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二百四十章,赌!

第二百四十章,赌!

  “寒云宗师,诸位大命师。老婆子这厢有礼了!”
  
  苦毒婆婆拱了拱手,作揖之后缓步坐到了洪峰的身边。而我则站在了苦毒婆婆的身后,这种场合像我这种外人,还是后辈是没资格坐下的。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始议事吧。”
  
  见到苦毒婆婆坐下之后,正位上的妖脉老宗主挥了挥手说道,声音冰冷如同带着寒气一般。
  
  “今日招诸位大命师和苦毒来此,是为了要说一说如今这殿上一人之事,想来诸位不用我说都应该知道了,万林小辈,你且走到众人中间。”
  
  这寒云道人也不废话,一开口就说到了我,我一怔,看了苦毒婆婆一眼。她对我点了点头示意我没事儿。我这才大着胆子走到了众人中间,站定之后对着四方诸人弯腰行礼,随后说道:“小辈万林,初到贵宝地,如有规矩不懂之处,还请诸位前辈见谅。”
  
  寒云道人点了点头道:“还算是懂得规矩,你如今的身份自己知道吗?”
  
  听到他的质问,我开口说道:“小辈知道,我不仅是人脉所通缉的逃犯,在前日还因为得罪了如今国字号第五组的高层而被追捕。所以现在的我,可以说就是整个灵异圈中所追杀之人。”
  
  我直言不讳地说道,却让四周的妖脉大命师们纷纷侧目,看的出来,这些大命师都没想到我会如此坦诚地承认自己的状况。
  
  短短的话语里,不带任何修饰!没有一丝一毫的虚伪之词。
  
  “如今苦毒和你有旧。收留你我也是刚刚耳闻,不过既然来了东北,进了我们妖脉的地界,便有些事情要做,有些话要等你来答应。”
  
  说到这里寒云道人却停了下来,看了看风妖老头,风妖老头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缓缓转过身来,低声说道:“万林,你虽然是多方追捕的要犯,但若是肯归顺于我妖脉之下,成为我妖脉命师,我妖脉便承诺可保你无恙。我妖脉信奉等价交换的原则,你生来便有双命格这等天赋,日后可成绝世命师,若是臣服于我妖脉之下,可保我妖脉百年富强,但你若是不肯臣服,便不能在我妖脉地界上,即可驱逐出境!”
  
  妖,本来就是很直接的动物,它们不会拐弯抹角。更不会趋炎附势,妖脉也是如此,风妖老头的话很直接,直截了当地告诉了我,臣服就能留下,不臣服就滚蛋。
  
  听到这话,我还没有回答,苦毒婆婆却一拍桌子,一下子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大声喝道:“什么意思?”
  
  苦毒婆婆是一个很直率的人,也是一个狠角色,她对我是真心的好,我心中自然知道,此时见到妖脉向我提出如此要求,她却是第一个不答应的人。
  
  “苦毒,你不要激动,这是我们几位一致的决定,毕竟要顶住来自国字号第五组和人脉两方面的压力,我们也有点吃力,加上这小子本来的身份就很特殊,我们妖脉从不吃亏,不会为了保护这个还不是我们妖脉命师的小子而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可如果他愿意加入我们妖脉,那却另当别论了。我们妖脉自古以来便对妖师保护有加,这是为他好。”
  
  风妖老头面对苦毒婆婆的发飙,显得很镇定,苦毒婆婆脸色冰冷,低声说道:“这是什么歪理?哼,他是我的干儿子,难道我苦毒不能保护自己的干儿子不成?难道我在自己的宅子里保护自己的干儿子还需要妖脉插手?”
  
  苦毒婆婆越说越激动,四周的大命师却都不说话,唯独白羊冷冷一笑道:“你要保他我们自然不能插手,可是苦毒,你可要搞清楚了,马上奇山大会就要到了,我们妖脉也是要派人参加的,到时候面对天下群雄,难不成要因为这一个少年而让我们妖脉成为众矢之的?你保他事小,可我们妖脉的名声是大!”
  
  白羊和苦毒婆婆一向不对盘,此时抓住机会对着苦毒婆婆就是一通冷嘲热讽,苦毒婆婆脸色当时就变了,喝道:“白羊,你少给我放屁,老婆子我当年为妖脉打天下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婊子的肚子里怀着呢!少给我说些有的没的,老婆子我为了妖脉连自己的孩子和丈夫都赔上了你,你小子算哪根葱,敢在我面前谈妖脉的声望!”
  
  这话骂的难听,白羊脸色也很不好看,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盯着苦毒婆婆喝道:“老婆子,你别找死!要不然你我就在这里打一场,别在我面前倚老卖老!”
  
  白羊的火气也一下子被挑了起来,气氛一下子变的非常紧张,最后还是寒云道人发了话,他低沉地开口说道:“好了,现在并不是吵架的时候,都住手!”
  
  老宗师发话,白羊和苦毒婆婆这才停下了争吵,寒云道人望着我,一双眼睛落在了我的身上,最后他和我的眼睛对视在了一起,我的脑海瞬间一震,随后耳边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对我说道:“万林,你可愿意成为我妖脉的一员?”
  
  我望着他,脑中的想法刚一蹦出来,声音立刻在脑海中回荡,回答道:“不愿意。”
  
  我自己都很吃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就好像是我自己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没有任何的修辞和犹豫,老宗师声音依然平静,在我脑海中说道:“我在你的内心之中,所以能够听见你内心的声音,这样的声音是绝对不会骗人的。你不愿意加入我们妖脉,我也早已预料到了,你不信任我们妖脉,就像你不信任人脉和国字号第五组一样。但是,在如今的江湖中,你觉得你还有选择吗?”
  
  这样的质问之后,我的内心很快就给出了回答:“没有。”
  
  寒云道人便接着说道:“既然没有,你便只能如同水中浮萍,不断飘来荡去,只有找到一处暂时的栖身之所,你才有可能生根发芽,而我们妖脉就是你暂时的栖身之所,也是你无奈的最后选择。”
  
  他说的话没有错,我心中很清楚,对于这个巨大的江湖,我没有选择……
  
  “你到底图我什么?”
  
  我直接地问道。
  
  “哈哈,我图你什么不是一目了然吗?”寒云道人忽然笑了起来,我却能够听出这样的笑声中带着几分悲凉,甚至是哀伤。
  
  “你笑什么?”
  
  我追问道。
  
  “我笑自己,我笑你,我笑这江湖。我和闫封如不同,他为自己而活,而我为妖脉而活,妖脉不能衰败更不能陨落,眼前的这四大命师都不成气候,他们不可能接我的班,但是你有希望。你以为我们是初次见面?其实早在五年前你背叛人脉之时我就已经关注你了,你的双命格为世所罕见的天赋,你的天生灵觉能够看见我背后的巨大冰山,而最让我吃惊的不是你身上有两大命格,而是五年前你第一次见到闫封如的时候,曾经吓退了这个自私自利的家伙,你身体内有着我都无法探知的神秘力量。我愿意在你身上赌一把,而你也被逼无奈只能接受我的赌注和我绑在一条绳上。”
  
  他低声说道,我却冷冷问道:“赌什么?”
  
  他又是一声大笑,随后说道:“赌你能够带领我们妖脉走出前所未有的盛世,赌你将来能够成为震动整个江湖和灵异圈的大人物,赌你身上无限的可能性。赌你能够接我的班,成为妖脉大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