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一百五十四章,强大的飞刀!

第一百五十四章,强大的飞刀!

  意大利餐馆这种高级地方我还真是第一次进来,一个菜要上百块,我是连听都没听说过。在我看来,这种高级的地方应该是富丽堂皇,大门大厅,特别奢华那种,结果我找了三十多分钟,最后才在街拐角的地方看见一个红色门框的餐馆,那门面小的就和我们上海分会的阁楼大门似的,别说是富丽堂皇,简直就是里弄人家啊。
  
  等我推门而入,找到叶珊珊的时候,米雪却不见了!
  
  “你来了啊。怎么那么久啊?要吃什么我请客。”
  
  叶珊珊微笑地望着我说道。
  
  我摇摇头道:“米雪呢?她去哪里了?”
  
  叶珊珊立刻开口回答道:“哦,她去洗手间了,不过也进去好一会儿了,怎么没见出来啊?奇怪了。都进去十来分钟了。”
  
  我一听这话,立刻意识到要坏事儿!马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道:“我,我也去上个厕所,你等在这里不要动。”
  
  我急急忙忙跑到了卫生间门口,往女厕所的门面张望了一眼,里面没有动静,看起来特别安静。我皱着眉头喊了一嗓子:“米雪,米雪在不在里面?”
  
  没人回答我的话,回头张望了一下。见没人过来,我大着胆子干了我这辈子最羞耻的一件事,直闯女厕所!之所以不叫叶珊珊帮忙,实在是因为解释起来太麻烦。而且现在四下里无人,我也就进去查看一下,应该不会被发现。
  
  走进女厕所,里面大部分的格子间都是空着的,只有一个是关着,我快步走过去,想了想后还是咬着牙问道:“米雪,你在里面吗?”
  
  过了片刻,格子间里还是没有声音,我心知不妙立刻抬起脚将格子间的门给踢开了,果不其然里面什么人都没有,地上却有一个手机和一张纸片!
  
  我立马将纸片捡了起来,上面还是用报纸上的字体写着:“万林,人我已经带走了,想要救她就在今天子夜到你们学校的天台来找我,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
  
  我恨的抬起脚对着被我踹坏的格子间门又狠狠踢了几下,随后拿起地上的手机冲出了女厕所。叶珊珊还在外面等着,见我火急火燎地跑了出来,又看见了我手上握着的红色手机,她不由得说道:“这手机不是米雪的吗?上面的手机链还是和我一样的,我们是一起买的呢。”
  
  我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直接说道:“你快点回家去,什么都别问,什么都别说,就当一切没有发生过。还有,下一次别找这么偏僻的餐馆吃饭,找起来忒他妈费劲了!”
  
  说完之后我头也不回地冲出了餐馆,骑上我的自行车赶到了学校。我们南华中学的校门分成两道,外面一道是大铁门,每天都有保安看着,在大铁门后面还有一道电动拦车道,一般由值班老师看管,设立两道大门的原因很简单,为了防止学生翘课后溜出去。
  
  我摸到了大铁门外面,这大铁门约莫有三米高,要翻过去并不难,只是有值班的保安在看着,我若是强行翻过去肯定会被看见,往四下里瞅了瞅,学校附近都是比较高的围墙,大约得有三四米,用恶鼠之命倒是可以试一试。
  
  晚上的学校特别安静,即便是我们这种校区很大,还带有住宿区域的学校也不例外,现在是晚上八点,学校的宿舍基本上都已经熄了灯,我借助恶鼠之命的强大爆发力,踩着水泥墙壁蹭蹭一跃,正好落在了围墙上方,整个学校最高的平台是老师的办公大楼,有八层,上面的平台是一直被锁着的,我抬起头望了过去,虽然距离很远,而且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可是今晚的月色特别明亮,在月光下能够依稀看见有一个人站在大楼的天台上,是一个男人的身影却看不清到底是不是闫穗门的瘦头。
  
  我站起身来,夜风有些冷,和他遥遥对望,我们之间的距离大约有三百米,如果算上高度和斜边的话,会更远!
  
  但是,对方却在此刻动手了!
  
  数百米的距离,即便是用枪也需要瞄很久,而且还是晚上,在光线并不充分的情况下,可是此时此刻却能够看见对方一扬手,月光下一道雪亮的光芒一闪而过,在空中拉出一道长长的弧线,随后破空而来。
  
  我微微皱眉头,可是在两息之后,这雪亮的刀锋很快就展露出了它真正的面貌,居然是一把飞刀,一把直冲我而来,从对面八层楼高的天台上发出的雪亮的飞刀!
  
  飞刀划破长空,一击冲着我而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有一声极响亮的破空声,我立刻从腰包里拿出一张铁壁符,往面前一挡,灵气瞬间化作一大块保护层挡在了我的面前,飞刀也在此刻击中了我面前的铁壁,发出“铛”的一声,整个铁壁符所化的保护层转瞬间就被劈断,飞刀余势不减,但是准星已经偏离,从我的脸颊上飞过,狠狠地刺入了墙壁上!
  
  一丝鲜血顺着我的脸颊流了下来,我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伤口,这么远的距离,准确无误地朝我的脸发出飞刀,遭遇了铁壁符的阻挡之后,力道依然强大到能够划破我的皮肤,这个发出飞刀的人太不简单了,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对方绝对不是瘦头。
  
  五年时间的确会改变一个人,但是对于瘦头这样的人来说,五年时间绝不可能让他有如此惊人的成长,闫穗门这一次一定是派出了新的杀手,来找回五年前的丢的面子!
  
  我站起身来,迎着风看向了对面高楼上的人影,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对方已经用飞刀给我来了个下马威,那我如果不回礼那就太不地道了。
  
  我的人生原则还是那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灭之!
  
  手掌一拍葫芦,五行阴命立刻上身,在手背上闪过一丝金光,金行之力在我身上游走,我的右脚往旁边横跨出一步,抬起左手做了一个“八”的手势,食指对准了对面高楼上的人影,深深呼吸,随后低声喝道:“金剑,出!”
  
  金行之力在我手臂上瞬间凝聚,下一秒在我左手食指指尖有金光闪烁,立马爆发出一道极强的金芒,光芒破空而出,在空中化作了一把如迅雷一般的金色光剑,五年前我就能够利用五行阴命,如今五年过去了,使用五行阴命的熟练程度有了飞跃般的提升!
  
  金色光剑照亮了黑暗的天空,速度越来越快,几百米的距离也是几息时间便到,对面楼顶上的人影同时飞出一把匕首,寒夜之下的雪亮刀光同样耀眼,两道光芒在空中汇聚,却是无声无息,只看见疾驰而去的金色剑光被飞刀所阻,两边同时一闪,金芒被劈散,而飞刀也同时碎裂,从空中掉落下来。
  
  对方果然是高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出了两道这么强的飞刀,这可不是古龙笔下的李寻欢,不是武侠小说内编造的高手对决,对方的本事是能够对我产生生死危险的可怕技能!
  
  金光被破,我却已经在此时跳下墙头,借着金光的掩护直奔对面的大楼而去,我绝对不能让自己暴露在对方的视线内,对方现在在暗处,我也必须处于暗处!
  
  “师兄,这个小家伙很是狡猾,您一定要当心啊。”
  
  瘦头和几个闫穗门的弟子站在黑衣人身后,恭敬地说道。
  
  黑衣人却微微一笑道:“的确很了不起啊,我的七月飞刀能够被他连破两次,在这个年纪的同龄人中,他也是佼佼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