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六十五章,阴宅

第六十五章,阴宅

  一个人身上有阴有阳,缺一不可,其中应该保持着平衡,一旦平衡被打破了,阳盛则命短,阴盛则体虚。
  
  阳气太足,灼烧体内五脏,非但不是好事而是坏事儿。阴盛却更是危险,尤其是老人,孩子,柔弱的女子,若是阴盛则容易被阴邪之物入侵体内。
  
  我跟在周忻身后,走入了上海的弄堂中,在理发店边上看见了一座黑色的小楼,我本想去敲门,却被周忻拦住了。
  
  “先不要冒失,和我们联系的是王代云本人,但是听了刚刚的话,我看还需要和王代云本人确认一下,你稍等,我给她打个电话,你在这里看着。”
  
  说话间,周忻就向着不远处的小卖部跑了过去,而我则留在原地盯着面前的黑色小楼看,隐约间似乎感觉到黑色小楼内透出一股子不寻常的气息。
  
  面前的黑色大门仿佛正在慢慢变高,又好像是我在变小,四周似乎弥漫出了密密麻麻的黑气,环绕在我的身边,这座明明只有两层的小楼此刻在我眼中却那么巨大,而又阴邪。
  
  “吱嘎……”
  
  我听见有门开的声音,放眼看去,却看见大门慢慢地打开,露出了一条小小的缝隙,越来越多的黑气从缝隙内往外冒,一只苍白的手从门缝中伸了出来,又长又红的指甲和那只惨白一片的手形成鲜明的对比。
  
  “谁?谁在那里!”
  
  我开口问道,却没有听到任何回应,只是从门背后传来一声声细碎的呢喃,听不真切,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回头看向不远处的周忻,却惊讶的发现不知不觉间我竟然已经被四周的黑雾遮蔽,有黑色的雾气笼罩在我的四周,除了脚下的地面之外所有的景物都被遮住了,连天空都无法看见。
  
  “该不会遇上鬼打墙了吧?”
  
  我自言自语道,吞咽了几口口水让自己镇定了下来,伸手摸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里面有几张周忻给我的灵符,黄色的,她说是有辟邪驱鬼的作用,使用的方法也很简单,把自己的血滴上去就能发动。
  
  我握着这几张黄色的灵符,又往后退了几步,门缝越来越大,那只手的主人似乎想要从门后面钻出来,渐渐的有一个类似脑袋的东西从门缝里钻了出来,之所以说是类似脑袋的东西,是因为如果这真是一个人的脑袋那也太可怕了。
  
  头顶基本都是光的,没有几根毛,黑乎乎的一片,上面全是血口和烂疮,看着就像是一块干瘪坏死的猪肉。
  
  耳朵已经没有了,在原本应该是耳朵的部分却是一个黑洞,还有黑血从里面冒出来,那是可怕极了。
  
  “你,你是谁?”
  
  我紧张地问道。
  
  “咔咔咔……”传来了一阵阵像是骨头转动的声音,随后我便看见了一张满是狰狞的恐怖面容,红色的血口,苍老的皮肤加上一张阴森森的表情,一个满含着怨念和愤怒的老太太出现在了我的眼中。
  
  “你迷路了吗?快点进来吧……”
  
  我终于听清楚她在说什么了,声音很沙哑,在我听来很不舒服。
  
  “你,你是王代云?”
  
  我根本就没动,而是大声问道,声音喊的那么响也是为了通知四周的人,最好是能够让周忻听见我的喊声。
  
  “你迷路了吗?快进来吧,这里很温暖,我会一直陪伴着你,一直陪伴着你……”
  
  她竟然一步步从里面走了出来,黑气随着它的走动而飘散,我已经退无可退,在这危急关头,我猛地从口袋里摸出了黄色的符纸,学着电影里那些道士咬破手指的动作,对着自己的大拇指就是一口,结果痛了我个半死,可是就咬出了一丝白印子,半滴血的影子都没见着!
  
  “痛,痛……”
  
  我对着自己的大拇指吹个不停,这种电影真是害人,咬自己的大拇指哪里那么容易!只是我的这个动作却仿佛刺激到了眼前的厉鬼,它停下了脚步,一双布满血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手上的黄色符纸,片刻后尖叫起来喝道:“你是来收我的!该死的,我弄死你!”
  
  我这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没能降服了这厉鬼却反而激怒了这怪物,只看见它踏着黑气快步向我走来,伸出的双手就像是一对利爪,我吓了个半死大喊道:“别过来,别过来,哎呦……”
  
  这一喊,却救了我,我不小心咬破了自己的嘴唇,有血水顺着我的嘴角往下流,我哪能放过这个机会,立刻将符纸贴在了自己的嘴巴上,这一贴,整张符纸上立刻冒出了大片的金光,我赶忙将符纸往外一扔,灵符落地的一刻,金光外射落在了王代云所化的厉鬼身上,厉鬼的皮肤立刻冒出了大片黑烟,吓了一大跳的它往后爆退,很快就夺回了房子内,然后用阴冷的眼睛盯着我。
  
  我急忙将灵符从地上捡起来,往四周扬了扬,黑雾也在这金光下慢慢消退,向着面前的大门内飘去,掀起的大风从我背后吹过,风中我听见这个阴冷的声音对我说道:“迟早会弄死你的,所有想要降服我的人都要死!”
  
  黑雾彻底散尽,面前的大门同时关闭,天空中的阳光重新照了下来落在了我的身上,这种温暖的感觉让我觉得安全,手上的灵符也在此时化作了黑色的灰烬,我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
  
  “万林,万林,你没事吧?”
  
  打完电话的周忻急急忙忙跑了过来,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一眼就看见了散落在地上的符纸灰烬,她的脸色顿时一变,低声问道:“你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我喘着气说道:“刚刚,刚刚遇见鬼了……”
  
  此话一出,周忻的脸色更加难看,将我拉到角落里听完我的一通叙述,她低头想了想后说道:“这房子恐怕变成阴宅了,王代云老太太估计也已经被厉鬼上身了,刚刚我打了王代云家的电话,但是却没有人接。然后我联系了我叔叔,他告诉我王代云的孩子死因很可疑,说是可能他杀,但是因为考虑到一直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是他杀,加上王代云老太太急着领尸安葬,所以就将尸体还给了王代云老太太。如此看来,这事情恐怕不简单啊。”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低声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周忻又是一阵沉思随后说道:“这阴宅我们还是要进的,不过要小心一点,而且你的体质比我更加通灵,对这些灵异的东西更敏感,一旦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一定要及时提醒我。我也受了伤,所以要靠你来保护我了哦。”
  
  周忻说完后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我立刻点了点头,开怀地说道:“好啊,我一定会好好地保护你。”
  
  如同骑士对自己的公主做出了宣言,也许我还远远不如骑士来的可靠,但是这份决心却是一样的,周忻笑着拉起我的手,我俩朝着刚刚还将我吓的半死的房子走去。
  
  “咚咚咚……”
  
  敲响房门,不一会儿就听见里面传来一个虚弱沙哑的声音,房门一点点被打开,我紧张地看着眼前的门缝,不自觉地将手伸入了口袋里准备好了使用灵符。
  
  门彻底打开了,一个满头花白头发,驼着背,拄着拐杖的慈祥老奶奶站在了我们的面前,她看起来毫无怪异之处,脸上的笑容那么的亲切,根本就不像是会和鬼怪沾边的人。
  
  “两位小朋友好呀……”
  
  她微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