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九十三章,舍弃与保全

第九十三章,舍弃与保全

  “你的意思是要和我联手?”

  段飞手中捏着茶杯,眼睛慢慢地眯成一条缝,他并没有表露自己的心意。王冠权则索性不开口。

  万国锋点点头道:“自然是我们攀上您这棵的大树,不过您和于红轩的赌约内容圈子里也已经传开了,说是要用一个孩子和于大命师对赌,我想您心中肯定也不是百分之百放心,但是有我们俩兄妹和我们带来的数位人脉的好手助阵,那一定能够手到擒来。”

  段飞喝了口茶,微微一笑说道:“那等青龙之命到手之后又改如何分配呢?毕竟这么珍贵的命格可就只有一个,总不见得拆成两半吧。”

  万国娟却娇笑着摇摇头道:“真到了那时候自然是各凭本事,谁的本领大就谁拿走。若是两位答应了,那我们还有更重要的情报告诉两位。”

  王冠权依然不言不语。段飞沉吟了片刻后哈哈一笑道:“也罢,毕竟强敌在前,联手也是对的,那在下就以茶代酒敬两位一杯了,喝过此杯之后,我们便是结盟的朋友,还请两位多多照应。”

  四人举起茶杯,一饮而下,所谓信用,所谓约定,所谓承诺,也不过只是这一杯茶而已。

  “刚刚说有情报可以分享?”

  段飞放下茶杯后立刻问道。

  万国锋笑着点点头,随后凑近了王冠权和段飞之后说道:“根据我们在命师界大厅到的消息,这一次妖脉派来的是苦毒婆子,这老太婆虽然不是妖脉的大命师,可是手段在妖脉之中却是出了名的狠毒。江湖之中不是说过这样一句话吗?宁撞真妖,勿遇苦毒。说的就是这狠毒的老婆子,早些年听说过她进了大兴安岭,为了寻一个妖精身上的命格,一路追杀,最后一路追到了这妖精的巢穴之中,不仅取了命格还将这一巢穴的妖精无论大的小的,老的幼的。统统杀了,不留一个活口。”

  段飞眉头微微皱起,这狠毒的老婆子的名声也的确是听说过的。片刻后问道:“那鬼脉那边你们可听到什么风声吗?”

  王冠权虽然已经打听到了一点消息,不过毕竟离开命师界时间久了,消息并非那么灵通,万家兄妹互相对望了一眼,随后说道:“鬼脉这一次的来人,还是黑将大人的旧相识。”

  段飞也是一怔。王冠权微微皱了皱眉头,这时候才开口问道:“我的旧相识?谁?”

  万国娟这才回答道:“九正天……”

  一个简单的名字,却明显怔住了王冠权,我奇怪地问道:“这个九正天是谁啊?圈子里名气很响吗?”

  身边的周忻想了想后说道:“你好歹也算是半个命师界的人,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

  被周忻吐槽了这么一句,我尴尬地傻笑了一下,身边的周忻这才低声说道:“好了,让姐姐告诉你。虽然我不是命师界的人,可是我还是知道九正天的身份,因为他是权叔的继承者,权叔多年前退出鬼脉的时候,在鬼脉的内部引起过一阵纷争,对于他的大命师之位到底由谁来继承。之后便引起过一次在鬼脉内部的大决斗,死了不少人呢,最终胜出的人就是这个九正天。严格说起来,他应该是和权叔差不多年纪的,当年权叔成为鬼脉大命师的时候还和他争过高低,最后自然是权叔技高一筹。权叔对我说过,他在鬼脉之中最忌惮的人只有三个,第一个是鬼脉神秘的老宗师,第二个是鬼脉年龄最大的大命师,一个年龄甚至可能超过了千岁的老头子。第三个便是九正天,因为虽然当年他输给了权叔,但是不代表现在他还会输,毕竟权叔这些年是隐居在了上海,而九正天却还在继续搏杀。”

  周忻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就在她话音落下的一刻,却看见庭院内万家兄妹也站起身来,看起来是达成了目的,满意而归。

  “啊,他们走了啊,那我也下去准备晚饭了,你早点下来帮我的忙哦。”

  周忻笑嘻嘻地从我身边走开,朝着楼梯走去,转头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突然情不自禁地开口问道:“忻姐,你要去北京了吗?”

  此时的她正好走到了楼梯口,听见我的问话忽然笑了起来,转头望向了我,低声说道:“是啊,要去北京参加那个天才精英班呢,好像是段叔保举我加入的呢,哈哈,巴扎虎也在那里哦。”

  我望着她,夕阳的余晖渐渐从外面洒落进来,落在了她明媚的笑容上,我望着她,那种感觉带着淡淡的不舍,我勉强扬起笑容,装出了高兴的表情,说道:“那太好了,将来一定会有大出息的!哈哈,等我长大了就去北京找你。”

  她重重地点了点头,发丝在夕阳中被染成了红色,那么好看的颜色,那么美丽的画面,飘扬在我眼前的是她美丽的脸,和那无邪的笑容。

  望着她转身走下楼,我呆呆地站在阁楼中,很多年后我知道了一句话,便是:我全力向前,转身,却皆是旷野。

  送走了万氏兄妹,我从阁楼上下来后却听见庭院内传来似乎是争吵的声音,等我走近却看见王冠权皱着眉头,而段飞的脸色也有一点不好看。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一定要陷入这种江湖纷争之中,哥几个当年一起退到上海来,难道不是相同的目的吗?段飞,我问你,当年哥几个为什么都从灵异圈中淡出?还不是想过上几天安生日子,可是如今呢,为了一个孩子,闹的不太平,夺青龙之命不说,和于红轩对阵也不必说,如今连九正天都要来了,你让我怎么办?九正天和我当年的仇你难道不知道?这一次来他一定会找我麻烦,我不怕和他交手,我怕的是再回到江湖中去!”

  权叔显得有些激动,他平时是个话不多的人,但是今天他对着段飞却连珠带炮地说了一大堆。

  段飞默默地没说话,听见争吵声后李世昌,李勇也都跑了出来,同样没有一个人说话,段飞叹了口气后说道:“那你们的意思呢?”

  王冠权却一挥手喊道:“我只有一点,再也不想回鬼脉去了,再也不想入江湖。”

  此话说出之后,几人的眼睛却都落在了我的身上,不想入江湖,不想回鬼脉,那么眼前的方法就只有一个,便是国字号第五组放弃我,对我关上大门,那么他们将会被保全下来,而我却将落入深渊之内。

  谁都没再说话,气氛很紧张,我默默地站着,说实话,虽然在这里的时间不长,可是这阁楼,这庭院却似乎已经成了我的第二个家,至少我能够在阁楼上睡一个踏实觉,至少还有一口饭吃,对我这个七岁就漂泊江湖的孩子来说,太不容易了。

  段飞用手指轻轻地敲击桌面,发出“嗒,嗒,嗒……”的响声,他在思考,我慢慢地转身,走上了阁楼,李世昌看见我的举动立刻问道:“你干什么去?”

  我没回头,默默地往上走,一边走一边说:“收拾一下行李。”

  已经习惯了被抛弃,已经习惯了这个江湖的残酷,这是一个只有利益的世界,这是一个黑暗的世界,谁都不能触碰对方的底线,一旦触碰,那么就会被舍弃。

  我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在我还如此年幼的时候。

  一步,两步,三步,就在我跨出第四步的时候,却听见身后的段飞站起身来,高声喊道:“那就这么办吧,冠权既然你不愿意回江湖,不愿意回鬼脉,很简单,干掉九正天不就好了吗?”

  此言一出,我吃惊地猛然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