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七十章,命师入门三堂课

第七十章,命师入门三堂课

  旷野之上,几乎没有房子,距离国道还有很长的路,我握着黑将,手中不断地散发出惊人的黑芒。
  
  “小子,快将黑将给我!”
  
  我能够听见王冠权在对我喊话,但是声音很轻,轻的就像是马上要消失了一般,想要将手中的玉佩给甩掉,可是它却牢牢地贴在我的手心里。
  
  那股巨大,野蛮而残暴的力量钻入我的身体内,灵魂开始颤抖,数秒之后,我看见王冠权的脸上露出了巨大的惊讶,我慢慢抬起头,却看见自己的身后飘浮着一大片黑影,那是一个浑身漆黑的武将,看不清面容,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它站在我的身后,如同一座黑色的小山峰。
  
  “黑将不仅被发动了,而且因为你无法控制力量而造成了黑将的暴走,小子,快点退回来!”
  
  王冠权一个箭步蹿了过来,伸手将我拽到了身后,我则怔怔地说不出话,赶忙将黑色的玉佩塞还给了王冠权。
  
  “前辈,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真的,黑将会变成这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大声说道。
  
  “这事儿不能怪你,命格暴动在古代命师之中经常发生,就好比一个孩子拿到了一把手枪,随意开枪之后的结果就是伤人伤己。但是到了现代灵异界,这种事情并不常见。是我让你发动黑将,只是我也没料到你的通灵体质这么强,黑将居然会暴动。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告诉你命师界里的一句名言,自己闯的祸就要自己收拾了。黑将是我的命格,它暴动我自然会负责,你退远一点,好好看着。”
  
  听了此话,我是麻溜地往后退,没一会儿就跑到了远处一间旧房子内,扒着窗户往外看。
  
  王冠权穿着米黄色的西装,瘦高的个子在已经巨大化的黑将面前显得那么不起眼,但是他却很笃定,背着手说道:“虽然是二十多年的老朋友了,可我还记得当年收服你时候的情景,一面是无数追兵豪强,一面则是你这个和我对着干的家伙。一晃眼二十多年了,我也不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只是,虽然我不年轻了,可你还是我的命格。”
  
  他仰起头,话才刚说完,却看见黑将一拳打了下来,漆黑一片的巨大拳头轰然落地,重重地砸向了地上的王冠权。
  
  我看的是心惊肉跳,这一拳落地后,我离得这么远都感觉到地面一阵震动,放眼看去,能够瞧见在地面上有一个大坑,命格的威力强大如斯,也是开了我的眼界。
  
  “不错嘛,真是不错啊。”
  
  黑色的拳头之下,却见到王冠权周身冒出米色的光芒,好他的西装颜色相似,他举起手,竟然用一只手就挡住了黑将的攻击。
  
  “小子,今天的第二堂课!如果自己不够强大,就无法压制住自己的命格,连自己的命格都无法压制,迟早有一天所有的命格都会离你而去。命格便是命,命并非人类所创造,也绝非人类能够彻底掌控。命格有灵,命格有意识,所以如果你让它失望了,那么你将一无所有。”
  
  我听见王冠权的吼声传来,他站在巨大的黑色拳头下,那么小的身躯却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我知道他使用了其他命格,但是按理来说他身上最强的应该是黑将,黑将暴走之后,他身上其他的命格应该远远不足以支撑他和黑将战斗,可是现在我眼前的状况又是怎么回事?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王冠权自己拥有压倒一切命格的实力!
  
  “破!”
  
  却见王冠权右脚往后撤了半步,随后另一只手抬起对着头顶上的黑色拳头狠狠一击,一拳打出的力量非常惊人,小山一般大小的黑将居然倒退了数步,最后跌倒在地!
  
  黑将为命格,它的落地很轻,几乎没有声音却引起了一片风沙,我看见黄色的风沙之中,王冠权回头看向我,高声说道:“今天的第三堂课,命格是武器,是工具,但是不能绝对的依赖命格,能够依靠的只有我们命师自己。封天印开,六道之锁现,黑将回归本源!”
  
  我呆呆地望着远处的这一场战斗,看见天上出现了斑斓的光芒,随后一道又一道如同锁链一般的物体从斑斓的光芒中落下,捆绑住了黑将的四肢,黑将不断地反抗,巨大的力量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又一个大坑,可是这些锁链却压根就没有丝毫被震碎的迹象。
  
  黑将的力量越来越弱,嚎叫的声音也越来越轻,慢慢地变回了一片黑雾,重新飘回了王冠权手中的玉佩内,玉佩也重新变回了黑色。
  
  这是我第一次见识到这么夸张的战斗场面,也是第一次见识到人和命格之间的战斗,普通人或许看不见黑将,看不见那些锁链,看不见那斑斓的光,但是我可以!
  
  这一场短暂的战斗在我心中的震撼远远超过这段时间里我见过的所有鬼怪和灵异事件!
  
  他缓缓从远处走来,站在了我的面前,望着我低声说道:“今天的三堂课都记住了吗?”
  
  我傻乎乎地点了点头,王冠权却道:“现在的你不适宜一直使用五行阴命,你还掌控不了这么强大的命格,恶鼠之命你要少用,恶命虽然不像那些低级的命师所传的一般会对命师产生损害,但是恶命毕竟不好,对人的心智会有影响。既然我们答应了要帮你,等你完成下一个任务之后,我带你去找几个你能用的命格。”
  
  他说完便转身往国道上走,那里有车等着我们,我看着王冠权正想说一声谢谢,他却头也不回地开口道:“要说谢谢就免了,你记住,能在江湖中混下去的人心中都有信仰,要么信权,要么信钱,我们哥几个信的是恩,你又信什么呢?小子。慢慢悟吧,你的路才刚刚开始呢。”
  
  上海陆家嘴一栋大楼内,此时在最顶层的大会议厅中站满了人,门口站着四个人高马大的保镖,一脸严肃的样子。
  
  大会议厅内,人们都很安静,围着中间的圆形大会议桌,于红轩坐在主位上,在他的面前放着一个盖着黑布的盒子,四周的人也全都盯着这个盒子,气氛异常的紧张。
  
  “诸位上海灵异圈中的人物,还有我们命师界的同仁,今日邀请大家来的目的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吧。青龙之命马上就要出世,但是压在上海龙脉之上,上海虽然并非华夏大地主龙脉所经过的地区,但是却是分支龙脉最多的城市,龙脉不能动,青龙之命也要取。所以,请大家来商量一下。”
  
  于红轩开口说道,但是此话一出四周却没有人接话,他笑了笑后说道:“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我便先说一说我的计划。这盒子里装着一个命格,一个同样很稀有的命格。一个足以代替青龙之命来镇住龙脉的命格,不过它的名字叫魇鹰。”
  
  四周的人听到这话,竟然都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就算是坐着的人也拉着椅子往后拖,似乎要远离这叫做魇鹰的命格。
  
  “大家看来都知道这是什么命格,华夏十大恶命之一,魇鹰之命。不过却还不是一个完全体,因为时间紧促,所以我的手下找到的只是一个不完全体。不完全体是没办法取代青龙之命的,所以,需要让它变成完全体。那么,让其成长的方法只有一个,便是灵童养命,而今天,邀请大家来真正的目的其实是想要让大家帮我一个忙,替我抓一个躲在四个怪物保护下的灵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