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四十五章,白袍神秘人

第四十五章,白袍神秘人

  这个世界只存在于利用和被利用两种关系,情,义,爱,这些词语在我年幼的时候都没有出现过。我承认也许世界是美好的,可是至少对于我来说,这个世界一直都是黑暗的。
  
  我讨厌被利用,却更讨厌自己连利用的价值都没有……
  
  苏亚麻这个巫师为什么控制我的灵魂,到底要利用我做什么,我全都猜不出来,可是至少我知道一点,现在的我对他已经没有了任何利用价值,所以他选择让我自生自灭。
  
  而我的喊声却又吸引了只剩下半个身体的干尸,它慢慢地向我爬了过来,那恐怖的黑色面孔在灯光下显得异常的阴森。
  
  “嘭”!
  
  一声巨响突然间爆发,整个土房子遭到了巨大而激烈的冲击,一直封死的青铜门当场被撞开,而只剩下半截身子的干尸此时也被青铜门压成了碎块,我和吴炳同时抬头这么一看,脸上非但没有因为意外得救而露出开心的表情,反而一起倒吸了一口凉气。
  
  撞开青铜门,砸毁土房子的不是别人,正是巨大的死亡蠕虫!
  
  它似乎是闻到了吴炳流出鲜血的血腥味而一路寻过来的,此刻面对这头庞然大物,我和吴炳毫不犹豫地扭头就跑!
  
  我跑的比较慢,腿短这时候就是吃亏,吴炳这家伙一点专家的风度都没有,更没有念及我救了他一命的恩情,这跑步的速度简直就和没有受伤是一样的。
  
  “喂喂,你别跑啊,带我一起走啊,带我一起……”
  
  我不断地大喊,吴炳却如同没有听见一般加速往前跑,身后巨大的死亡蠕虫吞噬着大片大片的沙石,喷出的毒液在地面上融化出一个又一个大坑。
  
  荒城之中,上演着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场追逐战,面前的地面被熔炼出了一个又一个大坑,黑色的电弧总是堪堪在我脚边划过。
  
  “前面有人!。”
  
  就在这时候跑在我前面的吴炳忽然大声喊道,我抬起头,远远地望了过去,见到了一个穿着一身白色长袍的男子站在风沙之中,明明四周都是卷动的风尘,可是站在风沙中的男子却没有受到一点点影响,他站在我们的面前,出尘的好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一般。
  
  长发并没有随着风沙而摇摆,他的表情异常冷峻,但是清冷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污垢,干净,英俊,如同仙人一般。
  
  吴炳从他的身边跑过,看着这个奇怪的出现在他身边的男子,却没有停下脚步。随后我也接着跑到的面前,却听见他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你要逃到什么时候?”
  
  我一愣,我可不认识眼前的这个男子,但是他的口气却好像认识我一般,我停下了脚步,抬起头望着身边的男子,疑惑地凝望着他,低声问道:“你认识我?”
  
  他没有说话,往前走了几步,面对着巨大的死亡蠕虫却轻轻背起了手,低声说道:“规则,不该被改变。命运,不该被改变。”
  
  当话音最后一个字落下的一刻,我转头,看见引起无数沙石飞走的死亡蠕虫身上似乎被一些奇怪的线条所束缚,这些线条特别奇怪,捆绑在它的身上就好像是在切割它的身体,死亡蠕虫发出“嘶嘶”的怪叫声,身体不断地扭曲,几秒钟后就在我的面前,那些奇怪的线条开始收紧,随后巨大的死亡蠕虫在一声悲鸣之后身体被线条撕碎成了无数的碎块,鲜血大片大片地喷洒出来,地面上的沙石都被染成了血红色,甚至大量的血液汇做小溪从我脚边流过。
  
  “你是谁?你认识我?”
  
  我过了好半天才从死亡蠕虫被如此轻易杀死的画面中清醒过来,刚刚想到要开口问一问我身边的这个男子,可是一抬头,他却已经不在我身边。
  
  神秘的男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荒城之中?那些古怪的线条又是什么?如此轻易地杀死死亡蠕虫,难道又是一个神秘的高手?
  
  而且他为什么会认识我?他问我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吴炳跑出好一段距离,听见后面没了动静这才停下脚步,回头一望却见到死亡蠕虫被杀当时就愣住了,见我站在原地这才跑过来喘着粗气问道:“那,那个神秘人呢?死亡蠕虫咋死的啊?”
  
  我傻乎乎地说道:“被神秘人杀了……”
  
  吴炳看了看地上的血水,皱着眉头拉着我往后走,可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死亡蠕虫的危急刚刚消失才没一会儿,荒城终于不再安静了!
  
  那些刚刚还很安静,毫无声息的土房子内开始传来了接连不断地“嘭嘭嘭……”的响声,这响声我和吴炳可都不陌生,那分明就是石棺材的盖子不断被震动开启和关闭的声音!
  
  “不会吧,这些土房子里不会每一间都有干尸吧?”
  
  吴炳声音里透出颤抖和恐惧,放眼望去荒城之中到底有多少土房子我一时间都数不过来,如果每一间土房子内都有一头干尸,而这些干尸此时都复活的话,那简直就是我和吴炳的末日!
  
  “砰!”
  
  一声巨响传来,距离我们最近的一间房子青铜门被大力震开,扭曲的青铜门被打飞在了地上,一个魁梧的干尸从房子内缓步走出,比起我们打死的那头干尸,这头魁梧的干尸就强壮了数倍,只是两头干尸唯一相似的地方,却是它们都没有眼睛,在眼睛的部位都是空洞的,仿佛生前被人挖去了双眼一般。
  
  “砰,砰,砰!”
  
  接连不断地巨响传来,附近土房子的大门一间接着一间被震开,青铜门一扇连着一扇被打落在地上,数十头甚至上百头干尸从房子内走了出来,有高有矮,有强有弱,有的干瘦有的魁梧,但是毫无例外每一头干尸都没有眼睛,这些干尸走在街道上,行动特别的慢,漆黑的身体更增添了此时的恐怖气氛。
  
  “我的天啊,这么多干尸!居然都活过来了!怎么办?该怎么办啊?”
  
  吴炳吓的脸色彻底苍白,在我那小小的灯光所照之处到处都是干尸,刚刚因为死亡蠕虫散发出的电弧而照亮的荒城此刻又变的一片黑暗,这黑暗在此刻成了无形中威胁我和吴炳的一把利剑!
  
  “往后退,快往后退!”
  
  我大喊了一声,吴炳和我急急忙忙往后退,两个人都不敢快速移动,因为此时能够照明的只有我头上帽子的灯光。
  
  “那个神秘人呢?他去哪里了?快让他出来救我们啊!”
  
  吴炳大呼小叫的声音让我的心更加慌张,忍不住喝道:“我说你别嚎了!这些干尸都看不见我们,你这么一喊它们反而能找到我们了,多大的人了,别吓咋呼。”
  
  被我一个孩子训斥,这让吴炳面子挂不住,当时就闭了嘴,我俩一前一后往后方撤离,四周都是走路的声音,我们不知道更多干尸的位置,只是灯光下都是这些可怕的怪物,它们已经逼近我们三米范围内了。
  
  这种致命的压抑是对人心灵的煎熬,我身后的吴炳脸色越来越难看,终于在忍受不住这种黑暗和危机的压抑,做出了疯狂的举动!
  
  这一刻,他暴露出了人性最丑陋的一面,他竟然一把按住了我脑袋上的帽子,随后猛地一掀将我的帽子给夺了过去,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他却对着我狠狠踹了一脚,随后带着唯一的光源向后爆退,我怔怔地说不出话来,却听见他大声地对我喊道:“对不住了,我还有老婆孩子,我死了就没人养她们了,所以,你就牺牲一下吧!”
  
  他,在最危险的一刻背叛了我……

暗丶修兰 说:
今天第四更送上,明天我们再继续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