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三十五级,石棺上的少女

第三十五级,石棺上的少女

  石棺上的女人正在哭泣,眼泪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流,先是一滴一滴地往外渗。紧接着汇聚成了大片大片的血流,血水慢慢地延伸到了我的脚边,我吓的往后直退,此时却听见吴炳疑惑地看着我说道:“小朋友这是怎么了?别害怕,这石棺里没有脏东西哦。”
  
  倒是许佛微微一皱眉头,低声问道:“看见的东西不一定是真实存在的。放下心里的负担,异象只是异象。”
  
  我吃了一惊,从小到大能看见这些异象的人都只有我一个,就算我之后遇见了李风但是很多时候都是我先感觉到阴气,甚至有时候我能看见的异象他根本就发现不了。
  
  但是许佛能够看见!
  
  他对我说出的话代表他看见了和我一样的场景,这一刻,我忽然对眼前这个脾气古怪的男人有了一种共鸣。
  
  我站定脚步,稳住了身子,往前看去,此时异象还在变化,石棺上的女子一点点浮现出来,眼睛里的血水随着她的浮现而变化,耳边开始依稀能够听见一些声音,有一些细小的说话声。我看见浮空的女子虚影慢慢地张开了嘴巴,的确是她在说话,一张一合,她的声音很轻柔,见她一步步走来,我反而没有退后,而是向着她走去因为我想听听她到底在说什么!
  
  声音越来越清晰。她距离我也越来越近,我感觉到有一丝丝的寒气从正面飘来,冷意不断加强,我却浑然不知。
  
  “你能听见我说话吗?你能不能听见我说话?”
  
  终于能够听清她在说什么了,我不由地笑了起来,此时我和她之间的距离只有一米不到,我迈开脚步往前跨去,想要走到她的面前,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我能够和她对话,我要告诉她我能听见她的说话声。
  
  “我能……”
  
  我的话才说到一半,猛然间看见许佛的手落在了对面异象的身上,轻轻一挥,却看见我正面的异象那个流着血泪的女子彻底飘散,化作一片白气和寒风在这储藏间内消逝……
  
  “你干什么?”
  
  我睁大了双眼问道。许佛却冷笑一声道:“被一个鬼魂所迷惑,小子你也真是够出息的啊。是不是刚刚什么感觉都没有了?是不是只能听见这个鬼魂的声音?你所看见的世界,可不一定就是真的,你应该明白的,进了这个圈子就必须要小心,谨慎,要不然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怔怔地说不出话来,人性就是这样,特别是我依然是个孩子,再痛的伤疤,再多的伤害,也许只要一个转身就会抛在脑后,我忘记了我不是在小学一年级的课堂里,而是跟着许佛走入了灵异圈。
  
  许佛说完之后转身走到了石棺上女人的面前,伸手拍了拍女人的脸,冷笑着说道:“中国古代有很多工匠表面上只是做普通的手艺活儿,可是暗地里却是类似方士术士之类的人物。他们会在一些特殊的物件上施加特殊的手法,或者是炼制出特殊的工艺品。这石棺便是类似的东西,这上面的蛇和鲜花其实只是一种掩饰,掩饰的是其内聚阴的纹路,而中间的女子其实有残魂未消,这聚阴的纹路恐怕就是想要让她聚阴成型的吧。那么,既然已经被我看见了,就该出来说说话,别这么不待见我啊。”
  
  他的手又一次按在了女子的脸上,我看见他的手心里似乎贴着一张灵符,但看不清楚其上的纹路,黄色的灵符上闪烁出白色的光芒,很快,厚重的石棺居然不断地抖动起来,四周的毒蛇猛地从石棺上幻化而出,张开毒牙向着许佛咬去,眼见这一幕的发生我急忙喊道:“许佛前辈小心!”
  
  毒蛇却已经一口咬住了许佛的手臂,我被吓了一跳赶忙冲上去一脚踢向毒蛇,只是脚面掠过的地方毒蛇就像是一道白雾一般消散,彻底不见了。
  
  “这是阴气所化,是一种障眼法,你别被骗了。”
  
  他淡定地对我说道,我只能默默地点了点头,此刻许佛收回了按在石棺盖上的手,却未见刚刚那女子现身,他冷冷地说了一句:“看来是给脸不要脸啊,造反是吗?信不信老子把你这石棺给震碎了!把你的残魂投入黄泉之中,让你永世翻不了身!”
  
  说话间,许佛一跺脚,我竟感觉整个地面微微一阵,吴炳已经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只能傻乎乎地看着许佛。
  
  这样一番威吓,终于有了效果,灯光下,能够看见一片白雾飘起,我所看见的异象中的女子凝聚在了白雾之内,她慢慢地显化出自己的脸,双眼紧紧闭着眉宇间透出深深的悲凉。
  
  “哼,真是蜡烛,不点不亮。”
  
  许佛骂了一声,此时我瞧见站在一边的吴炳不断地揉着自己的眼睛,仿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此时的女子已经并非异象而是纯粹的鬼魂,吴炳大喊一声:“大家都出去,把门关上,谁都不许进来。快!”
  
  储藏间内的工作人员听后纷纷往后退,很快偌大的储藏间内只剩下了我们三个人,当然还有这口怪异的石棺和这个古怪的鬼魂。
  
  “你们,能够听见我说话吗?”
  
  她依然重复着这句话。
  
  我点了点头道:“恩,能听见,而且听的还挺清楚的。”
  
  听见我的回答,她绽颜一笑,低声说道:“能听见就好,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人能够听见我说话了。自从我在那场祭祀中被杀死之后,我的灵魂就被我们楼兰古国的巫师封印在了这个石棺中,很多很多年了,我甚至都记不起自己叫什么名字了。”
  
  她的话让吴炳和我大吃一惊,吴炳忍不住问道:“你,你是楼兰古国的鬼魂?天啊,你是那个神秘的,戈壁深处楼兰古国的鬼魂?那你知道为什么楼兰古国被灭了吗?你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楼兰古国消失不见了吗?这将会是一个重大的发现,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发现!我,也许能够解开楼兰古国消失的原因!”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兴奋,这是世界最重要的未解之谜,如果能够在这个鬼魂的嘴里得知真相,那么他将因此成名。
  
  但是可惜的是鬼魂却低声说道:“楼兰古国被灭了吗?哈哈,楼兰古国被灭了吗?难怪我被尘封这么多年都没有人愿意开启我,原来楼兰古国被灭了!”
  
  她的这一番话彻底打消了吴炳的念头,这个少女很显然是在楼兰古国消亡之前被杀的,因此问她也没用。
  
  “你刚刚说是你们楼兰古国的巫师把你的灵魂封印在了这个石棺上?据我所知,这样的法术有很多种,但是这么做一定是有目的的。那么,为什么那个巫师要把你的灵魂封印在石棺中呢?他的目的,请你告诉我。”
  
  许佛脸上又扬起了笑容,那种坏坏的笑容。
  
  “我记得那是我们第二任王登基的时候,古楼兰王死后国家曾经动荡过一段时间,第二任王登基后,有一个叫苏亚麻的巫师一直跟在他身边。那是一个男人,一个很瘦留着长头发的男人,他有着阴沉的表情,不怎么说话,总是背着手默默地跟在王的身边,而我那时候是王的一个婢女。可是,有一日,我正在沉睡,忽然间有护卫冲了进来,他们抓住我后把惊慌失措的我拖到了祭祀台上,我看见苏亚麻就站在祭祀台上,他们把我按倒,捆住我的双手,接着苏亚麻高声说,我是他献给神明的祭品!”
  
  鬼魂开始了回忆,而我却不那么自在,仿佛黑暗中有人在盯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