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五十八章,假同志

第五十八章,假同志

  尸体真的会说话吗?
  
  自然是不会的,但是尸体上会呈现出很多的证据和线索,而有一些线索却需要特殊的方法才能发现。
  
  南云道人的尸体至少告诉了我们一点,那便是他的死很可能和之前有人委托他招魂有关系,而我们三个小孩儿都决定,要亲眼看一看他家地下室里的法阵。
  
  警车在路上飞驰,周长发为我们开车,等到了接近傍晚的时候才回到了南云道人的住处,此时的房子已经被破坏的外墙开裂,隔开第一层和第二层之间的地板已经被打穿,这可都是巴扎虎昨晚干的好事儿,当时没啥感觉,可是现在一观我打从心里觉得昨晚他让我躲远一点这建议真心很有必要。
  
  进了房子,外面的天空还没有完全暗下来,房间内虽然昏暗可还是看的清路,我们往地下室的方向走去,周长发手上拿着手电筒在前面帮我们开路,我走在最后,缓缓向地下室走去。
  
  地下室并不深,可是盖板很严实,而且因为光线不好所以我和巴扎虎没发现也很正常,打开盖板之后,是一条向下痛的楼梯,也就三四米深,地下室倒是很大,约莫有五十多个平方,沙石地面,四周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符纸以及法器,光是桃木剑就挂了好几把。
  
  “你们看,前面地上就是法阵,当时我们觉得可能会和破案有关系,所以就保留了下来。”
  
  周长发往前一指,我们点了点头,顺着手电筒的灯光看了过去,是一个直径约莫一米半法阵,圆形的,用一些黑色的泥土汇聚而成,我吃惊地说道:“这不是阴土吗?”
  
  巴扎虎哈哈一笑道:“小弟倒是记性不错啊,这就是阴土。”
  
  我扁了扁嘴巴,这家伙无时不刻都想占我便宜。
  
  周忻走到阴土边缘,用手指沾了点黑色的阴土后放在鼻息间嗅了嗅,这才说道:“这些阴土已经失去效力了,而且四周阴气已经消散,很显然是被南云道人的魂魄所化的厉鬼给吞噬了个干净,这阵法的确被破坏过,不过看起来似乎破坏的时候很仓促,如果要是我杀了人,要破坏地上的阵法肯定会破坏个干净,又怎么会留下这还能运转的阵法呢?”
  
  周忻的话引起了我们几个人的沉思,我却在此时怯生生地说道:“那个,我,我有点想法。”
  
  众人看了过来,我尴尬地笑了笑开口道:“杀人都是要动机的吧,南云道人不是在避祸吗?那如果我们把这起杀人案件定义成是报复性的仇杀。如果这个杀了南云道人的杀手其实并不是南云道人的仇人,而是受雇杀人,他先是邀请南云道人招魂,接着招魂到一半的时候杀了南云道人。他不是不想破坏这阵法,而是根本就没想过要破坏。这阵法他是想保留的,但可能是南云道人死前挣扎才使得这法阵出现一些损毁。而如果法阵不被破坏,那么南云道人死后魂魄就会被困在这里,无法脱离就无法报仇。而那个杀人的家伙就能躲避仇杀,我,我是这么想的。”
  
  一番话说出之,面前的三个人都看着我,好一会儿之后周长发直愣愣地说道:“小朋友,你真的只有七岁吗?这逻辑思维能力真强!”
  
  巴扎虎和周忻也笑着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却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傻笑不止,心里还美滋滋的想着:忻姐姐表扬我了。
  
  “哐……”
  
  就在这时候,楼上面忽然传来一声轻响,这时候有人进来了?四周都已经被封锁,当地的居民也认为这房子不吉利而不会靠近,那这时候谁会出现在这里呢?
  
  “走,去看看。”
  
  我们一群人立马冲出了地下室,正好见到一个黑影一跃从二楼跳了出去,身手挺矫健的,落地之后一个打滚立马从地上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拔腿就跑。
  
  “哼,我看你往哪里跑!”
  
  巴扎虎一声低吼,整个人猛地冲出了房子,人在往前狂奔,同时身上的妖气也在不断地流动,速度越来越快,冲击之势也越来越迅猛,我们几个也不甘落后,快步朝着外面跑去,在追出了将近两里地,众人都气喘吁吁之际,远远地看见巴扎虎一脚将一个黑影踹飞,落在了不远处的菜地里。
  
  “别,别误会,我是自己人!”
  
  我听见一个年轻的声音大声呼喊起来,赶到巴扎虎身边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个男人从菜地里爬起来,身上满是泥土和菜叶子,但是路边亮起的路灯却能够照亮他的面容,是一个年轻的男性,约莫二十出头。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南云道人的房子里?”
  
  周长发大喝一声,他毕竟是刑警,身上是配着枪的,此刻紧张地望向了对面的年轻男子。
  
  “这不是苏州办的小韩吗?”
  
  就在这最紧张的时刻,刚刚去过苏州的周忻却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这,这不是周小姐吗?我是小韩啊,昨天刚刚在苏州办见过面的,我是苏州办的办事员,也是国字号第五组下面的成员。”
  
  他立刻笑了起来,虽然这笑容越看越觉得僵硬。
  
  “你在这里干什么?”
  
  周忻警惕心可也不弱,之前南云道人死后的几天就已经有风声传出来是国字号第五组的人干的,江湖中谣言很多,可不是每一条谣言都是空穴来风,江湖中真真假假太多,你若当真也许就被骗了,你若当假的也许就被害了。
  
  “我们苏州办和南云道人也是老相识,这一次听说你们上海办的人在调查南云道人的死因,我们领导就派我来上海协助一下。之前我去过你们上海办事处,段飞支部长接待了我,说你们不在。我就想自己来看一看案发现场。你们别误会啊!”
  
  他一个劲地解释,可是大家却都没有放松一丝警惕,而此刻巴扎虎却喝道:“那你看见我们为什么要跑?”
  
  小韩立刻解释道:“我以为是杀人犯又回到了现场,我想寡不敌众就先跑了,而且我也没见过你们,当时也没看清周小姐。哈哈,我真是自己人。”
  
  他的解释都是合理的,而且现在也没有办法求证他之前说的话是对是错,加上他本身也是国字号第五组的成员,巴扎虎和周忻相视一眼后却都收起了警惕的表情,周忻微微一笑招了招手道:“刚刚也是一场误会,你快过来,别站那么远多生疏啊。”
  
  毕竟我们还是孩子模样,大部分人都认为孩子很好骗,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小韩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容,方才走到周忻面前,还未站定,巴扎虎便高高跃起,一个手刀打在了小韩的脖子上,这一击力量很沉,因为我看见巴扎虎的手臂上有妖气环绕。
  
  但是,令我们几个大吃一惊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被巴扎虎重重一击的小韩居然没有倒下,甚至没有发出一声惨叫,反而转动了一下脖子,嘴角露出冷笑,沉声说道:“真是的,现在的孩子越来越不好骗了。本来还想放过你们一马,现在看来却是你们找死了。”
  
  他此话一出,我们几个立刻散开,周长发也同时掏出了五四式手枪对准了小韩,小韩被我们包围在中间,站在月光之下的他慢慢抬起头来,我模糊间看见他的脖子上似乎有一个奇怪的纹身,等他脱下满是泥水的外套之后,这才看清楚了,不禁大声喊道:“他,他的脖子上有一个狮头!他,他不会是狮群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