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七十七章,石门双鬼

第七十七章,石门双鬼

  第二天天还微亮,我正睡的迷迷糊糊呢,就被王冠权一脚从床上给蹬到了地上,摸着发疼的皮肤,揉着泛酸的眼睛,我抬起头看见了已经穿戴整齐的王冠权,瞧了瞧桌子上的钟,这才早上三点啊。
  
  “不是说过了吗?让你早点起。”
  
  王冠权冷冷说道,顺手扔了一件外套给我顺口说道:“外头冷,我们要去的地方更冷。”
  
  当时我还没反应过来,到底王冠权说要去的地方是哪里,可是在坐了半个小时车后,我才明白,他带我来的居然是火葬场!
  
  “我们,我们来火葬场干什么?”
  
  虽然这地方看着没什么事儿,可是一听这地名,加上之前经历了那么多鬼怪的事情,我对于火葬场,殡仪馆,墓地之类的地方都特别敏感。
  
  “进去就知道了。”
  
  王冠权将车子靠边一停,下车之后拉着我往火葬场里走,上海的火葬场一般都和殡仪馆是连在一起的,都是前厅办好追悼会,后厅就把尸体一烧了事。
  
  此时是凌晨三点,火葬场还是关着门的,门卫室亮着灯,走到门卫室的玻璃前,能够看见里面有两个保安用大衣蒙着头睡的死死的。
  
  “一会儿进去后,记得戴上我给你的外套帽子,别多露脸,看见什么也都别叫,等我说安全了你再露脸,听见了吗?”
  
  王冠权小声嘱咐了一句,我点点头,随后他带着我绕到了火葬场后面的矮墙边上,将我一拽,扒着墙体一跃翻了上去。
  
  进了火葬场,四周特别安静,还能依稀听见不远处路上车辆驶过的声音,路边的路灯一般都是在早上六点到六点半熄灭,此刻路上虽然没有人,但是还是亮堂堂的。
  
  但我心里还是害怕的很,赶忙将帽子戴了起来,跟在王冠权的身后慢慢往火葬场深处走去,原本在我看来一片死寂的火葬场,却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
  
  在进入了火葬场,穿过了停车场之后,我们站在了前面的哀悼厅前,此时透过哀悼厅的玻璃窗,居然能够看见有一丝丝绿色的光往外冒,这些绿色的光看起来特别不对劲,有点像是磷火,又有一点像是那种绿色的霓虹灯光。
  
  “记住了,别出声。跟在我身后……”
  
  王冠权又叮嘱了一声,随后带着我进入了哀悼厅,直直地朝冒出绿光的地方走去,一路上特别安静,四周都没有任何声音,能够看见堆积在角落里的花圈,以及一些散落在地上还没被收拾掉的标语,多为:千古,送别……之类的词语。
  
  随着我不断往里面走,耳边不时地传来一些低沉,阴森森的说话声,我听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内容,却在此时看见地面上冒出一丝丝的黑气,混杂在绿光之中,刚刚离得远又是黑夜所以看不清楚,可是此时却看的非常清晰,这分明就是鬼气。
  
  巴扎虎对我说过鬼气是只有在厉鬼存在的地方才会有,果然这地方不干净!
  
  “权叔,这里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我感觉那么不对劲呢?好像,好像有很多很多的鬼吧……”
  
  我的声音越说越虚,王冠权伸手拍了我脑袋一下,低声说道:“都说了别出声。”
  
  只能点了点头,眼前的绿光越来越强盛,地上流淌出来的鬼气也越来越多,这说明里面的厉鬼还真不少。
  
  哀悼厅有多大?想也想的出来,可是我们走进哀悼厅后居然还继续往里面走了有上百米,绿光反射出四周的墙壁也变的粗糙起来,耳边那些模糊的窃窃私语声更加严重,我低着头,说实话这诡异的气氛让我害怕。
  
  走着走着,王冠权终于停下了脚步,我躲在他背后偷摸着抬起头来往前看了一眼,却能够看到在我们俩正前方是一扇石头大门,粗糙的门框简直就像是用三块巨石拼凑在一起的,门边上竖着两个圆柱形的石柱子,透过绿光能够依稀看见在这两个圆柱形的石柱子上画着两个图像,我正打算探出头定睛看去,却听见一个幽幽的声音从两个石柱子上传来。
  
  “活人,为什么来这里啊?”
  
  这声音特别阴柔,听着有气无力的,可是却仿佛能够钻入人的心灵中,让我的灵魂都微微打了个寒颤。
  
  王冠权一拱手沉声说道:“在下鬼脉黑将,来阴曹走一遭,取些物件,规矩我懂!”
  
  说话间,我看见王冠权从口袋里摸出两个铜板,这两个铜板也和普通的中国古代铜钱不同,铜板中间不是正方形,而是雕刻了一个镂空的“鬼”字。
  
  他将这两个铜板往空中一抛,我却看见两边的石柱子上飘出一黑一白两个鬼影,悬浮在空中一闪而过,一个鬼影抓住了一个铜板,重新回到了石柱子内,这一来一去也就一两秒的事情。
  
  “嗯,现在还懂规矩的人不多了,进去吧,别生事。”
  
  阴柔的声音似乎很满意王冠权的铜板,石门上的绿光渐渐散开,露出了黑乎乎的门口,王冠权拱了拱手后正准备带着我走进去,可就在我经过两个石柱子中间的时候,却忽然听见一个低沉但是阴森的声音响起,喝道:“等等!”
  
  王冠权一愣,我也是一惊,赶忙低下头不敢看,却似乎能够感觉到有一个黑影慢慢地飘到了我的身后,隐约间有仿佛有一双漆黑的眼睛在看着我,我浑身颤抖,紧紧地闭上眼睛,耳边那个低沉阴森的声音围绕着我,继续说道:“你,很奇怪,身上有两种味道,一种是活人的气味,透出灵气的芬芳,另一种是烈火的味道,带着毁灭的灼烧。真是奇怪啊,小家伙把头抬起来,让我瞅瞅……”
  
  我紧紧闭着眼睛肯定是不敢睁开的,就在这时候,正面传来一股子冷意,好似有寒气从我的正面吹来,我浑身一激灵,伸手捂住了脸,就在此时,之前那个阴柔的声音却低声说道:“黑老鬼,别为难这小子了,都很多年没人懂规矩了,看在这铜板的份上放他进去吧。”
  
  似乎是另一个厉鬼在帮我说情,低沉阴森的声音旋即说道:“算了,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进去吧。”
  
  王冠权道了一声多谢,随后拉着我的手将我拽入了门中,行走了约莫五十多步后,他才对我说道:“睁开眼睛吧。”
  
  我听见声音,慢慢张开了一直紧紧闭着的双眼,而这一次睁眼,却让我的整个世界被彻底颠覆了,因为我终于看见了这个世界的另一面,也终于看见了我们脚下真正的黑暗地带。
  
  漆黑无边的大地,层峦迭起的黑色山峰,这些山峰一座接着一座,高的却仿佛一眼望不到头,耳边一直徘徊着古怪的说话声,有时像是有人在低语,有时却又似乎是有人在歌唱,有时是悲鸣,有时却是奸笑……
  
  阴气在脚边徘徊,我抬起头,看见天空中不时地有阴魂飞过,远方的大地上,不时地会出现厉鬼的身影,我害怕地往后退了一步,再一回头却发现那扇之前穿过的绿光石门已经不见了,我的身后同样是一望无际的黑色大地和数之不尽的厉鬼阴魂。
  
  “权叔,这是哪里啊?”
  
  我心中其实已经猜到了一丝,只是却无法肯定更不敢说出口。
  
  王冠权点了一支烟,冷冷一笑后伸出手指,划过我眼前所有的大地,我的眼睛随着他的手指而动,最后听见他笑着说道:“这里,便是阴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