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九十四章,付国兴的抉择

第九十四章,付国兴的抉择

  这是我听过最疯狂的话,干掉鬼脉的大命师!

  整个庭院内一片安静,段飞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拍拍手喊道:“好了好了,诸位的眼睛不要睁的那么大了,你们没听错。冠权你要是不愿意和九正天见面那就不要出手,我们三个足够了,世昌好好计划一下,我去多收集一些情报,搞清楚九正天什么时候到上海。我们让他才入上海,就要交上一条命!”

  李世昌推了推眼镜,淡笑道:“看来也只能如此了,两天之内我会拿出秘密暗杀九正天的方案。”

  王冠权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看了看我,随后点燃了香烟说道:“真是的,老子不是怕和九正天见面,而是怕被鬼脉的老宗师发现我的踪迹,算了算了,这一次老子也不能怂,干掉他!反正当年的梁子也已经结下了,说破大天大不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李大胖子却哈哈一笑,摸着肚皮说道:“我都饿了,吃饱了才能打架,忻妞啊,开放啦!”

  我看着几个大叔从我身边走过,自己却傻愣愣地站在原地没有动,是因为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保护我,更不相信会有人为了保全我而去拼命。

  在今天之前。我不相信世界上还有情,可是这一刻,我信了……

  夕阳特别灿烂,人们总是感叹于它壮烈的美,可这一刻的我却觉得它远比明媚的骄阳更加温暖,那余晖的光芒照在我的身上,一直暖到了我的心里……

  第二天,李世昌一直没有出门。段飞带着我去见了付国兴和李昌钰,也就是那个肉眼能够看见须臾山的男子。

  再见到付国兴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比几天之前看见的时候更加严重了。不仅绑了纱布,而且在纱布外面还套了一层眼罩,揭开眼罩之后能够看见淡淡的血迹。

  “你们可来了,有没有找到医治我眼睛的方法?”

  李昌钰带我们进了房门,付国兴立刻摸索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房子很简陋,与其说是一个房间不如说是一个小单间。房子很小,地面上凌乱地放着一些杂物,还有几件破旧的衣服,他们的日子过的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潦倒。

  待我们两个坐下之后,付国兴拉着段飞的手一直没松开,即便看不见眼睛,可是我依然能够从他的脸上读出什么叫做期待。

  段飞沉默了片刻后说道:“你眼睛里看见的山峰叫做须臾山,这座山为神山,不该被普通人看见,你之所以会看见,理由有两个,第一是你本身的体质就有特殊,你是否过去当兵的时候,或者是小时候一直会瞧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啊?”

  听见段飞这么一问,付国兴立刻点了点头道:“是的,虽然不是很经常,但是偶然还是会看见一些怪东西。”

  段飞点点头继续说道:“这便是因为你的体质特殊,稍稍有一些通灵。如果普通人的体质比喻成是绝缘体的话,那你就是不良导体。当然,我们也都是通灵体质,却没有看见这须臾山,便是因为第二个理由,也不瞒你说,最近上海灵异圈子会发生大事,有一样稀世珍宝将要出世,这件稀世珍宝应该就藏于须臾山中,这东西或许和你之间还有联系,因为这种联系所以你才能看见须臾山。解决你眼睛的问题有两个方法,第一,我以内劲震碎你背后脊椎上的灵觉,这一震我会控制好力量,但是你灵觉一碎从此以后就彻底和我们灵异世界绝缘,变成一个普通人,而你的眼睛则需要很长时间的治疗才能慢慢康复。第二种方法便是你和我们一起进入须臾山中,待我们拿到了宝贝,将其封印之后你的眼睛自然就好了,这两个方法你可以选择其一,但是我推荐你选择第二种方法。毕竟,治疗费用对你来说是很昂贵的……”

  段飞的话说的很委婉,可是意思却表达的很明确,付国兴沉默了很久,摸了摸脑袋说道:“其实从小到大我都没什么好运气,过去读过几年书,结果脑子笨,人家背书背一遍就记住了,我要背上三四遍还记不住。后来俺娘说我读书不好,那就去当兵,吃几年部队的饭,等回来之后也好分配工作。我就去了,可是同一个新兵班出来的战友要么当了士官,要么被分配去给首长做警卫,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还是个底下的兵。一直混到了退伍,没想到又摊上了这事儿,老早过去处的对象嫌弃我穷,我当兵的时候就和别人结婚了。如今工作工作没了,钱也没有,眼睛还成了这样,哈哈……”

  他笑的特别悲凉,李昌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却也说不出啥话来。

  我默默地看着他们,这一刻却深刻地体会到了两个字:命运。起起落落,沉沉浮浮,有人生来便是显赫家庭,却有的人出生就注定了一声坎坷,有的人不用工作就能开上豪车,有的人却努力一辈子都买不起上海的房子,这便是命,压在芸芸众生的头上,连一丝喘息的机会都不给你。

  “那你的决定?”

  段飞试探性地问道。

  付国兴慢慢站起身来,叹了口气说道:“我还是选择第二条,如果我这一辈子都倒霉,那就倒霉到底吧,也许我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是上天赐给我的啥才能,那我为什么要放弃它呢?你说个时间,我到时候跟你们一起进那白山。”

  当兵的多多少少身上总有几分胆气,当然,他也没有选择,因为他没有钱治眼睛。

  “既然如此,那我先要在你的眼睛周围施一下法,你眼睛里的血红色纹路其实是须臾山内那件宝物和你联系后产生的,但是这种联系会辐散出去,也许会被心存恶念的家伙发现,我这么做是为了保护你。”

  段飞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按在了付国兴眼睛的四周,轻轻挤压,随后用大拇指沾了沾他眼睛里流下的血,在他的眼睛周围鬼画符一般画上了不少图案。没一会儿,我竟然看见付国兴眼睛里的血红色纹路开始渐渐停止转动,游荡于他身上的那些散碎灵气也开始分散,沉于地面上,这些段飞画出来的图案就像是在付国兴的身上套了一个巨大的罩子,将他彻底地隔绝了起来。

  “好了,一周之内我们就会来找你,这几天你都不要出门,切记一旦发现有可疑的人出现立刻打电话给我。”

  段飞叮嘱了几句之后便拉着我出了门,付国兴一直送我们到门口,看的出,如今我们成了他唯一的希望。

  “接下来就是打探一下关于九正天的消息,正好带你去上海的一些灵异消息集散地看一看,以后你也用的着。”

  段飞带着我上了车,居然一路开到了市中心,我就纳闷了,难道灵异圈子还和上海市中心有关系?车子停在了一家茶室边的街道上,这茶室的名字叫:云水间。名字倒是挺雅致,可是装修的却比较新潮,大门上挂着一块“open”的牌子,这个英文我还是认识的,就是营业中。

  推门进去之后,茶室内人不多,光线也比较昏暗,我们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了下来,没一会儿穿着黑色马甲的服务员便端着菜单走到了我们面前,段飞却看都不看地说道:“我来这里不是看这份菜单的,换一份。”

  服务员一愣,随后立马会心地笑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