我的手上环绕,当然是我的五行阴命制造出来的。
  
  当然几分钟的时间,我们也许能够勉强逃出仙云山庄,可是即便逃出来了狼狈的队伍还要面对柳辉的猎妖人队伍,此消彼长,我们肯定要吃亏。
  
  所以,我拼尽全部灵力做了这个巨大的冰球。为的就是打柳辉一个措手不及!
  
  “臭小子。我一定宰了你,所有人都听好了,给我冲上去,一个不留,全部都杀了!”
  
  柳辉大喊道,他带来的猎妖人足有上百,在他一声令下之后全部行动起来,整齐划一地冲了过去,将我们所有人团团围住。
  
  “哈哈,哈哈哈……”
  
  就在此时。苦毒婆婆忽然笑了起来,这一笑反而让柳辉有些心虚,厉声问道:“你笑什么?该死的,老婊子别笑了!”
  
  苦毒婆婆看了看四周的猎妖人,最后目光落在了柳辉身上,沉声说道:“我笑你的胆小怕事。我笑你不敢身先士卒,我笑你不过只是一个懦夫!”
  
  柳辉被这么一激,一下子冒出火来,吼道:“老婊子你说什么!我是懦夫?放屁,我可是猎妖联盟的天王!你敢说我是懦夫。”
  
  苦毒婆婆却故意激之,喝道:“你若不是懦夫,便和我一对一比上一比。若是你有本事杀了我,那我自然无话可说,不过就怕你没这胆量!”
  
  苦毒婆婆的激将法柳辉可没这么快理睬,冷笑一声喝道:“和你一对一?别做梦了,我们这里的人数是你们的三倍,为什么要和你一对一?所有人听我号令,一轮齐射之后将他们全部杀死!”
  
  所有妖脉命师全都紧张地看向四周,苦毒婆婆冷眼环顾四野,气氛安静的诡异,就在这紧要关头,却看见一个人影从天而降,一下子落在了柳辉的身后,柳辉大惊回过身去见到的却是一脸盛怒的齐星!
  
  “齐星!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吃惊地大声问道。
  
  “我等这个机会已经多时了!你这人面兽心的家伙,今日便取了你的狗命!”
  
  说话间齐星已经出手,手中灵光闪烁,可是其手指还没碰到柳辉,又有异变突发,一道鬼火从空中轰然砸下,齐星抬手相迎,却看见一个手握长长拐杖的老者从不远处走来,身上穿着长袍,脸上带着冷漠。
  
  “火鬼!”
  
  苦毒婆婆和我同时喊了起来,五年前在须臾山中这家伙和苦毒婆婆打了个两败俱伤,最后被我吓走,只是没料到如今居然又见面了,而且还是在这关键的时候,苦毒婆婆的愤怒更加狂暴地燃烧起来,也因为这一出意外发生,妖脉命师此刻开始反击,三十多个妖脉命师各自放出自己的命格,原本猎妖人的包围圈被轻易撕开,歼灭战变成了混战,齐星暂时被火鬼拖住,虽然火鬼落败是肯定的,但是这个时间差里足以让柳辉逃走。
  
  苦毒婆婆径直朝着柳辉杀了过去,剩下我灵力正在缓慢恢复,此时身心都感觉有些疲惫,却感觉暗处好似有人在看着我。
  
  就在这时候,一丝警兆在心间亮起,猛然间回头却看见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向我走来,看不清脸,但是身上的杀气却是锁定住我的。
  
  这乱军之中居然还有人是专门冲着我来的,我却是没料到。在今日之前柳辉这老家伙可还不知道我是谁,我这样的小人物也入不了他的眼界。而一般的猎妖人虽然都是身穿黑色皮衣,可是这却都没有戴帽子,而且也不会遮住自己的面目,但是眼前的这个家伙却不是这样,我看不清他的脸,加上他身后虽然背着猎妖弩,但是明显不是猎妖人,因为他走的步伐不对,猎妖人的步伐是变化的,大部分猎妖人的步伐很轻很灵巧,少部分的猎妖人的步伐很沉,前者走的是技巧,后者靠的是身体。
  
  但是眼前这个人的步伐却透出一点点道门的意思,踩的是莲花九转的步伐,每踏出一步,脚还没落地,后一步就已经跟上了,周而复始,身子恍若在莲花瓣上行走,却不是走的直线,而是圆圈。
  
  “你是谁?你不是猎妖人!”
  
  我质问道。
  
  “哼,我是谁你不用管,不过是有人派我来要了你的命!”
  
  手中一转,却看见一道黑光落入地下,很快就潜入了地下,在泥土中穿行一会儿就没影了,我凭着感觉快速往后退了几步,却看见黑光猛地从地下蹿了出来,划破了我的面容。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伤口并不深,但是刚刚那东西的速度很快,竟然一下子就穿过了我的侧脸,我甚至都没看清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哦?反应倒是不错,居然避过了我的法术,哼,不过下一次我绝对不会让你避过去的,去!”
  
  却看见他双手手诀一转,只看见数道黑色的光芒潜入了地下,我急速后退,同时五行阴命控制五行之力,这黑色的东西既然潜入了地下,那我就将它们逼出来,地面发出隆隆之声,很快就出现了一道道裂缝,就在此时,我看见在裂缝之中挤出了一小节黑乎乎的玩意儿,我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这冒出头来的东西居然是一片黑色的木头!
  
  “居然是木头!”
  
  我吃了一惊,正要继续发动土行之力,可是手诀打到一半心口却是一空,身体更是一阵虚弱,差一点就跪倒在地,心下道了一声:不好!
  
  之前我发动水行之力过度,灵气透支,此时可怕的后遗症来了,土行之力刚刚催动,我身体内的灵气立刻告急,再发动土行之力的灵气明显不足。
  
  这可是正在和对方生死对决的关口,简直就是要了我的半条命!
  
  “嗯?哈哈,原来你灵气不足了,真是天助我也,夺命木游走于地下,杀了这小子!”
  
  他手指在面前来回挥动,地面下有黑色的木头不断地游走,我不断后退,心中紧张的不行,就在此刻,前后左右,四面的土地同时爆开,地面下有黑色的木片猛地冲了出来,化作四道恐怖的暗影向我冲了过来,我被包围在中间,勉强躲避,最终黑色的木片重重地插进了我的手臂上。
  
  “哈哈,你躲不掉了!我这夺命木,取的乃是南海一处无人岛上生长的古怪木头,木头对普通人来说是无毒的但是对于灵异人士来说却是剧毒之物!因为这夺命木能够封印灵异人士身上的经络,让中招之人灵气无法顺畅游走。”
  
  听见他的话后,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伸手轻轻按了按自己的手臂,果然身体内本来还在缓慢运转的灵气此刻居然全部都被封住了,原本就消耗一空的灵气此刻得不到补充,这让我的情况更加危急。
  
  用余光看了看,四周的妖脉命师已经处于劣势,猎妖人的人数毕竟还是太多了,而齐星老头那边虽然占据绝对上风,可是火鬼却总是不和齐星正面对抗,游走和防守这让他能够拖延的时间更长。
  
  苦毒婆婆则追杀柳辉,此时此刻能帮我的人,居然一个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