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七十三章,魇鹰

第七十三章,魇鹰

  “温养,魇鹰?”
  
  我没听懂这黑衣大汉的话,疑惑地重复了一句。
  
  “没听说过吗?正好距离我们开到交接地点还有一段路,破例就给你讲讲吧。天下命格,有十大正命,也有十大邪命。十大正命包括奇仙之命,帝皇之命,这都是可遇而不可求,每一次出世都会引起巨大的轰动,甚至是引起整个灵异圈的争夺。而相对的,十大邪命乃是江湖中人人避之不及的存在,魇鹰便是其中之一。相传商朝纣王行于旷野之上,远远看见一只巨大的黑色秃鹰从纣王头顶飞过,这巨大的黑色秃鹰却不鸣叫,只是盘旋,双翼展开足有十多米宽,遮天蔽日。纣王见其奇异,便让手下之人取来长弓,对准天上的秃鹰狠狠射出一箭。这一箭准确地射中了秃鹰的心脏,却未将其从空中射下来,而是洒下大片大片黑色的血液,劈头盖脸地溅在了纣王身上,纣王大怒,带人追击,足足追出五百多里,马匹累死无数,最终却还是为能见到这古怪的黑色秃鹰。回朝之后,他日夜睡不着觉,身体虚弱,夜夜梦见有巨大的黑色秃鹰啃食他的身体,吸允他的鲜血。之后,商朝护国大将闻仲上表,说纣王命格受损,带了当时天下闻名的大命师吴伯子来看,吴伯子当时便吓的脸色大变,跪在地上大呼三声,魇鹰,魇鹰,魇鹰!之后便借口寻找医治之法仓惶逃出王城,下落不明。再之后,妲己入朝,周王兴兵讨伐,商朝灭。而这便是魇鹰之命的来历,我们虽然不是命师,可是对这传说中的恶命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对方说话的时候,其实我压根就没在听,而是不断地想着脱身之法,车子窗户都是被封住的,不过透过前面的挡风玻璃能够看见我们正在往上海的郊区开,真到了没人的地方,我就算是冲出了汽车也脱不了身。
  
  “那,为什么说要用我来温养?”
  
  我接了个话,让其继续往下说,双手背在身后不断地摩擦,这几个家伙显然也没有绑人的经验,打的还是个活扣,绳子在我的挣扎下渐渐松垮了下来……
  
  “命格,也有完成和不完成两种,这主要是看取命格时候的手法,如果取命格时候遇到了突变,手法不正确便有可能取下的命格并不完全,作为补救的方式,便是要找灵童温养。当然,温养的方法只有大命师知道。魇鹰之命我们取来的时候遇到了点状况,所以是不完全体,因此需要你的身体来温养。”
  
  听到这话,我立刻追问道:“那我会怎么样?将如此凶猛的恶命放在我身上,我岂不是会遭殃?”
  
  黑衣大汉冷冷一笑,伸手抓住我的脑袋凑近了说道:“结局你难道还猜不到吗?如此恶命上了你的身,温养的时间不会少于十天,到时候恶命深入你的魂魄,即便之后我们将其取走,可你这一生怕是都会受到影响,悲惨啊,小子……”
  
  又一次被盯上,而这一次于红轩为的却不是我的五行阴命而是想要毁了我,就在黑衣大汉松开手的一瞬间,我背在身后的手臂也已经挣脱了绳子的束缚,猛地从座椅上弹起,一脚踢在了黑衣大汉的脸上,这突然发生的一幕让黑衣大汉吃了一惊,别看我小,可是这一脚加上车子正在转弯,还真将面前的黑衣大汉给踹到了座椅另一边,身后的几个人也都没反应过来,我趁着这个空隙,一把拉开了车门,顾不了车子正在高速行驶,纵身一跃就跳下了车。
  
  摔了个头晕目眩,连续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后,我分明感觉到手臂和额头上有刺痛感,摸了摸额头,全是鲜血,过去看电影里成龙从车子上往下跳立马就能站起来打斗,如今真放在我身上了,可是够呛的很。
  
  车子在不远处停下,几个家伙纷纷从车上跃了下来,此时已经开到了上海比较偏远的地区,四周的街道上都没什么人,我急急忙忙往小巷子里躲,可因为跳车的时候脚踝别了一下,根本跑不动,一用力这脚踝就钻心的疼,拖着满是伤痕的身子我一步步往后退,身后的人越追越紧,我们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短。
  
  跑不掉了吗?就这么背吗?生来就要被人利用吗?葫芦也不在手边,好不容易搞到手的五行阴命也落在了车上,我真的就这么背吗?
  
  被人骗,没人疼,被拐卖了被虐待,哪个人的人生和我一样悲惨?如今好不容易才安定了一点,可是连这最后的平静都不愿意留给我吗?
  
  你不能要求一个七岁的孩子多么坚强,更不能要求一个七岁的孩子微笑着面对一切困境。孙中山说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那是对他身边的朋友说的,而不是对一个七岁的孩子说的。
  
  我忽然就这么站定在了原地,跑不了了,索性就不跑了,心理有一股子邪火往上冒,不是都要弄死我吗?不是都不喜欢我吗?那既然如此,你们要杀我,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捡起地上的一根铁棍,紧紧地握在手中,我知道这么做很傻,那时候的我心里悲凉的想要哭泣,但是咬着牙一步都没动。
  
  “哎呦,小子不跑了吗?”
  
  黑衣大汉追了上来,站在我的面前,其他几个人将我团团围住。
  
  “你们要害我,那我就和你们拼了,不是都要杀我吗?那就来试试看啊!”
  
  我几乎是带着哭腔喊出了这样一句话,却引起了四周人的嘲笑,在他们眼中我还是一个孩子。
  
  “抓住他!”
  
  黑衣大汉一挥手,四周几个家伙纷纷聚拢了过来,我胡乱地挥舞手上的铁棍,四周的人不敢靠近,我如同野兽一般地嚎叫:“别过来,都他妈的别过来!滚,都给我滚,别欺负我,我不想死,都滚啊!”
  
  就像是被逼入了死路的野兽,还是一头没有长齐牙齿的年幼的野兽,黑衣人看到四周的几个家伙不敢靠近,顿时脸色铁青吼道:“都干什么吃的,上去啊,别愣着了!都他妈的给我上啊!”
  
  随后从怀里掏出了那张青灰色的灵符,往空中一抛,快速念了一句咒语,青灰色的灵符在空中飘荡,瞬间化作了无数古怪的匕首,匕首凌空悬浮,锋利的刀刃直直地对着我,我抬起头看着这些也许一瞬间就会刺穿我肉体的匕首却怪异地笑了起来。
  
  段飞说过,我未来的人生远比普通人艰难数倍,他说的没错,那头百年厉鬼虽然骗了我,可是它说的没错,如果那个交易是真的,我的确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再来一次人生,因为这样的生活让我忍受不了,这样的痛苦,让我几乎崩溃。
  
  “来吧,杀了我呀!别唧唧歪歪的,难道你还下不了手杀一个孩子吗?动手啊!”
  
  我对着黑衣人大吼,黑衣人眉头深深皱起,一挥手,天上所有的匕首向我射来,这些飞行在空中的匕首划出长长的白光,刺痛了我的眼睛,我缓缓展开双臂,迎接着来自这天上匕首的攻击。
  
  我的一切,都将在此时结束……
  
  “轰隆!”
  
  震动声传来,我看见一个庞然大物从空中落下,一拍手将所有的匕首打落在了地面上,抬起头,我看见一个大胖子站在我的面前,他回过头对我挑了挑眉毛说道:“你真是个麻烦的小子,飞哥让我来救你了。”
  
  大胖子李勇,此时站在了我的面前,而他的身体似乎比平时我看见的时候更壮实了一倍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