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六十九章,顶级武将之命

第六十九章,顶级武将之命

  国字号第五组的小阁楼中,我站在二层,面前站着段飞和王冠权,对于这一次我能够死里逃生,几个怪大叔都有各自的想法。
  
  “你是说,你用自己的血沾在了葫芦上之后,葫芦就放出了大量的寒气,然后等到鬼影扑向你的时候,这葫芦中的五行阴命就发动了,是这么一回事儿吗?”
  
  段飞一边摆弄封鬼葫芦一边问道。
  
  我点了点头,段飞回头看了看王冠权问道:“冠权啊,要说起来,你才是命师方面的专家,发动命格能够用血作为媒介吗?”
  
  王冠权阴沉着脸,过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理论上来说是不可以的,命格是和灵魂互相联系,和血液以及肉体无关,也因此阴魂厉鬼身上也有命格。但是,命格里的文章太多,也不能千篇一律地概括,如果血脉的力量很强,强大到和灵魂互相融合,也说不定能够达到连接命格的效果。小子,你再试试看,用你的血滴在这葫芦中。”
  
  听了王冠权的话,我二话不说,用匕首轻轻地切开了一道小口子,一滴鲜血落在了葫芦上,葫芦立刻摇晃起来,解开封口上的符纸之后里面立马有大量的寒气外涌,紧接着,我手臂上开始出现那个特殊的符号,但是这一回出现的特殊符号却不是“土”字,而是如同两个川字上下拼接在一起的特殊符号,旋即我一挥手,四周空气里便有一道道水珠落下,洒在了地面上,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水,地面上浅浅的水印子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一次是水行,你手臂上这个符号是小篆的水字,如此看来,你还控制不了五行阴命,只是机缘巧合之下发动了五行阴命罢了,所以每一次你获得的都是不同的五行力量,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为什么你在和尾狮战斗的时候会拥有那么高超的技巧。狮群里这几个尾狮小崽子虽然不怎么厉害,可是要杀你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段飞话里有话,可是就算如此我也答不上来,真是惭愧,自己的身体我自己却一无所知。
  
  “好了,不管怎么说这个任务也算是告一段落,百年厉鬼在墓地占据王代云老太婆的身体,然后想要更换更具灵性的身体,所以盯上了我们国字号第五组,让我们派人去调查,其实是为了抢夺我们派去之人的身躯。报告我会这么写,不会提到你身体的特殊情况。”
  
  段飞挥了挥手,拉着王冠权往楼下走,我却猛地喊道:“两位前辈,答应过我如果我完成一个任务就教我一招,这一次,算数吗?”
  
  段飞和王冠权听后互相对望了一眼,却听见段飞笑着说道:“冠权那就辛苦你了,毕竟你可是曾经的鬼脉黑将啊。”
  
  鬼脉黑将,曾经是鬼脉的一个传奇,乃至是整个命师界的传奇,黑将,是鬼脉大命师之一的称号,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是每一次他出手的时候都会放出漆黑一片的战将,无论是铠甲还是战刃,全都是黑色的,仿佛是被黑暗包围的可怕战士。
  
  关于他的传说,始于二十五年前,古代齐国,现在的鲁地出了一个惊世的武将之命,四方云动,无论是不是命师界的人都盯上了这件难得的传世之宝,豪强无数,但是最后却被一个蒙面的年轻人夺走了这武将之命,而这武将之命便也成就了之后的黑将威名。
  
  二十年前,仙脉联手妖脉偷袭鬼脉,五位鬼脉大命师殒命两人,剩下三位大命师和数百命师重伤难以继续战斗,鬼脉宗师闭关不出,在这存亡之际,却是那时候刚刚回归鬼脉的黑将出手,以一人之力震退数位仙脉和妖脉的大命师,最终甚至和秘密出手的仙脉大宗师过手百招,一直到鬼脉大宗师出关,才将此事了结,也因为此次挽救鬼脉的功劳,黑将被提升为鬼脉大命师。
  
  之后十五年间,鬼脉一直被称为四脉命师之中最强一脉,其原因之一便是拥有黑将这样强大的大命师,数次从险要之地获取命格,降妖伏魔之传说更是不绝于耳。
  
  这位神秘的鬼脉黑将,有人说他生了一张和厉鬼一样恐怖的面容,因此不敢露脸。也有人说,他其实乃是上古高手,因为特殊原因而活到了现在,所以实力超群。江湖中的传闻很多,但是一切的传闻都终结于五年前。
  
  五年前,鬼脉黑将消失于江湖之中,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消失。有人说他死了,也有人说他还活着只是看淡了江湖仇杀而退隐了。
  
  江湖很快就淡忘了这位曾经的传奇,只留下了一个个没有解开的谜团。
  
  上海城郊,国道边上的旷野上,王冠权站在我的面前,四下里无人,我拱手作揖很是礼貌地说道:“真是没想到,前辈便是鬼脉黑将,我听说过您的威名,还请前辈能够教我一招半式,让我……”
  
  我的话还没说完,对面的王冠权却猛地一皱眉头,摆了摆手说道:“我这名字早已不用,你也不要再提。段飞要我教你,不过在我看来,你连门都没入,就是教了也什么都不会。今日,这第一堂课,我要你明白什么是命格。”
  
  他从自己的脖子上拿出了一块黑乎乎的玉佩,看着像是玛瑙,但是在阳光下能够看见这玉佩是半透明的,玉佩内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流动,玉佩的造型也很奇怪,就像是一把大刀。
  
  “这是我的命格,我不叫黑将,但是我的命格叫黑将。此物乃是我二十五年前从古齐国之地夺来。为最上等的武将之命!”
  
  说话间,他竟然将玉佩解了下来,随后丢给了我。
  
  我接过玉佩之后,握在手中奇怪地看着王冠权问道:“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他却冷着脸道:“你用你那通灵的血液试试看,能不能让黑将入你的魂魄,进你的身体。”
  
  命格对于一个命师来说是比重要的事物,就像是武士手中的刀,或者枪手手上的枪支,如果交到了别人的手中,那就等于是将自己的命交到了别人的手中。
  
  “前辈,您不是开玩笑吧,您的命格,还是这么珍贵的黑将,我,我不能用……”
  
  我很是紧张地说道。
  
  “哼,你发动之后试试看就知道了……”
  
  王冠权话中有话,我只能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好吧,那前辈我就用了。”
  
  说话间,用匕首切开了自己的大拇指,鲜血很快就顺着我的手指往下流,没一会儿就滴落在了黑将命格之上。
  
  但是,却没有任何反应,能够发动五行阴命的我的血液却无法发动黑将命格。
  
  “这,这怎么没用啊?”
  
  我也懵了,摆弄了半天黑将玉佩,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对面的王冠权冷冷一笑开口道:“这便是我要告诉你的,命格,尤其是上等的命格,一旦和主人配合使用的时间长了之后,它们就会认主,命格也是有自己的意识和智慧存在。”
  
  我吃了一惊,看向手上的黑色玉佩,又看了看手边的葫芦,命格有自己的意识,有自己的智慧?那岂不就是生灵了吗?
  
  “先将黑将给我吧……”
  
  他伸手来要,我自然将黑色玉佩递了过去,可就在这一刻,当我将黑色玉佩抬起的一瞬间,黑色的光芒在我的手心中绽放,我和王冠权都是一愣,随即我感觉到有一股强大而野蛮的力量冲入了我的灵魂之中,随后依稀间能够听到王冠权喊了一声:“不会吧,黑将,居然被他发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