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六十章,开五行命格!

第六十章,开五行命格!

  又是那种孤独的感觉,我到底要面对多少次危险才是尽头。
  
  在那片田野上,黑暗的天空中没有一颗星星,夜风吹过我的脸,当我最无助的时候谁又会在我的身边呢?
  
  正如许佛所说的那样,能拯救我的只有自己,能保护我的只有我这双稚嫩的手。
  
  “哦?不跑了吗?”
  
  尾狮冷笑着说道,我见过很多人脸上的笑容,可是对我善意的却太少太少。
  
  我知道这个世界是黑暗的,我知道这个世界其实没有所谓的怜悯,我知道这个世界原本就是残酷。
  
  慢慢地捏紧我腰间的封鬼葫芦,尾狮往前踏出一步,如同一道黑影一般落在了我的面前,伸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脖子。
  
  呼吸越来越困难,他的指甲嵌进我的肉里,鲜血顺着我的脖子往下流,穿过我单薄的衬衫,经过我的手指,最近慢慢地落进我手中的葫芦里。
  
  “外面都传你拿到了一个不错的命格,我要是夺过来倒是可以卖给命师们留个好处,命格呢?你藏到哪里去了?”
  
  他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越来越轻,越来越模糊。
  
  葫芦在我的腰间微微震动,我闭着眼睛,因为眼前有光芒在闪烁,手指尖仿佛触碰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但是耳边又响起了那样一个声音,那个曾经对我说过话,曾经在北京保护过我的古怪的声音。
  
  “又需要力量了吗?”
  
  我听见他对我说道。我没有回答,因为无法开口,却听见他低声冷笑道:“真是弱小啊,不过我兄弟在这里,好吧,再破例一次将我的力量借给你,但是,这将会是最后一次。”
  
  我的意识慢慢开始下沉,就像是沉入了一望无际的漆黑深渊之中,而在田野之上,尾狮看着我,不断摇晃我的身体,我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他奇怪地凑近了我的脸,就在这一刻,我猛地睁开了眼睛,这突然的一幕吓了尾狮一跳,他一甩手将我抛了出去,我落地之后也未吭声,从地上默默地站了起来,缓缓解下了腰间的葫芦。
  
  “小子,你敢撞死吓我!”
  
  尾狮暴怒不已,刚刚的一幕的确是很丢人,说话间便又一跃扑向了我,五指向我脑袋抓来,这势大力沉的一击用上了足以将巴扎虎的妖气打散的力量,可是就在落向我头部的一刻,却见我不疾不徐地往后退了一步,只是一步之遥,但是却轻巧地避过了他的杀招。
  
  “怎么会?”
  
  他扑了个空顿时露出了吃惊的面容,再回头望向我,却见我将流着血的手指轻轻地放入了葫芦内,葫芦口上顿时冒出五色光华,这光华竟然越来越强盛,我缓缓转头,看着尾狮,眼神冰冷地仿佛变了一个人。
  
  “喂喂,小子你才几岁啊,这身上的杀气也太强了点吧。不过,倒是有趣,你居然隐藏了这么深的秘密,小子你不简单啊。”
  
  尾狮冷冷地说道,却收起了刚刚轻视的表情,我依然不出一言,将葫芦放在地上,左手双指并立而出,一点葫芦口,却见一片五岁光华缠绕在了我的双指上,这五色光华分别是:赤,蓝,绿,金,褐。
  
  “你不是要看我拿到的特殊命格吗?现在就给你看看。五行阴命,入魂!启五行虚转之力,开阴火,阴水,阴木,阴金,阴土之能,五行为万物之道,阴虚之力倒转乾坤,此方土地五行之力受我操控!”
  
  我嘴里念叨了起来,虽然这些话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的,可是当五行阴命入我之魂后这些话就像是自己蹦跶进了我的脑中,我只是如实将这些话说出来而已。
  
  狂风忽然安定,夜空中云层似乎都忘记了流动,尾狮吃惊地感觉到他脚下的土地有了惊人的变化,这种变化还是肉眼无法看出来的,那是一种灵觉上的感应。
  
  “五行阴命,我的确是听说过五行宗当年两大命格的威名,但是一直没有出过世,今日倒是要领教了。”
  
  尾狮爆喝一声,此时已经彻底没有了一丝轻视的感觉,再次一跃而起,身子直扑我而来,可是他的双脚刚刚离地却发现自己的双脚竟然被两捆也不知道何时长出来的野草缠住,整个人竟然被拖着无法腾空。
  
  “阴木,困,阴土,封!”
  
  我手诀连续变化,围绕着尾狮的四周地面上竖起了四堵巨大的泥墙,地面有了惊人的变化。
  
  “哼,你以为这两捆草,这四面泥墙就能困住我?虽然变化不弱,且有五行宗的法术在其内,不过还不够看!”
  
  说话间尾狮双爪挥出,正面的土墙遭受到了猛烈的攻击。
  
  眼见这一幕,我手诀再变,双手打开嘴中喝道:“阴水,冰封!”
  
  空气中,有白气慢慢飘到,这些白气所过之处连地上的泥土和蔬菜都被冻成了冰块,寒气围绕着四面土墙旋转,土墙受到寒气加固转眼之间竟然就变成了四面冰墙,这坚硬的程度可就不是泥土能够比拟的,但是尾狮的攻击依然强烈,大开大合地轰击冰墙之上,冰墙被打出了一块又一块窟窿,眼看着就要承受不住他的拳头。
  
  “哼,小子你的法术变化的确很快,但是你没有修炼过任何功法,这五行变化你虽然能够掌控可是没有根基,便是那水上浮萍,根本不够我看的。破破破!”
  
  尾狮对着冰墙一通狂轰滥炸,整个冰墙颤抖不已,其上的裂缝越来越清晰,眼看着就要破碎,终于在其双拳打出之后,冰墙上被打穿了一个大洞,尾狮一步迈出,大笑着喊道:“我出来了!下面就打爆你的脑袋,敢困住我,你这小子死不足惜。”
  
  但见他刚往前迈出一步,我双手再变,捏莲花手诀,左脚往前脚尖点地,右脚在后脚跟落地,喝道:“阴火,爆!”
  
  话音刚落,尾狮脚下的地面猛然间蹿出大片大片的烈焰,这火焰烧的很快,而且并不扩散就在尾狮的脚边上,尾狮吓了一大跳,但是火焰却也伤不了他分毫,那堵看不见的铁壁依然保护着他安然无恙。
  
  “哼,都说了你的法术变化够多,但是没有根基,而且我能御气护体,你能奈我何?”
  
  他在火中叫嚣。
  
  黑暗中,我抬起头望着眼前的尾狮,双手慢慢地在胸前合十,沉声说道:“看来子弹之所以伤不了你是因为你能御气护体,你说的对我的法术根基很浅,而且这具身体也太幼小。所以我不可能让五行阴命内所有的法术都全力释放,我也做不到。因此我将阴火,阴水,阴木,阴土的能力降低,为的就是提高我最后一击的力量。”
  
  尾狮闻听此言,脸色大变,双眼圆睁,喃喃道:“你,你保留了实力?”
  
  却见我双手缓缓打开,合十的双掌之间有金色的光芒显露出来,我低声诵念起来:“五行之中,火主狂,水主柔,木主生,土主实,金主杀!我将所有的力量全部都集中在了金行变化之上,五行阴命内阴金开启!金剑现世,一步十杀!”
  
  我的双手彻底打开,金光之中依稀能够看见一把剑的模样,并不凝实也是我实力不足的缘故,道行不深的关系。可是即便剑形并不凝视,但是其内所蕴含我全部的力量却同样不俗,双手往前一推,金剑腾空而出,在夜幕中划出一道绚丽的光芒。
  
  “气凝,坚守,万物不可破!”
  
  尾狮吃惊地喊道,气流在其面前凝聚起来,形成坚厚的防御壁。
  
  一面是五行主杀的金剑,一面是玄妙的气墙,孰强孰弱,此时终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