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六十七章,蛊惑

第六十七章,蛊惑

  我站在黑气之中,大门渐渐被黑气遮蔽,周忻的声音在我身后越来越微弱,也越来越模糊,最终消失不见。
  
  阴宅内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当然还有对面那头正在慢慢走出来的老鬼。
  
  我紧紧地攥着镇魂符,另一只手则按在了葫芦上,五行阴命是不是还会像上一次那般发动,我并不知道,心中没有底,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
  
  “嗒,嗒,嗒……”
  
  脚步声缓缓从大厅内传来,老鬼正在慢慢地从房子内走出来,王代云的身体却不是王代云的魂魄,它走的很慢,身上有黑色的液体往下落,一滴,两滴,三滴,掉在地上的时候会发出灼烧的黑烟。
  
  “年轻人,你想跑到哪里去呢?”
  
  沙哑的声音传来,随着它从大厅中走出来,我看见所有的家具,房屋都在变化,不断地腐朽,分裂出大片大片衰败的痕迹。
  
  “别过来,别过来!”
  
  我连续对着面前的厉鬼喊了两声,它却扭曲着自己的脖子,发出“咔咔”的响声,手指以诡异的角度不断扭曲,似乎是因为这具身体让它不舒服了。
  
  “年轻人,你已经没有地方可去了,为什么还想着逃走呢?不如进来,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死亡,我会让你做一个美好的梦,当你从梦境中醒来之后,一切就都会变的美好。”
  
  它说着朦胧的话,一步步走出了大厅,我则往后退,可是很快就无路可走,一咬牙,狠狠地将自己嘴唇咬破,鲜血顺着嘴角就往下流,我用镇魂符往嘴边上一贴,顿时灵符上金光大作,双手抬起,往外一送,镇魂符飘荡在了我的面前,形成了一大片金光地带,我便站在金光中,得到了暂时的安全。
  
  百年老鬼看着我,来回走动,却不去触碰这金光,它似乎对于镇魂符的力量也有些忌惮,一边围绕着我打转一边说道:“小伙子,你是一个苦命人啊。”
  
  我一顿,厉鬼总是会蛊惑人心,它们会说出你心中的痛苦,让你的精神变的脆弱,这样便能够进入你的身体,粉碎你的灵魂。
  
  “我不会听你胡说八道的!”
  
  我的手按着封鬼葫芦,大声吼道。
  
  “可是我难道说错了吗?但凡我说错一点,今天我都可以放你走,你只需要听我将下面的话说完,你再决定。”
  
  老鬼显得很笃定,沙哑的声音里充满了冷意。
  
  “你今年才几岁?六岁?七岁?这么小的年纪你不应该坐在学堂里读书吗?不是应该和好朋友在河里摸鱼吗?可是为什么你会站在这里?站在我的面前,面对我这头有百年道行的厉鬼呢?这一点还不足以说明你是个苦命人吗?”
  
  老鬼的话我竟然一句都无法反驳,甚至心中还有了一丝丝的共鸣。
  
  “你是被父母抛弃的?还是父母本来就死了?如果是后者,那只能说明是这个世界对你不公平,如果是前者,那连生你养你的父母都不爱你了,谁还会真正帮助你?你在这个世界上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始终是一个人。”
  
  它的每一句话开始变的和尖刀一般,刺向我的心中,我的心在滴血,甚至已经感觉到了阵痛从我的心中传到我的指尖。
  
  “你未来的路怎么走?你能看见你的未来吗?告诉你,这个灵异世界是没有未来的,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人们为了彼此的利益互相杀戮,你能杀人吗?你敢杀人吗?就像现在我告诉你,我和这个老太婆的身体已经融合在了一起,但是她的魂魄还在,只是你把我灭了,就等于是灭了她的魂魄,等于是杀了人,你还会对我出手吗?你有勇气对我出手吗?”
  
  老鬼这样一句话,彻底把我给说蒙了,王代云的魂魄居然和它融合在了一起?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周忻告诉过我,厉鬼上身都是将宿主身上的魂魄给灭了,之后鸠占鹊巢一般霸占了宿主的肉体,怎么还会有融合这种做法?
  
  “你骗人!你说谎!厉鬼上身不可能有融合这种做法!”
  
  我大声吼道。
  
  “哼,不信吗?”
  
  老鬼说话间微微摇了摇头,很快我看见一些类似波纹般丝绸质感的脸谱在他的脸上微微晃动,紧接着,一个悲惨的声音对我惨叫起来:“救我,小朋友你快救救我,我好痛苦,它在撕咬我的身体,我快要受不了了,你快救救我吧……”
  
  我吃惊地说不出话来,真的是融合,王代云的魂魄真的还存在!
  
  “那么,你能对我下的了手吗?你能为了消灭我而杀死这个老太婆吗?能吗?”
  
  它大声地质问我,我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可就在这一刻,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了,镇魂符并不是永久有效,它的效用会根据四周鬼气的浓密程度而变化,鬼气越是浓密镇魂符的效用就越是弱,而此刻,原本我以为还能坚持一会儿的镇魂符,此时却突然间熄灭,金光大片大片地暗了下去,我面前最后的屏障此时消失了。
  
  “哇哦,镇魂符没用了,你最后保命的手段也没有了。”
  
  它刚一说完,便化作一片黑影向我扑来,整个人凌空飞起,就像是一只展开了双翼的秃鹫,我吓的急急后退,可是身后却已经是一片墙壁。
  
  “恶鼠之命,上身!”
  
  情急之下我猛然间发动了恶鼠之命,命格上身之后我立刻拔腿就跑,在它扑过来的一刻,堪堪避过了它的攻击,就地一滚落在了边上。
  
  “哦?还是个命师啊,倒是小瞧你了。只是你这不上台面的命格能够对付的了我吗?你又不能杀我,又打不过我,没有人爱,没有人疼,甚至没有未来,这样的人生你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呢?你本来就是这个世界上多余的那一个,既然是多余的,为什么不放弃这样的人生呢?孩子,我给你一个机会,一个让你重新再来一次的机会。”
  
  它的话越说越玄,我却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每个人都有投胎转世的机会,当然不会是无限制的,除了佛祖和那些被诅咒的人之外,寻常人一生也只能投胎转世一次,而这就是你的机会。我和地府阴司还是有点关系的,你把这具身体让给我,我放你的魂魄离开。再向地府阴司打个招呼,让你投胎转世的时候选个好人家,这样你的来世至少会变的比现在幸福。仿佛一个悲惨的人生迎来一次幸福的开始。无论怎么看都是最好的选择,而且,在我面前你也无路可逃,说白了,这是我对你的怜悯和恩赐。”
  
  老鬼的话充满了诱惑,放弃已经悲惨的人生,换回一个幸福的开始。
  
  我靠着墙壁,一时间竟然无法回答,心动了,真的心动了。
  
  父母对我的冷漠甚至是残忍,二叔的死,李三儿的欺骗和虐待,李风的陷害,命师界的追捕,我的未来无论怎么看都是一片漆黑,与其这样,索性就不要了这具身体!
  
  “我,我……”
  
  我一直没有说出这样的话,还在犹豫,对面的老鬼却看出了我的心动,缓缓向我走来,但是这一次我却没有选择躲避,当它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盯着它问道:“真的能够重来一次吗?”
  
  它轻轻地将手放在了我的脸上,指甲轻轻滑过我的面孔,低声说道:“傻孩子,你都说过了,厉鬼的话不能信,那你为什么还是相信了我呢?我给不了你美好的人生,我要的只是你的肉体!”
  
  说话间,它猛地掐住了我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