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三十七章,鬼影重重

第三十七章,鬼影重重

  中国悠久的历史文明中,存在过多少文明,有过多少神话人物谁都说不清楚。
  
  巫。妖,仙,鬼,佛,这些也都只是中国神话的冰山一角,谁又能说巫不存在。谁又能言仙已不复。
  
  “楼兰古国的财宝?”
  
  听见财宝俩字,我自然是很兴奋的,先不说这财宝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光是从小到大听到的那些童话故事里就都写着,富可敌国,金银如山,虽然我不算是一个财迷,但是听见财宝谁不动心?
  
  “哦?有财宝当年为什么不取?而要放到现在来拿?这不是说不过去吗?”
  
  许佛倒是很平静地问道。
  
  “有些事情现在可不能告诉你,今天夜色也很深了,我们还是明天再叙吧,等你决定和我合作的时候,才是我将一切告诉你的时候。那么,就不送了。”
  
  苏亚麻对我和许佛下了逐客令,这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这么精明图谋千年的计划哪能凭许佛两句话就和盘托出?
  
  只是在我们走出房间的时候,苏亚麻却冷不丁地开口说道:“我知道你很厉害,可是再厉害的人也有弱点,你可是在不断地衰弱哦。”
  
  我当时没听懂这句话的意思,而许佛也只是皱了皱眉头就走出了房间。
  
  十所后面的招待所,因为是配套设施所以不对外开放,招待所里虽然环境不错可是空荡荡的。许佛让我提着行李箱先进去,自己和吴炳站在外面说话。
  
  房间号是403,里面是两张干净的白色大床,我放行李的时候注意到这间房间外面正好是马路,路上一个人都没有,街上冷冷清清。
  
  天空有一些阴沉,这里很少下雨,但是今天却出了奇,乌云缓缓密布起来。给我房间送热水瓶的服务员还奇怪地说了一句:“今天要下雨啊?都两个多月没看见雨水了哦。”
  
  入了夜,外面的街道上看不见一个人,风有一点大,雨水还没落下,但是已经有沉沉的雷声从天上传来,偶然间能够看见乌云中有刺眼的雷光闪过。
  
  许佛推门进来。带了点吃的,随后说道:“你先吃饭,晚上我不在招待所里,你别瞎走,这地方不干净邪乎的很,要是乱走可能会出事。”
  
  他说完转身又走了出去,我看着桌子上的白色餐盒,又看了看空荡荡的房间以及模糊的电视屏幕,有一种特别不真实的感觉。
  
  早在几个礼拜之前,我还能坐在明亮的教室里听老师上课,但是几个礼拜之后的现在,我站在中国大陆的边缘,自己的前途和未来一片迷茫。
  
  走进卫生间,脱掉外套,看着自己胸口处那一个“天”字的疤痕,就连我自己的身体我都没搞明白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世界,社会,比我想象的要复杂的多。
  
  “轰隆!”
  
  终于第一道落地的惊雷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响声,大雨倾盆而下,“哗啦”一声响,嘉峪关城头顶上的雨水就像是倾覆的水盆一般落下。
  
  房间里的灯猛然间暗了下来,我一愣,走出卫生间朝外面看了一眼,这才发现整个招待所所有的窗户都暗了下来,走廊上的灯也都灭了。我听见楼下的服务员对上面喊了一声:“可能是打雷劈断了电路,整栋楼都停电了,我现在找人去修。”
  
  其实他是在对我说话,因为此时的招待所除了我和他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这个不对外开放的招待所并不需要那么多的服务员,而他一走,招待所里就只剩下了我一个。
  
  一栋六层的招待所,漆黑一片却没有一个人,外面还不时的有雷声响起,狂风不断地吹打着玻璃窗发出“砰砰……”的响声,雨水那么大我更是哪里都去不了。
  
  坐在床上,四周一片黑暗,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服务员披上雨衣冲出去才没多久,我似乎就听见楼上传来了一些类似脚步声的声响,“嗒,嗒,嗒……”好像有人在走动,可是明明整个招待所就应该只有我一个人才对啊!
  
  神经在此时一下子崩的非常紧,我“嚯”的一下从床上站了起来,蹑手蹑脚地向门口走去,打开门缝朝外面看了一眼,黑乎乎的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彻彻底底的黑暗一片。
  
  许佛走的时候对我说过,这里不太干净,有点邪乎,他可是高人,肯定不可能信口雌黄,那就说明这里还真有鬼怪之类的玩意儿,难道我这么不走运,今天就碰上了?
  
  眼睛盯着外头,楼上“嗒,嗒,嗒……”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此时的我可以断定这并不是我的幻想,更不是神经紧张而造成的幻觉,肯定有人在楼上走,但是动地是什么人呢?难道是我没注意到的别的房客不成?
  
  就在此时,楼上的脚步声开始明显有了移动的趋势,先是越来越轻,接着又渐渐变的响了起来,远处的楼梯口,此时的我看见一丝丝绿光透出来,这声音的主人居然正在下楼!
  
  我赶忙收回了目光,将房门关紧,然后又上了锁链,随后一头钻进了卫生间,更把卫生间的门也给关上了,卫生间并不大,我坐在马桶上紧张地听外面的声音,脚步声越来越靠近我的房间,随后就在差不多到达我房间门口的一刻,猛然间,停住了!
  
  惶恐地盯着卫生间的门,心理暗骂自己蠢笨,房间里是有电话的,虽然要打出去是需要通过楼下服务台帮忙转,可是如果服务生出去之前我让他帮我开通一下外线功能的话,此时我一个电话不就安全了,现在倒好,这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都到了我房门口了我才想到,真是够傻的。
  
  “咣啷……”
  
  就在此时传来了锁链震动的声音,那是我用来加固房门的锁链,果然有人在推我的房门,黑暗中的我慢慢地走到了卫生间门后,贴着卫生间的门板往外听,依稀间能够听见有人在砸门的声音,“哐哐哐……”声音越来越响,但是此时我敢肯定绝对不是人类,因为一般有人来敲门,要是没人开门肯定会说话,可是此时门外的家伙却一言不发,这反常的一幕说明我惹上不干净的东西了。
  
  许佛不在身边,招待所里又没有别人,我被困在了这片狭小的黑暗内,要如何逃出去呢?我紧张地想着,整颗心砰砰乱跳个不停,就在这时候,卫生间外面传来一声巨响,随后是大门被重重推开的碰撞声,锁链掉落在了地上,它进来了!果然一道普通的门还是无法挡住鬼怪的脚步。
  
  我背靠着卫生间的门板,双手紧紧地抱住脑袋,全身都蜷缩在了一起,已经无路可走,更没有机会逃跑了,只有看运气了。
  
  我低着头,紧紧地捂住耳朵,心中甚至悲观地想道:如果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被杀死,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就在此时,我感觉到卫生间的把手被转动了起来,它想进卫生间来!我用牙齿紧紧地咬住嘴唇,是就这么等死还是放手一搏?
  
  我皱着眉头,在这一刻,终于还是选择了后一项,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操起放在卫生间里的一把剪刀,随后猛地拉开大门开口吼道:“妈的,来吧,来呀,我和你拼了!”
  
  这是我第一次骂脏话,当房门被打开的一刻我却看见一个男人站在我的房门前,身上湿哒哒的,有一头干枯的黑色长发,脸上却带着诡异的笑容。
  
  来的竟然不是厉鬼,而是巫师苏亚麻!


暗丶修兰 说:
今天第四更送上,明天我们再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