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四十六章,人性冷暖(1)

第四十六章,人性冷暖(1)

  人性的丑恶在这一刻暴露无遗,当黑暗中那光点越跑越远的时候,我只能傻傻地站在原地。
  
  背叛。赤裸裸地背叛就发生在我的身上!
  
  我从地上爬起来,四周只能听见低沉的吼声,却看不见一头干尸的踪影,它们全都隐没在黑暗中,我见不到它们,可是它们却能感觉到我的存在。
  
  连忙捂住了嘴巴,缓缓蹲了下来,我能听见那些干尸喉咙里发出的低沉的声音似乎就在我的耳边徘徊,轻轻的。却带着恐怖的回响。
  
  它们在寻找我。而我只要发出哪怕一点声音那下场就只有一个,死无葬身之地!
  
  这一刻的黑暗让我的头脑发胀,蒙着头只求不要有干尸碰到我的身体,甚至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毕竟那年我才七岁,虽然有小聪明可是却还不是能够独自应对这些怪物的年龄。
  
  时间被拉的很长很长,就在这一刻,一只手突然间按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吓的浑身一激灵,下意识地想叫出声来。可关键时候我用自己的双手紧紧地捂住了嘴巴,硬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能够感觉到那只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却没有攻击我,甚至还有一点点温暖的感觉,我心中纳闷难道这里的干尸这么高级,身上还有体热不成?
  
  “小子,害怕吗?”
  
  我的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抬起头一看,却是一片黑暗,只是在眼前的黑暗背后似乎站着一个我很熟悉的人,只是习惯性地开口说道:“害怕,很害怕。”
  
  “懂得害怕,就会学着尊重恐惧。尊重恐惧才能获得勇气。有了勇气才能克服恐惧。这是你一生都要追寻的目标,现在,我还在你的身边,可是总有一天你会孤军作战,那时候你需要的是属于你自己的勇气。”
  
  满是哲理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接着我的双眼被白光照亮,这么强的光刺痛了我的眼睛,可是我却舍不得闭上,因为在白光下出现的是一张俊美的脸,而这张脸的主人能够带给我安全!
  
  白光所过之处,四周黑影里的干尸都狰狞地怒吼起来,可脚下却不断后退,似乎害怕触碰到这白光,我看见那些来不及逃走的干尸一旦被白光照拂在身上,身体内立刻会冒出大量的黑烟,片刻后就会虚弱地倒地不起,最终化作一片黑色的粉末。
  
  “它们没有生命,难道是僵尸吗?”
  
  我奇怪地问道。
  
  许佛却冷笑了一声说道:“可别侮辱了僵尸,这些所谓的干尸不过只是障眼法罢了,只是一些刚刚死去的人被施了法术,身体就会一直风干却不松散,当施法者需要它们战斗的时候,它们就会像是被控制的岩石沙土一般站起来行动,仅此而已。而且,这样的手法可一点都不高明,不过只是五行宗控制土行的手法罢了。”
  
  白光下的许佛表情冰冷,淡淡的怒意在其眉宇间飘动,他迈开步子,向前走去,白光随之而动,我紧紧跟在他的身后,这白光非常强盛,在这地下王国之中就好似是太阳一般明亮,干尸无所遁形不说就连整个荒城都被照的通亮。
  
  “前辈,我们还是赶快走吧,这里看着挺危险的。”
  
  我已经有了退意,当然这也是本能,对于一个小屁孩来说冒险精神,高风险高回报之类的话都是虚的,遇到危险就该怂,碰到诡异的强敌就该逃。只是,许佛和我不是一路人,他骨子里就霸道,而且手段高明本事也大,而且深谋远虑,此刻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五行阴命,你需要。”
  
  我那时候对于命师换命和命格的特性还不是很清楚,说白了,除了稍稍认识几个字,在命师的古书上断章取义地背下几段话外我对命师是一无所知,但是许佛却似乎和我想的不同,他对于命师的概念理解的特别透彻,而且我那基本从李风住处偷来的命师书籍,许佛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全都背下来了,而且在我看来他仅仅是看了看书就应该比李风厉害,至于是不是能比的上闫封如,这我就不好说了。
  
  只是,此时此刻许佛不走,我自然也不能走只能跟在他身后。
  
  荒城主干道上,许佛毫无畏惧地向前走去,而我则生怕落后了一步,紧紧跟随,当我俩走到荒城主干道三分之二位置,也就是整个地下王国三分之二处的时候,地下王国的巨变终于发生了!
  
  先是一声轰鸣,就好似是地面开裂一般在我耳边炸响,我连忙捂住耳朵,四下里张望,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脚下的地面就开始震动起来,和地震不同,此时的摇晃是前后式的晃动,而且没有规则,地面上先是出现了一些细碎的裂缝,随着摇晃的不断变强这些细碎的裂缝也在不断地加强,数分钟后这些裂缝竟然变的有我手臂一般粗细,裂缝加深的同时,远处主干道的尽头一大块高地开始隆起,四周的土房子接连倒塌,白光下扬起一大片风沙,灰蒙蒙的根本就看不清楚前面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巨变!
  
  “轰,轰,轰……”
  
  有泥土被震碎的声音,有石头断裂的碰撞声,我紧紧地盯着面前几乎有十多米高的风沙看去,隐约间能够听见在巨大的声音中还透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声,有人在笑,疯狂地大笑!
  
  “成功了,寻找了这么多年,等待了这么久,我终于成功了,哈哈,哈哈……”
  
  当轰鸣声渐渐停止,地面上的裂缝也越来越小的这一刻,我听见了苏亚麻的声音,这个怪异的巫师,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疯子此时在风沙后方大喊大叫,而刚刚的笑声应该也是他喊出来的。
  
  “哦?你们来了,居然还没有死,哈哈,正好可以作为我如此伟大时刻的见证者!”
  
  尘埃落定,却见苏亚麻穿着印着古怪花纹的布衣站在我的面前,身后是一座巨大的四四方方的石头,这石头约莫有十多米高,长方形,看起来有点像是一个巨大的祭坛,我远远地望去,依稀间能够看见在这个巨大的祭坛顶端似乎放着一个黑色的盒子。
  
  “这白光倒是有意思,带着一股很强的破坏力,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不是一般人而是绝顶高手,可是像你这样的绝顶高手为什么会留在这么一个孩子的身边呢?真有意思。”
  
  苏亚麻似乎一早就看出了许佛的身份,而许佛却微微摇头道:“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上面的就是五行阴命吧,这命格我要了。”
  
  许佛还是一样的霸道,说话间大步向祭坛方向走去,目标直指巨大石柱上的黑色盒子,而苏亚麻却往前走了一步,冷笑着拍了拍手,四周的土房子内又蹦出一大堆干尸,数量竟然比我之前目测的还要多出好几倍,里三层外三层地聚集了好几圈,硬是挡在了许佛的面前,即便是面对白光之时似乎这些干尸也不那么畏惧。
  
  “怎么这么多的干尸?到底死了多少人?”
  
  我忍不住问道,苏亚麻却冷笑起来,一挥手大喊道:“小家伙你还不明白吗?你难道还没猜出这些干尸的来历吗?”
  
  我一愣,眉头也在此刻皱了起来,却听见许佛冷冷说道:“这里恐怕就是传说中的古楼兰国,至于这个城市是哪里我并不知道。而这些干尸应该就是曾经的古楼兰国老百姓吧,你害死了他们,让他们变成了干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