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五十六章,红裙姑娘

第五十六章,红裙姑娘

  我是没万万没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自然有些六神无主,看着眼前的几个中年人。模样都和普通人没区别,可是却隐约间给我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我说墨云啊,你怎么派了两个小屁孩来我们上海啊?”
  
  我听见老段打电话的声音,嗓门大的就和汽车喇叭似的。
  
  “什么叫没有人手?什么叫我们几个老家夥不干活?你小子又欠扁了是吗?你也知道,上海是通天会的地头,我们几个也就是退了休来这里颐养天年,你就不能派个能干活的过来?难道让我们几个一把年纪了还拼死拼活?”
  
  听见这些话,我的震惊可远远不如巴扎虎,巴扎虎这小子的脸上铁青铁青的。
  
  “难道还要让我们培养新人?啥?狮群?好吧好吧。你小子总有理由。我知道了,挂了啊……”
  
  老段“啪”的一下把电话给挂了,脸色很不好看气呼呼地走了回来,坐在我俩对面翘着脚说道:“墨云那小子确认了你小子的身份,南云道人的案件是我向上面申请派人来的,不过没想到居然派了两个小屁孩来。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段飞,算是上海分部的负责人吧。那个戴眼镜的叫李世昌,瘦子叫王冠权,胖子叫李勇。嗯?你小子又是谁?墨云刚刚在电话里没说你的身份啊。也是战斗队的?”
  
  段飞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同时其他三个人也看向了我,说实话被几个老家伙看着我还怪不好意思的,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叫万林,之前跟着许佛前辈,现在跟着虎哥。我还不是国字号第五组的成员……”
  
  段飞听后眼神里却露出一丝惊讶,和其他三个老家伙对视了一眼后说道:“你就是那个小男孩啊。”
  
  我一怔,这简短的话里似乎别有深意!段飞见我没反应过来,一拍脑袋道:“看来你还不知道自己出了大名了吧。命师那边可是派了不少人在找你啊!”
  
  我一怔,瞬间联想到了之前在北京的经历,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道:“找我?他们找我干什么?”
  
  段飞看着我,却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摇摇头道:“你还没到知道的时候。不过既然是许佛前辈保着的人。那就留在我们上海分部吧,平日里帮我们兄弟几个烧个水,做个饭啥的。对了,你们俩不在外面查案,来我们这里干什么?放行李?”
  
  巴扎虎实在是忍受不住段飞无赖似的口气,却又知道自己似乎不是对面几个人的对手,含着怒说道:“南云道人被杀,昨天晚上我们两个前去查看过,还将南云道人的魂魄打散了,现在线索也已经中断,所以想来请上海分部的成员帮忙,没想到遇上的却是你们几个……”
  
  他最后的话没说出口,段飞挑了挑眉毛,理了理油油的头发,回头看了一眼戴眼镜的李世昌道:“诶,看来指望你们小子是查不出什么来了,忻妞啥时候回来啊?让她带着这两个小子去把南云道人的案子给了结了,免得他们赖在我们分部白吃白喝。”
  
  李世昌推了推眼镜,低声说道:“昨晚她出发去苏州封鬼,今天一早的火车赶回上海,算算时间也快回来了。”
  
  正说话间,房门猛然间被推开了,一阵大风从门外面吹进来,那一刻我转头,看见在大门口站着一个女孩儿,有着黑色的长发,以及漂亮的脸庞,穿着一身火红色的长裙,风吹乱了她那飘逸的头发。
  
  晴好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这样美丽的身影深深印刻在我的心里,只是在那一瞬间便在我小小的心里印刻下了一个无法抹去的印记。
  
  我人生中,前十年的黑夜中,第二颗闪亮的星辰在上海的这个清晨出现。
  
  “累死本姑娘了!你们四个臭大叔是不是又在打麻将不干活了啊?”
  
  她提着大大的行李袋从外面走了进来,白皙的脸上带着怒意,大踏步地走到了我们面前,段飞,李世昌他们四个大叔全都露出尴尬的表情,段飞连忙摇手说道:“没啊,怎么会?我们可是很认真的在上班呢,你看麻将桌都收起来了。哦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个你的同龄人。这个黑小子叫巴扎虎,本部第二战斗队的队员,修妖人。这个是他的朋友,叫万林。这是我们上海分部的掌上明珠,忻妞,本名周忻,今年十岁,应该和这黑小子一样大,你们认识一下,之后南云道人的案子就你们几个一起合力办一下吧。”
  
  那一天,上海的天空特别蓝,大朵大朵的白云从我们头顶飘过,阳光暖洋洋地洒落在我们身上,我从椅子上站起来,在那个懵懂的不知道什么是情什么是爱的年纪,我遇见了周忻,她就像是这洒落在我身上的阳光一般温暖。
  
  “哇,你是战斗队的啊,也是十岁吗?还是修妖人?我知道修妖人都至少要十八岁以上的,你好厉害啊。”
  
  周忻围着巴扎虎转悠,脸上带着好奇欣喜的笑容,巴扎虎面对这么一个漂亮姑娘也收起了之前的怒意,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道:“啊,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只是被逼无奈而已……”
  
  周忻跳着步子,如同一只可爱的花蝴蝶,最后轻轻地落在了我的面前,伸手轻轻摸了摸我的头,我一愣却见她装出一副大姐姐的模样喊道:“你比我小吧,快叫一声忻姐,以后我罩着你哦。”
  
  我低着头,怀抱着心中的美好,微红着双颊,碎发在微风的吹动下轻轻地拂过我的脸,有一点痒痒的感觉。
  
  我微笑着,低声说道:“忻,忻姐……”
  
  如果画面能停止的话,我愿意从这一刻开始停止,在我最年幼的年纪,遇到了我生命中最明亮的两颗星星……
  
  “怎么?又有任务啊?我说你们四个大叔整天不干活,我这一次坐火车去苏州,要不是那边分部的同事照顾可就迷路了!”
  
  周忻踹了一脚段飞,手叉着腰指着这四个大叔骂道,刚刚还盛气凌人的四个大叔在周忻的面前却如同犯错的下属一般连连称是,还真应了那句老话,一物降一物……
  
  “南云道人的案子吗?之前我要去办你们都不让,现在是让我和他们一起联手吗?但是这案子我听见外面在传,是我们国字号第五组内部成员干的。不会是你们四个臭大叔贪图人家的钱财,下的杀手吧。”
  
  听过巴扎虎交代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周忻对着段飞他们又是一通狂骂,段飞赔着笑脸的脸上,带着宠溺的表情,如同看着自己的女儿……
  
  “这样吧,今天下午我们先想办法去查看一下南云道人的遗体,真是的,要不是我,你们几个臭大叔早就饿死了!烧饭烧饭,你们两个来帮忙吧。”
  
  周忻放下包裹,挥了挥手,如同一个大姐头一般招呼我们走进了厨房。
  
  我笑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可刚要动却被段飞一把拉住,疑惑地抬起头看向段飞,却见他的眼睛里闪烁出一片冷漠中带着同情的光芒望着我,低声说道:“你是叫万林吧,阿叔我在这里有一句忠告送给你。江湖漂泊难上难,你又身份特殊,如果不趁早找一颗大树靠着,早晚会被狂风吹走。许佛前辈保不了你一世,躲着点命师,你想活命却比普通人更难上数倍……”
  
  我怔怔地说不出话来,小小年纪的我却还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周忻大呼小叫地把我拉进了厨房。
  
  而我唯一能明白的是段飞的最后一句话:我想活命却比普通人更难上数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