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三十三章,戈壁的秘密

第三十三章,戈壁的秘密

  戈壁,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界限北抵阿尔泰山和杭爱山;东接大兴安岭西缘;南至阿尔金山、北山和阴山;西达东天山。据不完全的估计,应该有一百三十万平方公里,在这么宽泛,且人迹罕至的地方,有着独特的文化和独特的民族风貌,当然,也还有一些特殊的,一直无法被证实的东西存在。
  
  许佛要去戈壁,自然我是不知道他有什么打算,我们辗转数日,最终总算是进了嘉峪关市。
  
  九十年代的嘉峪关市还没那么发发达,被荒山和古城墙包围着,但是作为河西走廊中部地区重要的人类聚集地,嘉峪关市的热闹程度自然不必说。
  
  甘肃的天气非常干燥,特别是靠近戈壁边缘之后,空气里似乎都带着沙子,我原本以为这一次又要跟着许佛住小旅馆,可是却没想到,我们才进了嘉峪关市立刻就有人来迎接我们,是几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男子,带头的人戴着金丝边的眼睛,黝黑的皮肤,个子挺高但是人比较瘦,脚上穿着一双落满了灰尘的皮鞋。
  
  “你好,许先生,太感谢你的到来了。”
  
  他非常热情地向许佛打招呼,这表情和在吉林时候遇到的李家旺很相似,都是那种充满了期许,并且希望许佛能够解决难题的表情。
  
  许佛对他微微点了点头,后面几个人赶忙走过来帮我们拎起了行李,非常热情的将我们带上了一辆靠边停着的桑塔纳内。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甘肃省民间地质研究所的副所长,我叫吴炳,这几位都是我的同事和助手。我们这一次请您前来,是因为我认识一位在国字号第五组里工作的朋友,他从中搭桥,并且告诉我您见多识广,也许能够帮上我们的忙。”
  
  他说的话我听不太懂,但是却牢牢记住了话语中的几个名字,特别是国字号第五组,这个名字给我一种很特殊的感觉。
  
  “嗯,这是我朋友的弟子,现在跟着我在江湖上跑。情况在你之前寄给我的信里都写了,那么现在你们有什么研究突破吗?”
  
  许佛也没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事情,这引起了我更加深沉的好奇。
  
  “不瞒您说,这一次我们有了大发现,不过现在车子里不方便说,等到了研究所再给您看看。”
  
  吴炳似乎显得很谨慎,表情也渐渐严肃起来。
  
  在嘉峪关市,戈壁边上能研究什么?风沙?石头?古文物?我一路猜测,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来嘉峪关市我是大大的开了眼界。
  
  车子在一栋五层的白色楼房前面停了下来,门口挂着一块白色的牌子,写着:甘肃省民间地质研究所第十所。
  
  楼房还是挺干净的,我探头看去能够见到几个穿着白色大褂的人来回走动,我们下车之后,吴炳一边招呼人帮我们搬行李,一边说道:“你们的行李我让人给送到后面的招待所去,许先生要是饿的话就先吃饭。”
  
  许佛摆了摆手道:“先看看你的发现,走吧。”
  
  吴炳点了点头,招了招手,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立刻走了过来,跟在了吴炳和我们几个身后,进了白色大楼,我却发现这白色大楼居然还有地下室,有楼梯是通往下面的。
  
  “都准备好了吗?”
  
  吴炳回头问了一声,有人立刻回答道:“都准备好了,在地下三层。”
  
  我不由得猜测,这中民间机构建立的地下室,肯定有什么秘密,而且搞的这么神神秘秘多半是不可告人,一边向下走我一边紧张地向四周张望,地下一层能够见到很多黑暗的小房间,都不大,一间紧挨着一间,里面没有亮灯,可是我分明能够看见里面有一些影子在晃动,这些影子是什么东西的我可就不知道了。
  
  地下二层,灯火稍微明亮了些,却不时地会听见一些来自各个房间里的叫喊声,虽然距离我比较远但是我能够分辨的出,这些叫喊声都是人类发出的,并且声音里带着一些些疼痛和悲鸣。
  
  接着便是地下三层,也就是我们的目的地,让我意外的是,地下三层特别空旷,也特别明亮,而且聚集了不少人,我们在吴炳的带领下走进了一间实验室,里面站满了穿着白色大褂胸口挂着不同牌子的人。
  
  “他说了吗?”
  
  吴炳开口问道,所有人都停下了行动,看了过来,一个平头的矮子挤过人群走到了吴炳面前依然摇了摇头说道:“没说,还是神神叨叨的。”
  
  吴炳微微皱了皱眉眉头,随后说道:“先带我们过去吧。”
  
  跟着平头矮子一直往前走,四周的人群似乎看见吴炳都很紧张,走到了地下三层的中央,正前方是一间白色的房子,依稀间能够听到从房子里传来一些散碎的说话声。
  
  “来了,它来了……”“怎么没有光,怎么这么黑?”“发财了,发财了,哈哈!”
  
  这是一个沙哑的男人声音,的确神神叨叨的,因为他说的话我一句都没听懂,声音怪异,就好像是自言自语,可是却又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进去之前,我先简单说一下。”
  
  吴炳一边说着一边给平头矮子使了个眼色,后者立马驱散了四周的人群,见人群都散开后吴炳这才说道:“我们十所算是一个民间组织,基本上都是依靠一些有钱人或者是公益集团的资助在搞研究和开发工作。甘肃是一个历史特别悠久的大省,的确,我们在这里也找到过很多有价值的信息,可是这一次我们遇到的事情却是我们十所有史以来最大也是最神秘的事件。大约三年前,我们组织的一支考察队进入戈壁,当时是想寻找一些隐藏在戈壁内部的古墓或者是遗迹。可是没想到,进入的第一天晚上就遇到了沙暴,这是我们没料到的事情,因为根据我们出发前的观察应该一直属于晴好天气。当时沙暴来的很快,我们的队伍被冲散了,等到五天后大家再次集合时才发现少了一个人,这个人少的人就是我。”
  
  说到这里吴炳停顿了一下,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燃之后说道:“当时我身上的电子设备都被破坏了,连地图都遗落在了风沙中,不过还好的是沙暴之后我所在的位置是一片绿洲附近,戈壁不比其他的大沙漠,虽然沙化严重可是毕竟戈壁在千年前还是绿草丰美的好地方,遗留有绿洲并不稀奇。我在绿洲中停留,等待着搜救队的到来,却有了非常意外的发现。我在那片绿洲中找到了一些古怪的皮囊。”
  
  他的话说到这里似乎真正开始进入正题了。
  
  “皮囊?”
  
  我听的入迷,忍不住问了一句。
  
  “是的,一些皮囊,像是蛇或者是昆虫褪下的老皮,但是数量非常多,而且这些褪下的皮囊异常地坚韧,即便我用刀子用力切割都只能撕开很小的一个口子。而且,说实话,这些皮囊我从来就没有看见过,非常大,绵延至少有十多米,我当时就在想戈壁上有什么动物能够长到十多米的呢?戈壁这样的地方,越小活的时间就越久,就算是蛇也不可能长到十多米吧。”
  
  吴炳说到这里,许佛却忽然笑了一声,摇了摇头道:“这可说不好,有些东西不能算是野兽。戈壁里不是有一种坊间传闻已久的怪物吗?”
  
  此话一出,我还没反应过来可是我身边的平头矮子忽然吃惊地脱口而出:“死亡蠕虫!”

暗丶修兰 说:
今天第四更送上,明天我们再继续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