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三十八章,魂魄被动了手脚

第三十八章,魂魄被动了手脚

  苏亚麻怎么会在这里?他为什么会来我的房间,此时发生的情况是我根本就没有料到的,也不可能想到,他站在我的面前,脸上带着怪异的笑容,低声说道:“怎么了?不欢迎我吗?”
  
  就算我再愚蠢此时也能够看出对方是来者不善,不禁往后退了一步,就在我退后的这一刹那,对方猛然那件伸手拉住了我的胳膊,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他黑色的指甲嵌进了我的肉里,我感觉到刺痛可是却甩不开对方的手。
  
  “你想干什么?”
  
  我大声喊道,但是招待所内一个人都没有,我的呼救声更是没人听的见。
  
  “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他阴沉沉地说道,伸手按住了我的脑袋,手掌落下的一刻,我分明感觉到身子微微一颤,他的动作很轻柔,可是如此舒缓的动作之后却是一股极强的力量冲入了我的体内,我全身猛烈地一震,身子不由地软了下去,最后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你的魂魄真有意思,我在你的魂魄上留下了我的印记,你的一言一行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他伸手拍了拍我的脸,声音里透出一股子黑暗和冰冷。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只是一个孩子我能帮你什么忙?”
  
  也许是一种感觉,就在他对我做了手脚之后我竟然感觉到来自自己身体内部,灵魂深处好像有了些许变化,这是一种奇怪的预兆,仿佛是因为我能够通灵所以才有了这种特殊的感觉。
  
  “你当然不能帮我的忙,但是其他人能。那么,我们明日再见,记住了,如果不想死就不要违背我的意志。”
  
  他留下了一句话,接着缓缓退出了我的房间,消失在了长廊的黑暗中,我望着他离去的身影怔怔地发呆,他最后的话其实含义我是明白的,他要利用的人不是我,而是许佛!
  
  长廊上的灯一下子亮了起来,我房间里的灯泡也是如此,电视机此时飘出了灰色的雪花图案。许佛从外面走进来,说来奇怪,虽然外头大风大雨,可是此时站在我面前的许佛身上居然一点雨滴都没落着,衣服,乃至头发都是干燥的。
  
  “怎么了?门怎么开着?”
  
  他奇怪地问了一句,对我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想开口告诉他真相,可是话才到嘴边却又说不出来了,因为脑海中竟然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对我低声说道:“我说过,你的灵魂,你的言行举止都受到我的掌控,难道你以为我是说笑的吗?连你脑海中的思想我都能够探究的一清二楚。不想死的话就闭上嘴!”
  
  他恶狠狠地威胁,我缓缓闭上了嘴,许佛疑惑地望了我一眼却没有再追问。
  
  “不早了,洗洗睡吧,明天还要早起的。”
  
  许佛一边脱掉了外套一边开口道。
  
  脑海中的苏亚麻立刻对我说道:“快点问问他明天想干什么?要问我什么问题!”
  
  我心中是一百个不愿意,性子也是倔强,听见他这话后我硬是半天都没有开口,苏亚麻在我的脑海中大呼小叫起来,我却硬是憋着没开口。
  
  “好,有骨气,我倒是要看看这样的话你还能不能忍住!”
  
  苏亚麻的语气不善,果然他刚刚说完我立刻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痛觉在心间涌起,这种疼痛感并不像被割伤那般一瞬间爆发出剧烈的刺痛,而是慢慢地在心口韵开,一开始是沉闷的无法呼吸,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疼痛感很快就占满了我的整个心灵与头脑,有一种恶心感在我喉头荡漾,我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冲进了卫生间,对着浴盆“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坨黏黏糊糊的东西,带着一种刺鼻的酸味令人更加恶心。
  
  看着面前浴盆里的呕吐物,还有一丝丝的血丝在呕吐物中流转,我急忙拧开了水龙头,“哗哗……”的自来水冲刷在我的脸上,冰凉的感觉让我心里稍稍舒服了一些,抬起头,看见面前镜子里的自己,特别苍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丝,双眼深深凹陷有着两个浓浓的黑眼圈,很快镜子里的自己竟然展露出了古怪的笑容,那是不可能出现在我脸上的邪恶笑容,随后我的嘴巴竟然不受控制地自己开口说道:“看见了吗?我对你说过我能够控制你的一切,包括你的灵魂,你的心灵和你的言行。这一次只是小惩,如果再不按照我说的去做,我会让你吃更多的苦头,听明白了没有?”
  
  当我看着自己的脸变的扭曲的那一刻,没来由的,我心中升起了一片悲凉,如果说之前我遇到的那些灾难都是我的命运使然,那么今天我遇到的这一切却更加让我心寒。
  
  命运我控制不了,所以如果命运对我不公我也无能为力,可是如今连我的肉体,我的灵魂甚至是我的嘴巴都无法控制,这才是真正的悲惨。
  
  我缓缓地坐在地上,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没有开灯,闭上的双眼内一片漆黑,还是黑暗中安全,我越来越讨厌光明了……
  
  许佛没有问我一句,也没有关心我为什么会冲进卫生间,当我走出卫生间门的时候许佛已经睡着了,一夜无话,我们第二天走进十所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吴炳跑了出来对着我们异常兴奋地喊道:“许先生啊!有进展了,终于有进展了!”
  
  许佛却不以为意地点点头说道:“是不是那个疯子开口说话了?他说了什么?”
  
  吴炳却是一愣,倒是没料到许佛居然猜到了他正要说的话,但是依然高喊道:“是的,他开口了,他终于开口了。他说要带我们去找传说中的楼兰古国第二世的古墓,他还说那里隐藏着巨大的宝藏,许先生你真是有本事昨天和他聊了聊就让这疯子开口说话了!”
  
  许佛是不是真的让他开口说话,我心里自然很清楚,但是这个苏亚麻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却真的看不透。
  
  跟着吴炳走到了地下三层,见到了正坐在房间内的苏亚麻,此时他脸上的表情正常多了,看见我们走进来后居然还主动抬起手对我们挥了挥,随后说道:“各位倒是来的很早啊,我让这个凡人给你们带的话你们都听见了吧,我愿意带你们去找楼兰古国的宝藏。”
  
  说完之后他笑了起来,但是这个笑容却让我不寒而栗,因为这个笑容竟然和昨天晚上他施加在我身上的笑容如出一辙,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邪恶。
  
  我以为许佛会多问一些,但是他却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很平静地说道:“那好,今天就出发。”
  
  苏亚麻的眼角微微跳动,似乎没想到许佛会这么镇定。
  
  进入戈壁的准备工作比我想象的要快的多,到了下午的时候已经将要用的工具,设备以及车辆全部都安排好了,而且吴炳还组织了一支十人的探索队跟着我们,一共是三辆吉普车,我和许佛还有苏亚麻坐在一起,坐在两人中间的我有一些紧张,风沙敲打着车窗,发出“哒哒哒……”的响声,车子里异常的安静,没一会儿车子就使出了嘉峪关城很快就开进了满天风沙的大道上。
  
  苏亚麻看着窗外,冷不丁地开口道:“诶,曾经多么美丽的地方如今却变成了这样,我还记得千年前这里满地都是鲜草,四周都是树木。哼,时光真的是一去不复返,有时候不得不感慨,就算有千年万载的寿命,还是敌不过时光的利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