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七十六章,就算九死一生也要答应!

第七十六章,就算九死一生也要答应!

  白光落在古灵之命上,互相碰撞发出的嘶嘶声异常刺耳,能够看见覆盖在整个公馆房子前的树皮被撕开了一道道缺口,有褐色的灵气外泄,洒落在了地面上,于红轩一连退后了数十步,最后他面前所有层层覆盖着的树皮全都被切成了碎片。
  
  白光从人群的头顶上扫过,房子开始摇晃,这种摇晃一开始是比较浅的,但是当白光彻底横扫过整个房子之后,我听见房子内连续传来“嘭,嘭,嘭……”的响声,于红轩一愣,连忙往外跑去,此时整个房子的大梁彻底断裂,四周的立柱支撑不了房子的重量,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缝,躲在房子中的人们惊慌起来,有人大喊道:“还不快逃,这房子要塌了!”
  
  当第一缕灰尘从房子上落下之后,房子就像是被巨大的刀刃横向切开了一般,整个房顶落了下来,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家具,电器,碎了一地,玻璃破碎的声音不绝于耳,我吃惊地说不出话来,却听见身边的段飞拱手说道:“许佛前辈这是手下留情了吧,为了不造杀孽,所以没有出狠手。”
  
  许佛却只是淡淡一笑,拉着我向前走去,房子坍塌,四周的灵异人士再看向许佛的时候全都肃然起敬,竟然没有一个敢露出不尊敬的表情。
  
  这便是实力带来的尊敬,这个世界最简单的法则,弱肉强食,尊严,话语权,只有强者才能够获得。
  
  “阁下,未免过份了吧,虽然不知道阁下是哪一派的高人,但是这么公然挑衅我们仙脉命师,是不是有点太嚣张了?”
  
  于红轩知道自己敌不过许佛,便抬出了仙脉命师这个大帽子,许佛却冷笑道:“我就是嚣张了又怎么样?我就是过份了,又怎么样?”
  
  霸道,太霸道了!
  
  这是打了人家一个嘴巴子还不许人家吭声的意思啊!
  
  于红轩恨的牙痒痒,但是却说不出一个不字来,只是挥了挥手道:“你们几个去收拾一下后花园,我们和许佛前辈到后花园一叙。”
  
  天空阴霾,但是却没有落下雨水,后花园内站满了人,白色的桌子,白色的椅子,还有从废墟中捡出来刚刚洗干净的茶壶和茶杯。
  
  双方坐下之后,许佛一边喝茶一边说道:“听说你想用我家小子的身体来温养魇鹰之命,是吗?”
  
  许佛最后两个字说的特别重,除了于红轩之外身后的那一群灵异人士全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这一听就是欺负了小的,老的上门问罪的节奏啊。
  
  谁都没料到我这么一个怎么查都没有来头的小子会有一个这么大的靠山,于红轩低声说道:“可能是有一些误会,我并不知道万林会是您的小辈,关于万林的悬赏我会立刻撤销,绝对不会给您制造任何麻烦。”
  
  却看见许佛冷冷一笑摇摇头道:“我来可不是这个意思。”
  
  此话一出,四周的人都奇怪地望向了许佛,而许佛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我来这里是为了让你和我家小子打个赌。”
  
  四周的人露出了更加奇怪的表情,许佛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这一次来是为了上海可能会出世的青龙之命,此命为神兽命格,也算是中国十大正命之一。但是此命压在了龙脉分支之上,所以你想要用魇鹰之命来代替青龙之命压住龙脉,我没说错吧?”
  
  于红轩点了点头,许佛将我往前推了一把后开口道:“我和你打个赌,你我各自出手,在青龙之命出世之时抢夺,我们这边就只有这一个小子,若是我们抢到了青龙之命,你要以仙脉大命师的名义宣布这小子在仙脉保护下,十年内不能动这小子。当然,抢夺青龙之命时,你们尽可以出手,我和这几个国字号第五组的小子都不会出手,如何?”
  
  于红轩一愣,四周的人也都是一愣,我同样一愣,因为许佛之前从来没告诉过我还有这么一出。
  
  “前辈,您不是开玩笑吧?我,我怎么可能和于红轩一战?”
  
  我急忙开口道,而于红轩却眼中闪烁着奇怪的神色,低声说道:“前辈不是说笑吧?这小子可就只有七岁,我若是连一个七岁的小童都对付不了岂不是成了江湖中的笑话?”
  
  许佛放下手中茶杯,缓缓站起身来,拉着我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道:“我没说笑,就这么定了,青龙之命应该于半月之后出世,在白色山峰之上,有白龙留下的龙气看守,青龙之命可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弄动手的,到时候会有很多人来抢这么厉害的命格。好自为之。”
  
  许佛正往外走,于红轩却猛地站起来,往前追了几步喊道:“前辈还没说如果你们输了怎么办?”
  
  许佛听了这话,猛地站定脚步,转过头来,眼神里满是杀意,带着丝丝阴沉和可怖的杀伐之力,狂风吹过已经几乎成为废墟的于大公馆,我听见他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别找死。”
  
  于红轩彻底呆立当场,而许佛则带着我们走出了于大公馆上了车。
  
  看着车子渐渐远去,于红轩身边的随从急忙跟了过来,低声说道:“大命师,这家伙也太嚣张了,要不要派人查查他的底细?是不是要让仙脉之中再多来几个帮手?这一次青龙之命可是大宗师下了死命令的,绝对不能有失啊。”
  
  于红轩没说话,风一吹,有一片被震碎的树皮碎片落在了他的脚下,他蹲下身去将这树皮碎片捡起来一看,随后说道:“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这么厉害,这么霸道,可是为什么过去江湖上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么厉害的大人物。”
  
  他揉了揉手上的树皮碎片,这薄薄的碎片彻底化作了粉末,被风带入了天空中消失不见……
  
  在车子上,我一直没说话,许佛又一次将我推到了风口浪尖,他依然微闭着眼睛似乎在闭目养神,只是周忻却没忍住低声说道:“前辈,您,您这不是让万林去送死吗?那可是大命师啊,他一指头就能碾死十个万林,而且还有那么多高手前来抢夺青龙之命,怎么可能成功?”
  
  许佛睁开眼睛瞄了周忻一眼后说道:“你很关心他?”
  
  周忻一愣,点点头道:“当然,他可是我认的弟弟!”
  
  许佛却又将眼睛落在了我的身上,随后低声说道:“你也可以退出这一场赌局,但是你这一次退出也许就会封死你前进的路,我相信不止一个人告诉过你,你的路很难走,这一次只是你人生中一座很小的山峰,你若是连这里都爬不过去,那未来你也一定会死。想清楚了……”
  
  他说完后就闭上了眼睛,不再吭声。
  
  我看着自己的双手,又看了看车窗外面熙熙攘攘的人流,是九死一生还是浴火重生,是选择前进还是选择逃避和后退,这是放在我面前的抉择。
  
  我一直没有说话,车子上几乎所有的人都望着我,周忻一直在劝我放弃,最终我却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双拳,猛地抬起头喊道:“不,我不能放弃,我,我接受!”
  
  车子摇晃着向前开去,路面却渐渐平坦,车子里的许佛忽然间露出一丝微笑,细声说道:“不愧是那一脉的人,骨子里还是倔的很。”
  
  车子后座,李勇将一个葫芦塞到了我的手中,正是我被黑衣大汉抢走的封鬼葫芦,耳边传来王冠权冰冷的声音:“明天早点起,带你去武装一下。好歹是我们几个兄弟的后辈,自然不能看你白白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