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五十九章,看不见的铁板

第五十九章,看不见的铁板

  面前的男人扭动着自己的脖子,明明被巴扎虎一击命中后应该折断的脖颈此时却发出怪异的响动,他微微仰起头,能够看见几分钟前还唯唯诺诺的脸上此时却布满了张狂的神色。
  
  月光下,他脖颈上的狮头纹身清晰可见,那头雄狮就像是活着一般,凝望着我的时候让我感觉到肉体和心灵的压迫。
  
  “居然没有倒下!”
  
  巴扎虎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刚刚那一击的威力他很清楚,手刀落下之后别说是人的脖颈就算是树干也能劈断,只是眼前之人却似乎没有受伤。
  
  “你到底是谁?”
  
  周忻厉声问道。
  
  对方用手撑着脖子,慢慢转过头来,月光下头发就像是疯长的野草开始变的浓密,脸上的皮肤开始变白,五官变的更加邪性,嘴角露出阴沉的笑容,我听见他低声说道:“在下尾狮,狮群成员之一。”
  
  果然是狮群的人,果然是这个可怕组织其中的一头狮子!
  
  周长发毕竟是个警察,此时立刻喊道:“不许动!忻儿你快点去后面的电话亭里打电话报警,这里交给我,我有枪他不敢乱动。”
  
  巴扎虎则将我护在了身后,身上妖气开始外放,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前所未有的凝重。很显然,刚刚的交手已经很直观地告诉巴扎虎一点,对方不简单。
  
  “枪?有意思,你以为你手上的那块铁疙瘩能够对我有什么威胁?”
  
  尾狮脸上的笑容更盛了,缓步向周长发走来,周长发却不开枪,只是大声警告,这是在中国可不是在外国,刑警的确是有持枪资格,但是开枪则需要在最危险的状况下,尾狮却似乎也不怕手枪,一步两步三步,距离我们越来越近。
  
  “这是我第三次警告,站在原地不要动,否则我开枪了!”
  
  周长发喝道,尾狮却置若罔闻,就在这一刻,周长发终于打开了手枪的保险,五四式手枪有效射程是五十米,此时周长发和尾狮之间的距离不过几米,这么近的距离,子弹的威力可以一瞬间打穿周长发的脑门。
  
  “嘭!”
  
  一声枪响,我吃惊地看向周长发,他竟然真的开枪了,子弹在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轨迹,直冲对面的尾狮而去。
  
  速度快到了极点,但是下一秒发生的事情却让我们每个人都大吃一惊,子弹打中了尾狮的脑门,准确无误的射击,可是结果却是五四式的子弹在尾狮面前大约一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弹头就像是撞在了铁壁上一般扭曲变形,然后从空中落下,而尾狮居然一点事儿都没有!
  
  “这,这怎么可能!”
  
  周长发傻了眼,我也看的惊呆了。
  
  “周叔叔,你带着我小弟快走,这里我挡着!”
  
  巴扎虎虽然年纪小可是很镇定,一把将我推到了周长发的怀里,随后对着周长发喝道。
  
  “不行,你快点带着这个小朋友走,我来挡住他!”
  
  说话间,周长发对着尾狮又“砰砰”开出数枪,可是每一枪都和第一枪一样根本就碰不到尾狮的脸,弹头落了一地,却丝毫伤不到尾狮的分毫,他的面前就像是有一块铁板,一块看不见但是无比僵硬的铁块!
  
  五四式手枪弹容八发,周长发也没有带备用的弹夹,八枪打出之后此时手枪在手上真成了他手里的铁疙瘩,巴扎虎见势不对,立刻高高跃起,身上妖气纵横而出,整个人如同一头凶猛的幼虎扑向了对面的尾狮。
  
  “哼,你就是国字号第五组里那头幼虎吧,真是有几分胆气,虎,狮谁才是百兽之王一直争议不断,但是至少在此时,你可远远不是我的对手。”
  
  尾狮面对爆发出全部妖气,甚至外形都已经变成妖物的巴扎虎却一点没有退后的意思,巴扎虎的拳头打在尾狮面前,就和刚刚五四式射出的子弹一般,全部都被看不见的铁板给挡了下来,甚至还发出了“砰砰……”的声响。
  
  “力气倒是不小,只是,还没长大呢!”
  
  就在巴扎虎一套攻击没有成效,刚刚落地之际,对面的尾狮猛然间启动,长发在风中摇摆,狰狞的笑脸在我们面前一闪而过,一把掐住了巴扎虎的脖子,将他小小的身子整个举起来,然后重重地往地上一按。
  
  地面分明摇晃了一下,巴扎虎几乎是毫无还手之力地就被按倒在地,身上的妖气更是在尾狮一击之下就彻底被打散。
  
  “咳咳……”
  
  被按倒在地的巴扎虎痛苦地咳嗽,妖气如同潮水一般退去,身上的妖化特征也渐渐消失。
  
  “哈哈,哈哈,什么幼虎,什么国字号第五组,什么未来江湖上的新星,都他妈的是扯淡!”
  
  尾狮就像是一个疯子,对着还是孩子的巴扎虎连连踢踹,嘴里更是嘶吼着一些乱糟糟的话,周长发眉头紧皱大声喝道:“住手,他还是个孩子!”
  
  听见周长发的话,尾狮踩着巴扎虎的脑袋慢慢转过头来,冷漠地说道:“哦?孩子?真有意思,那你就代替他一下吧。”
  
  尾狮抬起脚将巴扎虎整个踢飞,然后以迅雷之势向我们直冲过来,周长发一把将我推开,随后紧握手枪的枪管当做武器,对着奔过来的尾狮狠狠捶了一下,尾狮抬手一挡,随后另一只手一把掐住了周长发的脖子,单手就将他从地上给举了起来。
  
  “我,我……”
  
  周长发想要说话,可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脸色憋的像是猪肝,哽咽的声音显得特别的不舒服。
  
  此时此刻,周忻跑去报警,巴扎虎倒在地上站不起来,周长发整个人也失去了战斗力,警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到,能够战斗的人也许只有我了,可我身上只有两个命格,恶鼠之命之能用来逃跑,剩下的五行阴命我却不知道怎么用。
  
  “哦?是你啊。”
  
  尾狮的眼睛落在了我的身上,似乎认识我,我吃了一惊,却听见他继续说道:“你的名气现在可是在圈子里传开了,在北京人脉命师的眼皮子底下杀了人,而且还逃之夭夭的恐怕也就只有你一个了吧。不过你这副样子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啊,有点太弱了吧。我倒是对你很感兴趣……”
  
  说话间,尾狮用额头对着周长发狠狠一撞,周长发当场昏迷了过去,尾狮将他甩在地上,随后踱步向我走了过来。
  
  我步步后退,手指轻轻地放在了葫芦上,关键时候如果能够利用恶鼠之命逃走,将眼前的尾狮引开,也许巴扎虎就能够带着周长发逃走。而这也是我能做的唯一的事情,一步步后退,尾狮似乎很喜欢这种猫抓老鼠的感觉,他盯着我,邪恶的脸上布满了阴沉沉的笑容。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杀了南云道人?”
  
  我一边后退一边问道,此时虽然心里害怕的要命,可脸上却硬装出了镇定。
  
  “哼,那个死老头啊。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狮群要和他合作,让他研发一种毒草,但是他居然不愿意配合我们。于是老大们就发话了,要了这老头的命。不过上海这地界太麻烦,通天会的势力太大,国字号第五组那几个大叔的本事也不小,我就做了一个顺水人情。利用我隐藏在苏州国字号第五组的身份邀请南云道人招魂,在招魂的过程中将他杀死,利用聚阴阵困住他的魂魄不外逃,同时放出风声,挑起国字号第五组和传统灵异界之间的猜忌和对立,不过没想到被你们这俩小子给灭了它的魂魄,我来查看居然还撞上了你们,果然,我还是不善于做这些算计的事情,直接杀戮,才是我的本性。”
  
  他的话语间透出浓浓的杀机,而此时能帮我的人一个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