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三十一章,灭鼠(1)

第三十一章,灭鼠(1)

  我从来就没见过大的那么夸张的老鼠,乌黑乌黑的身体,滚圆滚圆的肚子,以及那十根如同匕首一般闪烁着锋利寒芒的利爪。
  
  月光下,那一对如同绿宝石一般的双眼紧紧地盯着我,我能够看见它细长的嘴巴里微微吐出的绿色妖气,月光下,它望着我们,表情,眼神,就好像站在我面前的不是一头老鼠,而是一个人……
  
  它缓缓从岩石上走下来,扭曲的身体不断地爬行,一步两步三步,不急不躁,仿佛有智慧一般。
  
  “这,就是传说中的妖怪……”
  
  我吃惊地喃喃自语,声音落进了许佛的耳朵里,他却微笑着摇了摇头道:“不,它并不是妖,而是精怪,一字之差相隔千里,妖,可不是它这副窝囊样的。”
  
  许佛的话很轻,但是却透出异常的平静,虽然相处的时间很短可是我总觉得似乎天塌下来他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你应该能够听懂我的话吧。”
  
  许佛开口说道,他竟然在对一头老鼠说话。
  
  我一直以来都很不理解为什么人类会对狗或者是猫说话,第一,你说的语言它们听不懂,就好像如果没有人给你翻译,你又不懂法文,那法国人说再多遍你也听不懂。第二,居然还有人对着外国的狗说中文,还妄图它能听懂你的话,这更是很愚蠢的事情。
  
  可是,鼠王却仿佛听懂了它的话,它对着我和许佛微微点了点头。
  
  “听的懂就好,我看你道行不深,应该是才通灵不久吧,为何要造这么重的杀孽?竟然通了灵,就该多行善事,积良缘才是。”
  
  许佛的话有点安宁,站在寒风中的他脸上带着微笑,似一个英俊温婉的书生。
  
  鼠王听后却一跃跳到了许佛的对面,冷冷望着他,紧接着做出了一个更加让我震惊的举动,它,身躯再庞大也只是一头老鼠而已,我能够理解猴子会直着身子走路,可以理解熊直立着捕鱼,但是当一头老鼠在我面前两只前爪慢慢离地,整个人站立起来的那一刻,说真的,我被吓坏了。
  
  它不仅仅是表情像人,连动作,眼神,都和人类如出一辙!
  
  而微弱的月光下,我却能够比较清晰地看见它的腹部,那滚圆的肚子上方有一条深深的伤疤,我目测了一下差不多有二十多厘米长,能在这么巨大的伤口下存活,这头鼠妖的生命力也算是够强的了。
  
  “我明白了,小子,你记清楚了。世间本没有绝对,人有好人坏人之分,鬼有好鬼恶鬼之别,妖也是如此。华夏大地灵气充沛,一片树叶,一块石头,池子里的一条鱼,天上飞过的一只鸟都可能变成妖。但是,人类最不容妖怪的存在。而妖怪妖怪,又分为妖与怪,妖为妖精,会变化,会修炼,通人性甚至能幻化成人,口吐人言,活上百年千年并不算稀奇。怪为精怪,善伪装,晓灵性,却比不上妖精,说到底依然还是野兽,或者说是变异的野兽。但是无论是妖精,还是精怪,在人类眼中都是异类。所以,如果发现了一些异种,开肠破肚,挖心掏肺的研究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眼前的这头鼠王便是精怪,它胸口的伤疤就应该是被人所伤。”
  
  许佛的话很长,似乎是在给我讲解妖怪的来历和分别,但是我却异常紧张地盯着眼前的鼠王,这一爪子要是拍下来,我说不定当场就被撕碎了。
  
  只是,今夜让我惊奇的事情却远远还不止这些,就在许佛刚刚说完这番话的下一刻,我听见面前的鼠王居然低声地开口道:“人,恶心,不吃,杀了……”
  
  它居然说话了!
  
  虽然语句是断断续续的,而且吐字也很不清楚,可是我依然听见了,而且还明白了其中的含义,它居然嫌人肉恶心!
  
  “它,它会说话!天啊,它居然说话了!”
  
  虽然见过了女鬼,看见过了命师指挥厉鬼杀我,可是这一次面对一头会走路,面带凶相而且还会说话的精怪,我还是被吓的不轻,大喊了起来。
  
  许佛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动了动肩膀后身子一闪,我只觉得眼前闪过了一片白光,赶忙眨了眨眼睛,明明刚刚消失的许佛此时依然站在我的面前,那一瞬间的闪烁也就是一两秒的事情,而此时他的手上多了一块皮,黑色的,褶皱并且带着一丝丝粉嫩的肉沫。
  
  “叽……”
  
  对面的鼠王忽然间嚎叫起来,我抬头一看,却见它的左肩膀上被撕下了一大块黑色的皮肤,裸露出了鲜红的血液和粉色的肉,就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许佛居然出手从这鼠王的身上撕下了一块皮来!真是大高手啊!
  
  我抬起头看着许佛,感觉就像是在看着一个真正的大高手,一个站在电影里的超级武林高手!可是这位刚刚在我心中建立起无比高大形象的高人下一秒的动作却让我傻了眼,而且差一点害死我。
  
  只看见他将手上的黑皮扔了过来,落在了我的手上,随后一转头对我说道:“这精怪不是很厉害,你来对付吧。”
  
  我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话,先是一愣,随后抬头看向了他吃惊地说道:“前辈,你开玩笑的吧?让我去对付它?我拿什么对付?”
  
  许佛却微微一笑,伸出手点了点我的脑袋,轻声说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人在面对危险的时候只能依靠两点,第一是力量,第二是头脑,而你现在没有力量,就只有头脑了,不是吗?”
  
  说完他踱步走到了路边上,往一块大石头上一坐,对我点了点头。
  
  我是真没料到还有这么一出好戏在等着我,那年我才多大,七岁啊!七岁能干什么?七岁的天才也许已经会背百首古诗,会说一口流利的英文,会做鸡兔同笼数学题,可是我不是天才啊!我只是一个通灵的孩子,虽然身体有一些特殊,但是你让我去面对不止一头鼠妖,而且还有一头明显已经被激怒的鼠王,这简直就是把我往火坑里推!
  
  鼠王和一群鼠妖全都盯上了我,我眼珠子一转,指着远处的许佛喊道:“他伤了你,你去找它报仇啊!别来杀我啊!”
  
  这叫祸水东引,可是好死不死的这鼠王却又用那冷漠加上非常不流利地口吻对我说道:“先,杀,你……”
  
  好家伙,祸水东引这一招是没用了,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虽然身子还很虚弱可是至少我跑的应该比老鼠快,要是能够趁它们没注意开溜自然再好不过,可惜我这小脑子还是想的太多,这边才刚刚一动,身后就有数头鼠妖围了过来,把我团团包围在了中间,我一看这架势,眉头微微皱起,这是跑也不让我跑,打又打不过的节奏,活脱脱是准备把我给弄死在这里。
  
  就在此时,鼠王猛地一跃,别看它身子滚圆可速度却非常快,而且身体异常的灵巧,我当时也是吓傻了眼,双腿直愣愣地打颤可就是没反应过来,眼看这鼠王正面扑了过来,我竟然连逃避的念头都被吓没了。
  
  就在此时,一枚小石子从远处打来,正好落在了我的膝盖上,我膝盖一痛,“哎呦”叫了一声,整个人躺倒在地,正巧避过了这鼠王的攻击,再一回头,却看见许佛扬手一抛,却见一个葫芦划过我的头顶,正好落在了我的怀中。
  
  “你这样还怎么报仇?”
  
  他只说了一句,便又闭上了嘴,而我看着自己怀里的葫芦又看了看一边对着我龇牙的鼠王,一股坚定的信念在我心中涌起!


暗丶修兰 说:
今天第二更送上,下一更是一个小时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