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二百五十五章,情殇

第二百五十五章,情殇

  “找到了?快告诉我死因!”
  
  苦毒婆婆喊了起来,声音里满是焦急。
  
  “柳城,柳相如之子。为猎妖联盟天王之继承人。阳寿本该有130,但是却于37岁之时死于火鬼之手。火鬼与其弟柳辉私通,杀人夺位……“
  
  判官之后的话已经不重要了,苦毒婆婆听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慢慢低下头来,花白的头发散落在她的额前,遮住了那一张已经有些苍老的脸。
  
  “婆婆……”
  
  我轻轻唤了她一声,却看见有泪水从苦毒婆婆的眼睛里流出来,只是传来的却是淡淡的笑声,带着深深的悲凉。
  
  “他本来能够活130岁,他本该和我一起携手走完这一生,我们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哈哈,现在却什么都没了。没了……”
  
  苦毒婆婆低声说道。呢喃声中透出那一份哀伤。
  
  “柳辉,你真是好样的,骗了我这么多年,你当我苦毒是傻子吗?哈哈,好,好,好!”
  
  苦毒婆婆连连说好,判官在此时却悄悄打开引魂路,溜回了阴间。
  
  墓碑之内,苦毒婆婆一步一顿地走到柳城的墓前。伸出手轻轻地擦拭柳城的墓碑,擦的皮都破了,斑斑血迹染在墓碑上。
  
  我不忍心看婆婆这样,正想上前拉住婆婆,却被齐星老头一把抱住,他在我耳边低声说道:“有时候你不知道怎么安慰一个人。那就索性不要安慰,时间才是最好的药……”
  
  我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听见苦毒婆婆一边哭却又一边笑着说道:“夫君,我有点累了,追了火鬼这么多年,我累了,却不知道真正该杀千刀的人却在我的身边。你也没想到吧。那个柳辉会暗中害了你,走奈何桥的时候是不是心里很恨?我也很恨,明天我就去杀了柳辉,用他的头来祭你。”
  
  她的额头点在墓碑上,双手抱住墓碑就好像是在抱着自己的丈夫,我站在齐星的身边,即便那一年的我还不懂得什么是情爱,更不明白什么是婚姻,可我却知道,也许这才叫爱吧。
  
  为了自己的夫君苦守了几十年,过去这么久了依然怀抱着他的墓碑如同怀抱着他的身体,如今的时代又有几个人做到呢?
  
  我记得李世昌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
  
  “科学家说爱情不过是荷尔蒙的分泌,二十一世纪的年轻人们说爱情不过就是性的延续。我却觉得很可笑,他们不曾看过孟姜女哭倒长城,更不知道虞姬霸王共赴火海的慷慨。如果荷尔蒙能够强大到让人忘记生死,如果爱情只是身体的欢愉,那爱情岂不成了毒品吗?真是可笑,可笑……”
  
  我和齐星老头默默地陪着苦毒婆婆,她哭了很久,很久……
  
  翌日,仙云山庄门口,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停下,轿车上走下来两个人,正是苦毒婆婆和我,随着轿车之后到来的是数量面包车,拉开车门,从里面走下来总共不少于三十人的队伍,这些人全都是命师,而且全都是苦毒婆婆手下的妖脉命师。
  
  “干儿子,你可以不上去,这是我们老一批人的恩怨,和你无关。今日进去了也许就出不来了,你还是在车里等我吧。”
  
  她看着我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却微笑了起来,拍了拍苦毒婆婆满是褶皱的手,笑着说道:“婆婆,你这么说岂不是折煞我了?我叫你一声干娘,你便是我一辈子的干娘,哪有干娘闯难关,干儿子不陪着的道理?就算是死,我们娘俩死在一起。”
  
  苦毒婆婆一怔,随后抱住了我的头,低声说道:“好,好,好一个就算是死,我们娘俩死在一起。你放心,今天死的一定是柳辉这王八蛋。走,我们进仙云山庄!”
  
  说话间,苦毒婆婆带着一众妖脉命师大踏步地走进了仙云山庄内,一只手握着拐杖,另一只手拉着我的手,门口没有人迎接,更没有一点册封仪式的喜庆打扮,这是柳辉布下的一个杀阵,就连他自己都已经懒得伪装。
  
  仙云山庄地处长春远郊,甚至可以说是完全脱离了长春的地界,在东北有这样一个说法,城市之内归妖脉,城市之外尽归猎妖人。
  
  这说法虽然夸张了点,但是却能很形象地表示出猎妖人势力之大。
  
  我们拾阶而上,三十多人的队伍浩浩荡荡,一路上却很安静,竟然连一个人影都没见到,更没有听见一声鸟虫鸣叫之音。
  
  “婆婆,四周没有一点声音,我让兄弟们先散开,步步为营可好?”
  
  一个妖脉的命师走上来低声说道,苦毒婆婆点了点头,拐杖微微一举,我看见身后的妖脉命师瞬间全部散开,仅仅数秒钟时间我身后的石阶上所有人都消失了。
  
  苦毒婆婆依然拉着我的手,等了几分钟后,有妖脉命师回来报告,整个仙云山庄内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偌大的仙云山庄居然全部都是空的。
  
  “你们说仙云山庄是空的?我知道了。”
  
  苦毒婆婆点了点头,却在此时,一阵大风吹来,天空中慢慢飘下了一张黄色的灵符,落下之后我们才看清楚,这黄色的灵符分明就是顺风耳符。
  
  接过顺风耳符,里面传来了柳辉的声音,低声说道:“苦毒,没料到这仙云山庄其实是空的吧,这是为了引你上钩而布置的一个大陷阱。哈哈,我的人已经将整个仙云山庄彻底包围,在仙云山庄的地下我让人埋了几百张烈焰符,等一下让你好好烧一烧,哈哈!”
  
  在柳辉的大笑声中,苦毒婆婆将手中的顺风耳符捏成了一团,回头说道:“所有妖脉命师听令,全部撤离,一刻都不要留!”
  
  只是苦毒婆婆这话说出之后,我却急忙喊道:“诸位等一等。”
  
  正要离开的众命师都愣住了,苦毒婆婆疑惑而又焦急地问道:“干儿子这是怎么了?现在可耽搁不起。”
  
  我却狡猾地一笑,点了点头道:“我有一计,你们听我的!”
  
  数分钟后,仙云山庄轰然爆炸,数百张烈焰符一起爆开的效果非常惊人,火柱直冲天空,在空中疯狂搅动,地面一处又一处接连开裂,假山,草木,房屋都在一瞬间被烧成灰烬。
  
  躲在暗处的柳辉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喝了口酒喊道:“这帮傻子,肯定没逃出去,就算不死也肯定蜕了一层皮,走,跟着我进去宰了苦毒这老婊子!”
  
  柳辉说话间带着人往仙云山庄的废墟中走去,此时废墟内还冒着浓浓的黑烟。柳辉往里面看了看,大声笑了起来,喊道:“苦毒你这老婊子,当年本来我想让火鬼连你一起杀了,没想到你居然躲过了一难。当年你和我那死大哥都是一副臭德行,真以为自己是人中龙凤了?哈哈,柳城那傻子天赋不及我的一半,我能杀精怪的时候他看见老鼠都害怕,就那样子还能继承天王之位?岂不是断送了整个猎妖联盟?如今你也死了,我再无后患,明日我便举行天王继承仪式,到时候我就是真正的猎妖联盟天王,谁都动不了我,谁敢动我就是和猎妖联盟对抗,哈哈!”
  
  他一边大喊一边大笑,可就在这时候,从废墟内却飘出来一片片冰晶,落在了柳辉的脸上,他一愣,奇怪地往里面看了进去,浓烟之后,他定睛一望却是脸色大变,因为这老家伙居然看见在浓烟之中有一个巨大的冰球,这冰球足有十来米长,数米高,此时冰球开始破碎,缝隙内传来了一声怒吼!
  
  “柳辉,我今日必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