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八十一章,命师与命格

第八十一章,命师与命格

  “命师,何为命师,你可明白?”

  王冠权坐在我的对面,他的双眼在黑暗中显得特别的明亮,这种明亮如同能够看透我的心灵。

  我摇了摇头,王冠权将黑色的玉佩放在我的面前,指着黑将说道:“在你眼中,黑将对我来说是什么?”

  我一愣,这样的问题还真不好回答,想了想后说道:“应该是战斗的工具吧?”

  王冠权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低声说道:“果然如此,你果然是什么都不懂啊。我且来问你,我告诉过你命格是有自己的意识的,同时命格也是曾经伴随着活物的灵魂而生,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讲命格看成是一个人呢?”

  我一怔,傻傻地望着面前的王冠权,半天都没说出话来,他的这句话一时间让我没办法回答,可是细想之下,却似乎又别有一番意思,将命格看成是一个人。

  “可是它没有血液,也没有灵魂,它没有……”

  我的话说到一半,王冠权却又笑了起来,低声说道:“你以为人是什么?有了肉体,有了血液,有了灵魂才是人类吗?如果你还是这么想的话,就说明你还没脱离普通人的范畴,依然没有将自己看做是灵异人士。让我来告诉你,什么是人类。有自己独立的思想,会为了自己的未来而做决定,便是人类。无论这个人类的身体是什么样的,只要它认为自己是人类,并且以人类的角度去思考,那便是人类了。这也是我们命师界普遍的观点,那么你再看黑将,你会觉得它是什么?”

  “它是一个人……”

  我艰难地说道,说实话一时间扭曲自己的脑子这么去想还真是不容易的事情。

  “哼,我和黑将相识相助几十年,我们一起面对的强敌无数,无数次都是一起面对危险,而它没有离我而去,而我也没有舍弃它。不是因为我搞不到更好的命格,而是因为我将它当做是我最好的兄弟之一。你要记住,对于命师来说,如果一味地追求就更强大的命格,而抛弃了自己的心灵,将命格看成是工具的命师没有一个拥有真本事。所有你使用过的命格,你都要当做是你的朋友,这便是命师和命格之间的关系。记住这句话,你能使用它们不是因为你选择了它们,而是因为它们选择了你。”

  王冠权的话就像是寒风吹过我的心间,我整个人都怔住了,半天没吭声。

  “那么接下来就可以给你说说我们命师的起源,四脉命师,每一脉命师对于起源的说法都不相同,别的三脉我并不知道,但是我们鬼脉的起源却要追溯到神话时代。我们鬼脉的开派宗师喜欢猎捕厉鬼,他也是第一个发现厉鬼身上也有命格存在的人。当然这是后话,传闻中,我们鬼脉的开派宗师当年还只是一个少年,却一日在山上采药的时候遇见了一位站在青木顶端的白衣神人,此人穿着飘逸,身上更有一股无比吸引人的魅力。他见到我们一派的开派祖师,便觉得其天赋异禀,遂收起为徒,传之天命之术。天命之术为我们命师界最传奇的一本书,没人见过,也没人得到过,不知道其去向和踪迹,但是却代代相传其真实性。据说我们四脉所有的命术都脱胎于这本天命之术内。开派宗师学了其中技艺,随后发现厉鬼身上能取命格,便开创了鬼脉这一派,他的身边常年带着从一头巨大鬼神身上取来的强悍命格,此命格被其视作同伴朋友。而我们鬼脉,也一直遵从其教诲,认为命格有灵,可视作为人,既然为人,就应该可以当做朋友。”

  我坐在黑暗中,看着自己手上的葫芦,一直没有说话,葫芦里装着三个命格,难道这三个命格真的都有意识吗?恶鼠之命是否会怨恨我杀了它的本体?五行阴命是否会觉得我不够强大而故意不让我正常使用?新得到的巨武武将之命是否也在审视着我呢?

  “在休息之前,有一件事还要先做了,打开你的封鬼葫芦,放出今天的巨武武将之命,要让你和这个武将之命融合一次。”

  听了王冠权的话,我急忙将葫芦上的封条打开,正准备用匕首切开手指却被王冠权“啪”的一下打在了我的手上喝道:“你小子真是不长进,难道准备以后每次都用这招来唤醒武将之命吗?”

  我一愣,尴尬地笑了笑,王冠权将我手上的匕首移开,走到我耳边低声说道:“换命是一个过程,一个和命格交流的过程,我之前就对你说过了,命格是有自己的意识的,换命就是征求它的同意,说明你要使用它了。如果像我和黑将这样的老搭档,只要心念一动立刻就会换命成功,但是如果是刚得到的命格,你就必须要和它交流,这是换命最重要的一环。而不是像你这样,仗着自己身体有些特殊就每次用自己的鲜血,强迫驱动命格会使得运用命格并不流畅,而且也会使得命格对你的意见变大,以后会越来越难使用这个命格。”

  王冠权将我的手轻轻罩在葫芦上,随后一拍葫芦的侧面,我看见有淡灰色的光芒附着在了我的手上,光芒透过我的指缝往外照出,王冠权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你放轻松,放空脑子,让意识和心灵进入另一个世界。一个你能够看见的世界,一个你完完全全放空的世界,在那里会有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人在等你……”

  他的声音忽然变的很遥远,当我彻底放下所有包袱的一刻,我慢慢地睁开眼睛,却看见面前的世界渐渐变成了淡灰色,这是一种类似意识催眠或者是灵魂麻痹的状态,而在这片淡灰色的世界内,我却看见了一个人,他站在灰色的光芒中,看不清面容,但是能够看清他身上似乎穿着类似铠甲之类的东西。

  我试着往前走了一步,却看见对面的人猛然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声喝道:“别过来!”

  我一惊,赶忙停下了脚步,望着对面的人影,我低声说道:“你好,我是万林,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还没搞清楚,不过我想你应该就是巨武身上的武将之命吧。”

  对面那个看不清面容的人影微微一怔,随后说道:“原来你就是将我夺走的人,你可以叫我巨武,名字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

  这是一种很神奇的感觉,当我面对的是一个命格,说实话真的让我将命格当做是一个活人,我还真做不到。

  “我是想来问问你,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命格?”

  我知道这么问其实非常傻,可是还是没忍住地问出了口,对面的灰色人影忽然冷笑起来,大声喝道:“并不是你打败了我的主人,为什么我要帮你?你有什么资格驱使我?”

  听出了这话语里满含着的杀意和愤怒,我立刻意识到大事不妙。

  同时,在鬼市内的土房子中,机灵鬼蹲在地上,双手托住了下巴低声说道:“您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啊?”

  王冠权却摇摇头道:“他必须要过这一关,越小的年龄跨过这道坎越好。换命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当你真正面对命格的时候,如何征服它才是一个命师真正的考验。小子,这是你的第一次考验,虽然对手棘手了点,可是如果你无法征服巨武,那之后你也一定对付不了于红轩,这才是你试炼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