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三十六章,巫师——苏亚麻

第三十六章,巫师——苏亚麻

  “祭祀神明?你们楼兰古国的神明是什么样的?”
  
  吴炳此时异常紧张地问道,似乎是不想放过哪怕一丝一毫的空隙,只要能够问出楼兰古国的任何线索都有可能让他发现重大的线索。
  
  “我们楼兰古国原本祭祀的是丰收女神。象征富饶和大地。但是苏亚麻来了之后,特别是第二任王上位之后,就转而祭祀一种外来的神明。我不知道那位神明叫什么名字,但是他的塑像一直都是黑色的,而且苏亚麻还控制着神明的宠物,一条巨大无比。能够在土地中游走的怪物!所有违背神明的人都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巨大的怪物会吞噬一切,吞噬所有胆敢违抗新神的人……”
  
  鬼魂的状态似乎不是很稳定,她的声音越发有些歇斯底里起来。
  
  石棺上的阴气也在不断地飘散,鬼魂的身体渐渐消失,如同太阳照射下的雾气消失的特别快。
  
  “该死的,许先生你能不能让这鬼魂再出来一下,我这里还有很多问题要问她,许先生……”
  
  吴炳颇为紧张地说道,许佛没理睬他,跳下石棺看着我说道:“你怎么看?”
  
  他又把问题抛给了我,似乎完全不把我当成是一个七岁的孩子,我摇了摇头说:“前辈,我还看不出什么来。只是这鬼魂太可怜了,被当做祭品,真是可悲……”
  
  “带我去看看那些褪下来的皮。”
  
  许佛见我没什么意见,转头招呼了一声吴炳,吴炳也只能悻悻然地举起手指了个方向道:“请您给我来,就在前面储藏间最深处,那里空间比较大。”
  
  我见过蛇褪下来的皮。小时候曾经在动物园里见过,蛇褪下来的皮大部分都是半透明,有的甚至薄如蝉翼,但是蛇皮上的纹路依然是很清晰很明显。
  
  我和许佛见到了放在储藏间的那张巨大的皮囊,摊开之后非常大,不是半透明的而是一片黑色,非常坚韧,表面很粗糙,我的手按在上面微微有一点弹力。很凉,我闻了闻什么味道都没有。
  
  “这样的发现,国家不会来查吗?”
  
  许佛一边观察黑色的皮囊一边问道。
  
  “这是我们投资人要做的事情,他不会让这里被发现,所以,我们也不用担心会被国家查到。更何况。现在很多国家部门也是依靠我们民间组织的研究成果充数。许佛前辈,你看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呢?”
  
  吴炳现在可是就指望着我和许佛能够给他带来一些全新的线索,许佛绕着这黑色的皮囊走了一圈之后微微一笑道:“原来还只是一个幼体啊,不过幼体就能够成长的这么大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而且这种古老的物种还能存活到现在也算是不容易了。”
  
  许佛此话的言外之意很明显就是在说,他已经知道这东西的来历了!
  
  “前辈,您是不是已经知道这东西的来历了?”
  
  我急忙问道。
  
  “有一些物种是自古以来就存在的,当然大部分都是野兽,只有低下的智慧和野兽的本能。当然,还有一些便是妖精和精怪。可是,其中还有第三类,我们称之为妖兽,他们拥有妖的身体却只有野兽的本能,没有智慧,只有野性。只是,妖兽数量非常少,除了中国几大秘境之外,在野外很难看见妖兽的存在。更何况是这种时间久远留下来的古老物种。”
  
  许佛果然是见多识广,吴炳可还没反应过来,今天他算是开了眼界,又是鬼魂又是妖怪的,我倒是还好,毕竟有了之前吉林鼠妖的事情做缓冲,现在对于这种事情的免疫力提高了不少。
  
  “倒是挺有趣的,一个自称被巫师杀死用来封印石棺的女子鬼魂,一头古代妖兽的幼体褪下了皮皮囊,一个死而复生的疯子。还有就是中国最神秘的地方之一的楼兰古国,我隐约间似乎感觉到了一些不寻常的事情会发生。好了,让我去见见那个疯子吧,该是好好和他聊一聊的时候了。”
  
  许佛脸上洋溢着笑容,带头走出了储藏间。
  
  之前关押疯子的房间,昏暗的房间里只有天顶上垂下的一只灯泡,疯子低着头,黑色的长发披在他的额前,遮住了他的脸,他的四肢都被绳子捆着,嘴里塞着棉花,身上穿着黑色的外套,身子微微颤抖,有一点像是因为寒冷而颤抖的感觉。
  
  “外面的搬三把椅子来!”
  
  吴炳对着外头的平头矮子喊了一嗓子,许佛却摇摇头道:“你出去,接下来你不要呆着里面,也不要偷听,该告诉你的我一会儿会告诉你,不该你听见的一个字你都不要听。”
  
  许佛居然对吴炳吓了逐客令,吴炳一愣,尴尬地笑了笑说道:“这个有点不太好吧,毕竟我也是这里的副所长,要是出了什么事儿……”
  
  他还没说完许佛眼睛一翻瞪了他一眼,吴炳只好识趣地走了出去,关上门后,我和许佛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的疯子。
  
  “万林,你过去把他嘴上的东西拿掉,这可不是我们中原人的待客之道。”
  
  我注意到许佛用了“中原人”这个词,难道对面的人不是中原人士?
  
  取下了他嘴上的布团之后,对方嘴巴里立刻蹦出了之前那种疯言疯语,可是还没说上两句许佛就直接开口道:“装傻的表现到此为止了,我已经见过石棺上的女子鬼魂,也知道了死亡蠕虫的真面目,所以你就不用再装了,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是直接叫你苏亚麻吗?”
  
  此话一出,我是大吃一惊,苏亚麻就是鬼魂口中那个楼兰古国的巫师,也就是害死他的人,难道眼前这个疯子就是楼兰古国的巫师?而且,难道他一直都在装疯卖傻?
  
  听见许佛的话,我身边的疯子竟然真的停止了疯言疯语,转而低声笑了起来,这笑声有些沙哑,却又又浓浓的苍凉。
  
  “没想到啊,到了这个时代,居然还有人能够认出我的真实身份,而且还能遇到这么聪明的人。比起外面那些凡人来说,你真是厉害多了。没错,我就是楼兰王二世的御用巫师,我叫苏亚麻。那个石棺是我造的,那个女人也是我杀的,只是你是怎么看出我的身份的?说出来让我听听。”
  
  疯子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自己是苏亚麻的事情,许佛翘起二郎腿,望着面前的苏亚麻说道:“首先,别在我面前摆出一副老不死的样子,更不要对我用前辈的态度和口吻。和我比起来,你那千岁的年龄可不算什么。其次,你的伪装并不算太好,能够死而复生的一定不是普通人,能够睡在有鬼魂封印的石棺里的也肯定身份不一般。而且你的身上有一股灵气波动的感觉,所以,从我听见你说话,感受到你气息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就是那个巫师。最后,还有一点,下次要观察我和我身边的小子,记得伪装好了再行动,这么明目张胆地用巫力看着我俩,你真以为我俩感觉不到?”
  
  许佛一番话竟然把苏亚麻给说蒙了,更把我给整晕了,原来感觉到被监视的人不仅仅是我。
  
  “哈哈,精彩精彩,真是厉害啊。既然你看穿我的身份了,那有什么想问的?算了,不用你们问,我回答就是了。是我打造了那口石棺,也是我用巫术自我封印了千年,其实为的是在千年后独占楼兰古国如山一般的财宝。不过既然被你看穿了,只要你愿意和我联手,我可以分你一杯羹。”
  
  他竟然大大方方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