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五十一章,南云道人之死

第五十一章,南云道人之死

  上海,作为中国最大的城市之一,一直以来都被看做是不可能出现灵异事件。甚至不在灵异圈子内的城市,其实这样的看法是错误的,正相反,很多高人秉承大隐隐于市的观念,都喜欢住在这座大城市里,只是谁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罢了,南云道人便是其中之一。
  
  早些年修道于南海边上,之后游走于天下间,自号南云。算是灵异圈子里比较有名的人物。喜欢手握一根翠竹,留着长长的白胡子,五年前来了上海,据说是为了避祸和隐居。
  
  当然这些情报都是巴扎虎告诉我的,这小子比我大三岁,个子比我高出半个头,据说是当年国字号第五组前往东北老林子猎妖的时候收留的孤儿,那时候他就已经8岁了,倒是天赋异禀,两年时间走了修妖人一脉。引了虎魂上身本事倒是不小,而且别看他对人憨厚实际上却比谁都有警惕心。
  
  当然,他的父母是谁,为什么会在东北老林子里游荡,这些事情没人知道就连巴扎虎自己都说不清,堪称是一个来历神秘的小子。
  
  被他硬拉着来了上海,就我俩小屁孩,而且还是到这么大的城市来找人一开始我还真是紧张的不行,倒是这小子一路上总是吃喝不停,还一个劲地说话,看着非常轻松游刃有余的模样。
  
  来上海找南云道人自然是有事儿的,这位南云道人在圈子里出名却并不是因为他的本事有多大,他也不会上天入地。而是因为他对植物所化的妖精特别熟悉。而国字号第五组前段时间从福建搞到了一株千年紫牡丹。这株千年紫牡丹一直含苞待放,可就是不开花,且很是通灵只要有国字号第五组的人接近,它立刻会散发出一种浓浓的香气,这种香气摄人心魄会让闻到的人出现幻觉。显然已经有了成妖的先兆,国字号第五组自然有不少专家,可是却一筹莫展,紫牡丹就是不开花。于是便想到了请民间高手帮忙,奈何国字号第五组和传统的灵异圈子关系不好,能请的动的民间高手屈指可数,南云道人就是其中之一。
  
  到了上海,才出了火车站,看着面前川流不息的人群,我竟有些恍惚,数个月前我还站在北京火车站外,也是这么庞大的人群,也是这么多的人流,一转眼我竟然从嘉峪关市,戈壁边上来到了上海,真像是做梦一般。
  
  “走吧,组织约了南云道人今天下午三点见面,别发愣了。”
  
  巴扎虎拍了我的肩膀一下,笑着向前走去。
  
  上海的空气有些潮湿,我们到上海的那一天天空也是阴沉沉的,路上不时能够看见梳着大背头,穿着西装马甲脚上蹬着皮鞋的男子,这在上海话里叫“打桩模子”,解释一下就是黄牛的意思,当然还有兑换外币,或者是卖外国香烟的人。
  
  出了火车站,倒了三辆公交车,等到了南云道人位于上海闵行郊区的小别院的时候正好是下午三点,风挺大,面前是一栋两层楼的私房,大门紧闭着,窗户倒是干净,巴扎虎扒着窗台往里面看,只是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哐哐哐……”
  
  我敲了几下门,里面没什么反应,过了好一会儿都没见有人来开门,这让我和巴扎虎都有一些奇怪,说好是下午三点见面,南云道人总不会这个时候出门了吧。
  
  正在此时,附近村子的一个村民估计是听见了我敲门的声音走了出来,喊道:“两个小朋友别敲了,找谁啊?”
  
  说的是很不标准的普通话,带着上海本地话的口音,听的我俩费劲,不过还是能够勉强明白他的意思,巴扎虎笑着说道:“我找这家人家的主人,我们俩是从外地来的亲戚。”
  
  估计是看我俩都是孩子的模样也没怎么担心,对方摇了摇头道:“你们两个小朋友不知道啊!这家人家出事情了,主人前段日子系特了……”
  
  最后一句话我没听懂,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了?大娘您能说普通话吗?”
  
  对方这才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说,这家人家的主人,前段日子,死掉了!”
  
  此话一出,我和巴扎虎脸色大变,南云道人居然死了!
  
  “大娘你说说清楚啊,怎么就死了呢?”
  
  我颇为吃惊地喊道。
  
  “你们是北方来的吧,老是大娘大娘的喊。大约三天前吧,下雷阵雨,天黑压压的,我们附近的狗都在叫,怪吓人的。然后就听见惨叫声,吓死人了,我们就跑出来了看看,结果就看见这房子的大门开着,门口躺着个人,赶忙报警,等警察和救护车来的时候这人早就没气了,诶,也认识好几年了,这人说死就死了,现在人还在医院的太平间躺着呢,都没查出个死因来。附近电视台还来过人了呢,诶……”
  
  面前的村民连声叹气,可是这些话落在我和巴扎虎的耳朵里却完完全全是另一回事儿,南云道人可是灵异人士,而且还是灵异圈子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会说死就死了?
  
  村民交代了几句之后转身走远了,我茫然地看着巴扎虎问道:“现在怎么办?人都死了,你不需要向国字号第五组报告一下啥的吗?”
  
  巴扎虎低着头,脸色很严肃,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报告肯定是要报告的,但是在此之前我们最好先自己查一查南云道人的死因,你不觉得奇怪吗?我要来找他了,他却死了,难道是有人故意在和我们国字号第五组对着干吗?”
  
  说话间巴扎虎绕着房子转悠了一圈,什么都没发现,房子看起来很正常,就连我通灵的双眼都没看出有任何的问题。
  
  “房子外面看起来很正常,看来还是要进屋探探究竟。你帮我看着点,我把玻璃给砸了。”
  
  这小子也够野的,胆子也大,换了我遇到这种特殊情况肯定转头就走,他非拉着我探个究竟,用布片抱着拳头,巴扎虎一拳把房子后面的窗户给打破了,我俩一前一后钻进了房子内,才一落地,立刻感觉到了整个房子的不同。
  
  我全身打了个寒颤,忍不住抖了几下,刚要说话巴扎虎却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臂,在我耳边低声说道:“有阴气,你别说话。这地方多半有脏东西……”
  
  我连忙闭上嘴,跟在他后面向着漆黑的屋子里走去,外面天空阴沉,可这房子里也太暗了一点,能见度很低,我忍不住伸手去开墙壁上的灯座,结果按下了开关却没有灯光亮起,我微微皱了皱眉头,一般来说就算主人死了这房子也不会断电才是,巴扎虎在房子的第一层转悠了一圈,啥也没发现,随后拉着我的手带我上了楼,上了二楼后四周就更暗了,诡异的安静中,外面的天空更加阴沉,看样子是要下雨了,我们在二楼的两个房间转了转,依然什么都没发现。
  
  “好像什么都没有。”
  
  我低声说道,却能看见巴扎虎异常严肃的脸,伸手从他背后的背包里摸出了一个小袋子,这小袋子里装着一些黑色的泥土,巴扎虎戴上手套从小袋子里抓出一把黑色泥土开始往地上洒,一边洒一边说道:“这玩意儿叫阴土,在一些乡村坟头能看见,因为聚了阴气所以也算邪物,一般最好不要用手去碰,洒在地上之后,会吸附四周的阴气,也能吸引一些魂魄。”
  
  洒了几把阴土之后,他拉着我躲到了房间的橱柜之中,留出一条小缝,透过小缝能够看见在非常昏暗的房间内,在阴土的四周渐渐有怪异的淡青色气流慢慢飘来……
  
  “那是阴气吗?”
  
  我奇怪地问道。
  
  “不,这是鬼气!”
  
  巴扎虎此话说出后,我忍不住又是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