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六十八章,定魂锥

第六十八章,定魂锥

  “你还想逃到哪里去?你已经是我的了。”
  
  老鬼沙哑的声音在我耳边徘徊,尖锐的指甲划过我的脸,我浑身一阵颤抖,直面白面厉鬼,他带给我的恐惧如此直观而恐怖。
  
  “你的眼睛真漂亮,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纯净的眼睛。你的灵觉真不错,如此强大的通灵之体就像是还未被雕琢的璞玉,也许这一次借尸还魂会让我的道行再涨一大截。”
  
  它慢慢地拥抱我,黑色的鬼气正在一点点将我吞噬,我感觉到了寒冷,深入我的骨髓之中,刺痛我的皮肤,甚至在不断地冰封我的灵魂。
  
  “孩子的心总是那么单纯……”
  
  它将我环抱,我忽然间闻到了血的气味,刺痛我的神经,就在这一刻,我的一个动作让这头正要吞噬我的老鬼大吃一惊,我将封鬼葫芦举了起来!
  
  五行阴命如何发动,我暂时还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是我知道的,那便是我腰间的葫芦拥有封鬼镇魂之效,面前的百年老鬼虽然道行高深,可是这却是我最后自救的机会。
  
  高举葫芦,对着百年厉鬼,看见封鬼葫芦的一刻这厉鬼猛地一惊,身上的鬼气如同退潮的海水一般往后涌,不一会儿便拉开了和我之间大约三到五米的距离,满是血丝的双眼深深地看着我,盯着我手上的封鬼葫芦。
  
  “你从哪里弄来这葫芦的?这是通天会的信物,你不是国字号第五组的人,你是通天会的人!”
  
  它低声对我吼叫起来,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通天会这个名字,虽然听周忻说这是上海灵异圈的龙头老大,可居然有这么大的震慑力却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暂时的安全并不能救我的命,右手指沾了沾自己嘴唇上的鲜血,随后狠狠地按在了葫芦上,整个葫芦沾了我的血后立马摇晃起来,其内不断地有寒气外放,我学着过去看见的李风操控封鬼葫芦的模样,指着对面的百年老鬼低声喝道:“收!”
  
  我这一声喊出,却什么事儿都没发生。对面的百年老鬼听了我的话后不禁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对着我喊道:“你在干什么?收什么?想要收了我?我还以为你是通天会培养的孩子,如此看来这葫芦怕是你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吧,不是通天会的人就好,这封鬼葫芦虽然厉害,可你不会用,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它再一次化作黑影向我扑来,四周的黑气随之而动,我再次被逼到了墙角里,胡乱地伸手一挥,就在它冲到我面前的这一刻,却听见“嘭”的一声,我转过头,却看见面前的水泥地上隆起了一堵巨大的石墙,差不多有三米高,凭空出现挡住了百年老鬼对我的攻击。
  
  “这里怎么会有一堵石墙?”
  
  厉鬼不知道原因,但是此刻的我却看着自己的手臂,在右手的手背上印刻着一个古怪的类似“土”的符号,之所以说是类似,是因为这个“土”字是上横比较长,下横比较短,看起来有一点像是“士”,却又比“士”要长的多。当然,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便是在此刻五行阴命又一次在我不知道原因的情况下进入了我的身体内。
  
  石墙,便是土行之力所化,催动地面在一瞬间隆起,大地,砖石,脚下坚硬之物便是我的工具。
  
  “小子,就算你会一两个古怪的法术也奈何不了我,我有百年道行,要抹杀你这小崽子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厉鬼化作黑影在天空中飘荡,数秒之后转了个圈从空中落了下来,黑气环绕的身体,恐怖而狰狞的面孔,阁楼内的家具一件接着一件爆开,门窗不断地震动,我听见它的吼声,震的我耳朵生疼。
  
  “去死!”
  
  黑色的利爪罩着我的脑袋抓了下来,我看了看自己右手上那个古怪的符号,心中反而涌起了一股执拗的情绪,如果这就是我的终点,那么死就死了。如果这不是我的终点,那么命运也将保护我免受攻击,我只能赌这一把!
  
  右手张开,重重地按在了地上,当掌心接触到地面的一刻,我看见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褐色法阵,这个褐色的法阵并不复杂,呈现为圆形模样,上面的纹路却好似一块块不规则的石块。法阵上透出淡淡的光芒。
  
  厉鬼距离我越来越近,已经扑到了我的面前,急迫,紧张,此时每一分钟甚至是每一秒钟都有可能变成我人生最后的一刻。
  
  “无论是什么法术,给我发动,起!”
  
  我右手往上提,那些褐色的光芒随着我的手掌往上提拉,映照着我的眼睛,厉鬼嚎叫着扑到了我的身上,可是我没有一点痛感,那种之前曾经带给我剧烈刺激的寒冷此时我也没有感觉到分毫。
  
  我抬起头,看见一根巨大的石锥耸立在我的面前,石锥约莫有两米多高,上尖下宽,之前印刻在地上的古怪法阵此时竟然围绕着这个石锥旋转,褐色淡淡的光芒却照亮了整个阴宅,厉鬼被这石锥刺穿,胸口被当场贯穿。
  
  “定魂锥!居然是定魂锥!哈哈,我还是小看你了,这可是五行宗的上等法术。咳咳,真是阴沟里翻了船,还以为今天撞了大运,没想到居然遇上了你这么一个扫把星,哈哈,亏了亏了……”
  
  这厉鬼身上不断地冒出黑气,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虚弱。
  
  我看着自己右手上的古怪符号,这便是五行阴命的力量吗?这一次不是我脑海中那个神秘人的帮忙,而是我自己的力量,我不知道什么是定魂锥,可是五行阴命却在最关键的时候拯救了我,这便是命格的力量,能够让我一个孩子面对强大的厉鬼也不会送命。
  
  右手上的符号慢慢退去,随之一起消散的还有刺穿了厉鬼的定魂锥,厉鬼轻轻落在了地上,身上的黑气冒出的越来越多,可是它带给我的感觉就像是风中的蜡烛,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你杀不了我,我不该死在这里!”
  
  我对着厉鬼说道,即便到了此时我依然不敢走过去。
  
  它抬起头望着我,王代云的身体已经倒在了地上,厉鬼的魂体暴露在我的面前,那里有一双冰冷的眼睛,带着绝望的血色的眼睛。
  
  “我能够看见,能够看见你的过去和未来。你的身体有古怪,两个魂魄吗?不,不是两个魂魄,而是一个魂魄,一个命格,你就是他,他就是你。如果我能够早点看穿你,也许就不会招惹你,当你找回你自己原来的名字,那一刻,你才会明白,你应该是谁,可惜我看的太迟了,太迟了……”
  
  它的话一个字我都没听懂,注视着它在一片黑气中消散,阴宅重新变回了原来的模样,我走到大门口疲惫地推开了门,却看见周忻抱着头坐在路边。
  
  听见声音她慢慢抬起头,当看见我的一刻,她先是一愣,随后向我飞奔而来,带着满脸的泪水,带着那种失而复得的惊喜,我看见她向我跑来,长发在风中飘荡,美丽的脸上因为我而布满了悲伤,紧紧地抱住了我,哭泣着喊道:“还好你没事,还好你没事!”
  
  那时候的她比我高,这一次却是我和她第一次拥抱,我愣愣地站在原地,脸上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可是心中却充满了幸福。
  
  原来我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孤独的,厉鬼说的话并不对,至少我还有周忻,至少还有她……
  
  那时候的我如此温暖地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