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四十三章,干尸杀劫

第四十三章,干尸杀劫

  土房子里一片漆黑,怪物的脚步声已经远离,我们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一阵沉默之后,还是我先开口问道:“吴所长,现在怎么办?我们怎么出去?”
  
  这个问题真是问住了吴炳,虽然他是个成年人,还有多年野外探索的经验,可是真的遇到了这种情况也如同瞎子赶路只会撞墙啊。
  
  “我们先在这里等一下吧,如果我能够找到你,那一会儿说不定许先生也能找到我们,只要他来了那我们就彻底安全了。”
  
  这样的选择无疑是最正确的,可是有时候运气这玩意儿真不好说,人要是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就在我们刚做了要留在原地的决定之后,却听见身后的房间内传来了“嘭,嘭,嘭……”的响声,这种声音就好像是石头和石头之间的碰撞。
  
  我不禁扭头看去,同时打开了安全帽上的照明灯,灯光一亮,房间内的景物渐渐变的清晰起来。光芒一点点向前延伸,很快就照亮了房间的角落,那里有一口四四方方的石头棺材,这是我们俩之前都没料到的事情。
  
  这口石头棺材的外形和我们在储藏间里看见的棺材几乎一模一样,只是上面是不是有一样的花纹我却看不清楚,当然此时也没有闲暇关注这口石头棺材上的花纹!
  
  因为,石头棺材上的棺材盖在此时被一股大力震开,一下子翻飞到了空中,转了个圈重重地落在了地上,“呼……”我听见有低沉的吼声从棺材内传来,随后在照明灯下能够看见一只大手从石棺材内伸了出来,扒在了棺材边缘,这是一只干枯,而且一片青色的手,上面缠绕着灰色残碎的布片。
  
  “有,有怪物!”
  
  吴炳喊了一嗓子,他胆子其实并不大,但是好奇心却很强,而且好大喜功,这一次敢跟着我们来这个地下王国其实也是因为许佛的存在让他感觉很安全,不过千算万算没料到我们几个会走散,此时见到了从石头棺材里露出来的干枯的手,他立刻吓的魂不附体,立刻伸手去拉青铜门,结果这一拉,更大的悲剧发生了!
  
  青铜门居然压根一点反应都没有,吴炳居然拉不开青铜门!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拉不开!”
  
  吴炳异常惊慌,不断地摇晃青铜门,可是它竟纹丝不动,门上的铜锈都被吴炳给震了下来,但就是打不开。
  
  “吴所长,门开不开了吗?”
  
  我同样紧张害怕,急急忙忙跑到吴炳身边,帮着他一起去拽门上的拉锁,可是集合了我俩的力气后这青铜门硬是没有半点反应。
  
  而此时石棺材内又起变化,一具黑乎乎的干尸猛然间从石头棺材内坐了起来,厚重的灰尘“扑簌簌”地从干尸身上往下落,灯光下的它看起来很瘦弱,没有眼睛,在眼部的位置是两个黑色的空洞,指甲很长而且发黑,颤颤悠悠地从石头棺材内站了起来,慢慢转头,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干尸,居然是干尸!”
  
  吴炳吃惊地喊了一嗓子,他这一喊立刻引起了干尸的注意,这头没有眼睛的干尸一下子就将头转了过来,虽然看不见但是似乎能够听见声音,晃着虚弱的身体一步跨出了石头棺材,它似乎还不能确定我和吴炳的位置,所以一直在不断地侧头听声音,而看见这一幕的我和吴炳也立即闭上了嘴,大气都不敢出地望着眼前的干尸。
  
  这头干尸明显不如之前追击吴炳的那一头,它走路的时候并没有沉重的脚步声,胡乱地在我们面前挥动手臂,房间并不算小,它一点点向我们走来的同时,我和吴炳也开始小步小步地移动自己的身体,沙地不会发出声音,可是地面却高低不平,就在我们踏出第三步的时候,吴炳意外地踩到了一块凹陷的地面,脚下失重的他重心不稳加上一脚踏空让他不由自主地喊出了声。
  
  我当时就知道要坏事,立刻推了吴炳一把,虽然我力气小,可是吴炳本来就没站稳,这一推他当时就跌倒在地,也正是因为跌倒在地的缘故,他才堪堪躲过了听见叫声的干尸挥来的一爪子。
  
  这一爪子可不得了,贴着我的脸划过,黑色的指甲在我脸部旁边的墙壁上留下了数道深深的抓痕,而吴炳也因此躲过一命。
  
  “妈呀!差点死了!”
  
  就在我们刚刚躲过杀机的一刻,吴炳这货又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愣是又喊出了一嗓子,我相信这也是他的无心之失,可是这一嗓子的结果却是让刚刚转身的干尸立马掉头攻来,双爪猛地下刺,重重地插进了吴炳的手臂上,吴炳痛的大喊大叫,干尸立刻拔出双爪同时带出了一连串的血花,正要对准吴炳的脖子重重劈下。
  
  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也许是因为自己还上过学,读过书,看过那些英雄事迹的缘故,在本该逃跑的关头,竟然举起手上的匕首对准了干尸的腰部狠狠地突刺过去,匕首很轻松地刺入了干尸的腰部,这远比我想象的要容易,受到我攻击的干尸立马停止了对吴炳的攻击,转头向我抓了过来,这是万分危险的时候,因为当时我的身高只有一米二多一点,而面前的干尸至少有一米八高,它的利爪要是落下,正好可以刺入我的脸上。
  
  当时吴炳却同样救不了我,他抱着自己受伤的手臂在地上来回打滚,许佛不在身边,苏亚麻消失不见,我在此时面对的是又一次生死危机!
  
  就在这也许只有一秒钟的时间内,这决定了我生死的一瞬间,我的手摸到了自己腰间的封鬼葫芦,手指在情急之下揭开了封鬼葫芦上的封条,其内一道绿色的气息从葫芦内一下子飘了出来,我的耳边只听见“嗖”的一声轻响,一道青色的事物冲入了我的身体内,先是进入了我的手臂,接着在非常短的时间内一下子占据了我的整个灵魂。
  
  而这时候黑色的利爪已经落下,但是这一下攻击却落了空!而我的身子居然出现在了距离黑色利爪三步开外的地方,这短时间内的移动救了我的命,可是我自己都没搞清楚为什么自己能够移动的这么快这么迅速。
  
  干尸奇怪地摇了摇脑袋,侧耳听着声音,似乎也在奇怪为什么没有攻击到我。
  
  黑暗中的我低下头,看向了自己的身体,入目之处却是令我震惊的变化,我看见自己的手臂上似乎依稀间能够看见一层致密的黑毛,密密麻麻的根本就不像是人类的体毛,接着我才注意到自己的指甲,变的发黑且尖锐,我动了动脚,地面上的沙地似乎在我的脚下变的和平坦的地面一样坚实,而且小腿的部分感觉非常有力,这种变化似乎都是因为绿气钻入我身体之后造成的
  
  看着被打开的葫芦口,我记得封印在里面的是鼠王的命格,而那道绿色的气息看起来就像是之前被封印的恶鼠之命。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换上不属于我自己的命格,也是我第一次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换上了恶命,我记得李风曾经对我说过,恶命会损耗命师的理智,更会让命师变的邪恶,可是当恶鼠之命落在我身上的这一刻,我才发现李风说的并不对。
  
  我没有丧失我的理智,更没有变的邪恶。
  
  那一刻我似乎明白了一个被掩盖的真相,那便是命格就是命格,无关正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