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四十四章,恶命上身

第四十四章,恶命上身

  我跳了几下,小腿的爆发力强劲的就好像我整个人要从地上蹿到头顶上,看着自己变化的双手,当时的我心中充满了疑问,为什么命格会自己进入我的身体内?
  
  干尸微微转头,摇晃着身体向我走了过来,此时的我面对干尸手上的利爪却不再那么害怕,虽然不擅长战斗,但是我压根也没想过要和干尸战斗,我要做的是逃跑!
  
  虽然还年幼,可是不代表我脑子笨,我就是一个小屁孩,虽然在偶然间让恶鼠之命上了身,身体发生了变化,可不代表我就有了能够和干尸干仗的资本,老鼠最擅长的是什么?那当然是逃命了。
  
  就在干尸一摇一晃向我走过来的时候,我却双脚一踩地面,踏在沙石上就如同踏在了坚实的地面上,整个人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穿过干尸的身边,一把抓住了躺在地上不断打滚的吴炳的手臂,可是这一拽,居然没拽动他。
  
  我的手臂力量居然明显比之前更弱了!
  
  老鼠,是啮齿动物,它们依靠四足奔跑,但是相对于前爪来说,它们的后爪更加有力,所以,在恶鼠之命上了我身之后,我的双脚的确是拥有了短暂的惊人爆发力,可是我的双手却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手指甲变黑变长罢了,以我一个孩子的力气要拽动吴炳一百多斤的身躯,本身就是一见困难的事情,再加上老鼠的前爪本身就力量不足,命格让我的双手力量更加衰弱,此时吴炳的体重对我的双手来说简直就是沉重的负担。
  
  逃跑的计划也因此宣告失败!
  
  干尸回过头来望着我,黑色的脸上虽然没有眼睛却透出阴沉的邪气,我又狠狠拽了几把吴炳,这家伙痛的满地打滚自己就是不站起来,我愤怒地吼道:“你给我站起来,不想死就别嚎了!”
  
  吴炳捂着伤口,瞅了瞅我,又瞅了瞅我面前的干尸,咬着牙闭上了嘴。房间内这一刻又变成了一片安静,没了声音,干尸又失去了攻击的方向,来回在我们面前走动,随意地挥动自己的双爪。
  
  我一点点往后退,眼前的视线渐渐模糊起来,老鼠的视力并不好,此时命格也开始影响我的眼睛,我退到的青铜门前,试着拽了拽青铜门,还是拉不动,这门被堵的死死的。
  
  如果逃不掉,那就只能玩命了!
  
  我看着地上的吴炳,又看了看干尸,小脑袋飞速地运转起来,此时我的双手肯定不足以打碎干尸的身体,但是我的双脚却有惊人的爆发力,视线正在变的模糊,可行动却越来越迅速,一瞬间,我在脑子里列出了我此刻所有的优势和劣势。
  
  很快,一条冒险的计划在我脑子里浮现出来,我慢慢从地上抓起一块小石头,趁着自己的眼睛还能看见模糊的人形,猛地对准吴炳扔出了小石子,小石子准确地落在了吴炳的脑门上,吴炳“哎呦”叫了一声,这一叫让刚刚失去方向的干尸猛地转身向着吴炳扑了过去,吴炳吓的面无二两人色,大喊道:“妈的,你要害死我啊!”
  
  我会害死他吗?当然不会!
  
  就在干尸转身扑向吴炳的这一秒,我的双脚再次对着地面狠狠一蹬,整个人直冲出去,目标并不是干尸,而是干尸身后的墙壁,一跃跳到了墙壁上,双脚狠狠一踏墙面,随后整个人在房子里凌空一翻,借着这个高度的优势,我的脚正好踢在了我插在干尸身上的匕首上,这一踢的爆发力,墙面的反弹加速,加上匕首的锋利程度,这些条件全部加成在一起,创造出了惊人的效果!
  
  “扑通……”一声闷响,干尸的腰部被我一脚直接给踢断了!刚刚我对着它刺出一匕首的时候就感觉到干尸的身体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坚硬,它的皮肤干燥没有水分,所以特别的脆弱,只是其双爪厉害所以我无法靠近,可这一次的诱敌加突袭却准确地将干尸的上半身给踢断了!
  
  干尸的上半身落在地上,而下半身却倒向了另一个方向,我落地之后还没站稳就再次奔跑起来,一脚将干尸的下半身踢飞到了房间的另一个角落里。
  
  这一刻,干尸的上下半身彻底断开,其上半身落在了距离吴炳一米远的地方,还在不断地翻滚,可却已经威胁不到我们分毫。
  
  “你小子吓死我了,你差点害死我知道不!”
  
  吴炳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对着我连吼带喊,神情显得非常激动。
  
  “你不是还没死吗?”
  
  我冷冷地回了他一句,只是这话刚一出口我自己却愣住了,就算是这段时间经历了那么多的劫难,可我待人还是挺宽厚的,可是这恶鼠之命上身之后我的语气却如此冰冷,甚至看着吴炳的时候心理还有一种不善的颤动,这难道是恶命对我的影响?
  
  “哼。”
  
  吴炳没说话,只是冷哼了一声,他手臂上的伤口还在流血,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染红了一大片,干尸在地上来回翻滚,我不敢大意,正想依靠恶鼠之命在身的时候给这干尸再来一脚,可偏偏就在这一刻,身上却感觉到一阵空虚,一股子绿色的气流缓缓从我的左手手心里往外流,慢慢地钻入了封鬼葫芦内。
  
  恶鼠之命竟然自己下了我的身,且还回到了葫芦中,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是一种反常行为,命格如果命师自己不解除是会一直存在于命师身上的,而且不解除的时间越长这命格和命师灵魂的融合度也就越高,简单的来说,命师用命格就是改变了自己的命,用了不卸下来,那这命格也就成了你真正的命了。
  
  干尸在地上滚动,它在寻找自己的下半身,我和吴炳站在角落里,身上的恶鼠之命消失不见,我又变回了那个弱小的七岁儿童,在这不大的房间内,让我们一个孩子一个伤员去对付一头干尸,即便是受伤的干尸,那也是不敢的。
  
  对峙开始了,房间内除了干尸拍打地面的声音之外再没有一丝一毫的响声,我和吴炳脸色都很难看,却又不敢发出声音。
  
  相比起我来,吴炳的情况更严重,受了伤的他先是流了不少血,接着又是连续受到惊吓,此时的他面色苍白,嘴唇发紫,捂着伤口的手臂都在发抖,整个人似乎连站都站不稳了。
  
  也不知道对峙了多久,干尸一直在地上来回滚动,也许是过了一个时辰,或者是两个时辰,就在那时候,我的脑海中猛然间响起了一个声音。
  
  “通灵的小家伙,你在哪里啊?”
  
  能够在我的脑海中说话的人也就只有苏亚麻一个了,一直让我害怕更让我厌恶的这个巫师此刻却成了我和吴炳唯一的救星。
  
  听见苏亚麻的问题后,我脸上露出一片狂喜,不顾吴炳异样的眼光,我急忙开口说道:“我们被困在了一间土房子内,门被封住了,里面有一头干尸,你快来救我们啊!”
  
  苏亚麻为什么要对我的灵魂做手脚,我还没搞清楚,但是这一刻他是我唯一能够求救的人,满心欢喜地呼喊,却得到了一句冷冷的回应。
  
  “看来干尸们都被我唤醒了,如此也好,这就说明我来对了地方,小子你对我的利用价值也就到此为止了,好自为之吧,如果你没死在干尸手上的话,或许还有机会目睹我拥有五行阴命的那一刻。”
  
  他居然见死不救,这让我愣在了当场,双眼圆睁,一时间竟然不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