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四十七章,苏亚麻的真面目

第四十七章,苏亚麻的真面目

  “我害死了他们?哈哈,我可没这么大的本事,当年的我也不过只是楼兰古王身边一个小小的巫师而已。虽然整个楼兰国崇尚玄学,相信神明,但是我的权力却远远没有那么大。这些人全都是楼兰二世的陪葬者!”
  
  苏亚麻的话震撼了我,这么多的干尸,如果全都是陪葬者所化,那当年得死了多少人!古代皇帝有让人陪葬的习俗,这是全世界的文明长河中都出现过的黑暗历史。
  
  古楼兰国会有这样的陋习我并不吃惊,真正让我吃惊的却是居然死了这麽多人,到底是多么残酷的手段才会杀死这么多的人来维护自己死后的尊严。
  
  “二世并不是一个强大的人。相比起楼兰一世。这位躲在绿洲中的帝王却显得异常软弱,他相信神明能够带给他无边的力量。但是死亡却成了他留在这片土地上,并且统领这片世界的阻碍,就像这片华夏大地上每一个帝皇一样,都希望真的能活上万岁,站在了最高点却没有一个帝皇想要死。所以,在楼兰二世认识了我之后,他开始倚重我的存在。”
  
  苏亚麻一边说着一边冷笑起来,而许佛则和面前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干尸们对峙。
  
  “我并非是楼兰人士,甚至也不是这边陲之地的人。我本是中原人士,八岁那年拜入五行宗学艺,但是五行宗内部太过黑暗,互相排挤,上下皆不是一心。我在土行一脉学艺却成不了大事儿。因此,我才入了边关,进了当时的楼兰古国境内,也就在那时,我认识了楼兰二世。却未曾料到他竟然在死之前也想让我做他的陪葬,因为我帮不了他长生不老,他却想要我帮他去阴间称雄。为了让自己能够在千年之后活过来,也为了要得到这五行阴命,我才打造了那怪异的石棺。以土行封门之法自封命觉。等于是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却已经是千年之后了……”
  
  苏亚麻的高谈阔论着实让我震惊,但是前后逻辑的确合理,而且也正好能够解释为什么苏亚麻会死而复生,也解释了那口石棺材的来历,只是听到苏亚麻此话,许佛却冷冷一笑,这笑声里不光是冷,还带着几分嘲讽。
  
  “你说你为了避祸,自封命觉在棺材里躲了千年?真是可笑啊!”
  
  许佛这话让我迷惑了,而苏亚麻则一皱眉头低声喝道:“你什么意思?”
  
  许佛瞄了一眼四周的干尸,又看了看站在远处的苏亚麻,沉声说道:“如果你一个小小的五行宗修士都能够轻轻松松活过千年,那岂不是灵异圈中人人都能够长生不老了吗?”
  
  前辈这话说的在理,一下子就把苏亚麻给惊住了我,而我原本觉得苏亚麻这话里有话,但是此时一听许佛的话立刻恍然大悟。
  
  长生不老是人们追求自己生命极限一直以来的目标和梦想,这苏亚麻自称是从五行宗出师的修士,在棺材里躲了千年之后居然还能复活,本身就是自相矛盾,非常不合理。
  
  “你应该是一个现代人,而且年龄也并不太大,有点眼力见,有点野心,在几年前跟踪吴炳的探险小队设计了绿洲中潭水内让吴炳发现石棺的一幕。接着在十所里装疯卖傻了好几年,应该是在避祸,如今出世是为了借用十所和我的力量来为你寻找五行阴命。而且,你之所以在这小子的灵魂上动手脚,不过也是一个障眼法,你动不了人的灵魂,不是精修魂魄一道的高手,即便是修炼百年的修士对魂魄也是一知半解。你控制的不是这小子的灵魂,而是他的听力和视觉,你让他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在怪异的笑,实际上是因为他的眼睛被你的法术遮蔽。你让他听见你在他心里说话,其实是你悄声在他的耳边开口出声罢了。而做到这一切,还是多亏了你是五行宗土行一脉的弟子,只要这小子脚踩大地之时,便都在你的控制之下,我应该说的没错吧?”
  
  许佛很是镇定地将苏亚麻的话全盘否定,不得不说,他的话很对而此时苏亚麻的脸色也非常不好看,像是被戳中了痛楚似的。
  
  “那么,既然话都说开了,你也该说出真相了吧。你在躲避谁的追杀?为什么要在嘉峪关市躲这么久的时间?”
  
  许佛爆喝一声,质问的声音在荒城内回荡,却见苏亚麻脸色一片铁青,此刻开口怒吼道:“都给我上,吞了这个家伙。”
  
  他指挥的自然是围在我们四周的干尸,只是干尸们一拥而上的同时这家伙自己却转身朝着后方祭坛的方向狂奔,显然他的目的还是五行阴命。
  
  白光照耀之下,我和许佛应该是安全的,可是这四周的干尸虽然对白光有所畏惧,但听了苏亚麻的命令却也不敢散开,一时间我和许佛的路竟然被这群干尸挡住了,我不由得问道:“前辈,这下子怎么办?我们过不去啊!”
  
  这话才刚说出口,许佛却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将我整个人给提了起来,我一愣奇怪地看向了许佛刚要开口问的时候,却听见他低声说道:“我说过,我不会每一次都帮你,五行阴命是帮你报仇的重要工具,如果你想要的话,就要用自己的手抢回来。送你一程!”
  
  许佛每一次都会给我来点突然的惊喜,我还没理解他话里的意思,整个人就感觉到被一股大力给扔了出去,还在惊叹于为什么许佛这看起来瘦弱的小胳膊会有这么大的力量之时我已经从空中落下,摔进了一堆沙子之中。
  
  “噗噗噗……”
  
  一边吐出口中的砂砾,转头一看却见自己这一飞居然足足飞出数百米,没摔死那都算是走了大运,再一回头却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到了祭坛的侧方,苏亚麻怔怔地看着我,这家伙估计也没理解为什么我一下子就突破了干尸的包围到了他的面前。
  
  他看着我,我也望着他,我俩对视了大约五秒左右,他终于有了反应,猛地一跃跳上了祭坛,我一个七岁的孩子在他的眼中那根本就算不上是威胁,而且他的目的还是五行阴命,跃上祭坛之后,他一把抓住了放在祭坛顶端的黑色盒子,这是一个大约有30到40厘米左右长,10来厘米宽的石头盒子,盒子表面和边缘都有复杂的纹路,能够看见这些纹路上有古怪的光流动。
  
  “哈哈,终于被我得到了,五行阴命,传说中的五行阴命。”
  
  他的手牢牢地抓住黑色盒子,说话的声音里满是兴奋。
  
  我从地上站起来,抬头看着苏亚麻,随后眼神又落在了黑色盒子之上,开口问道:“这盒子里的五行阴命到底是什么?值得你冒这么大的风险?”
  
  苏亚麻听了我的话却哈哈大笑起来,一边摇着头一边说道:“看来你还没在我们的圈子里混过,根本就不知道这五行阴命的来历。这是一个传说,战国时代,楚国一个士大夫门下有个食客叫荀伽,此人表面上是个谋士文人,实际上却是一个命师。他到楚国的目的,也并不是要真的为楚国士大夫效力,而只是找一个落脚点,为的便是偷取那时候就存在的五行宗内的双绝命格。这双绝命格便是五行阴命和五行阳命。不过可惜的是最终他费尽心机偷出来的却只有五行阴命,但是也正因为他的这个举动,才使得灵异圈知道了五行宗这绝世的双命格的存在。”
  
  苏亚麻兴奋地说着话,却没注意到我的手正悄悄地落在了腰间的葫芦上,要和苏亚麻争夺五行阴命,我能够依靠的只有腰间葫芦里的恶鼠之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