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二十五章,悲惨人生!

第二十五章,悲惨人生!

  脑袋很晕,就像是要裂开了一般,慢慢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大片昏暗,有微弱的灯光在不远处摇晃,我试着挣扎自己的手臂,可是却发现手臂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还被紧紧地绑住了。想开口说话,可是嘴上却被封条死死缠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哦?货醒了!”
  
  黑暗中我听见了一个声音,慢慢抬起头看见一个男人站在我的面前,穿着军绿色的大衣,手上拎着一瓶白酒,嘴上叼着烟。
  
  我看向他的脸,那熟悉的脸庞在第一时间告诉我,他是李三儿!
  
  李三儿慢慢走过来,身上有冲鼻子的烟味,当然还有让人作呕的酒味,伸手撕下了我嘴上的封条,我顾不得臭气,大口大口地呼吸起来,随后开口问道:“三大爷,这是干什么呀?不是带我逃到长春来吗?为什么要绑住我?这是怎么了?”
  
  我茫然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不停地挣扎想要摆脱绳子,眼睛里闪烁着泪光,眼看就要哭出来的时候,李三儿却抬起手一巴掌落在了我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把我给打蒙了,整个人倒在地上的同时,眼睛望向李三儿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他打了我……
  
  “唧唧歪歪的,真是吵死了!”
  
  另一边传来强子的喊声,同样喝的半醉半醒地他冲过来一脚踹在了我的身上,脚上的皮鞋尖头顶在了我胸口的伤口上,钻心的痛,就好像整颗心都要碎了一般。
  
  “痛,痛啊……”
  
  我流着泪,身子蜷缩在了一起,整个人跪在地上不断地呜咽。
  
  “知道痛就别给老子叫!要是把人引来了,看老子不宰了你。娘的……”
  
  强子一脚踢在了我的身上,重重地将我踹飞了出去,他接着还想追上来继续打,却被李三儿给拦住了,我听见李三儿低声说道:“别打死了,不然就不值钱了,你先过去喝酒,我和这小子说几句话。”
  
  强子点了点头,朝我头上吐了口口水,随后摇摇晃晃地走了回去,而李三儿则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了我的面前,背着光可是我依然能够看见他的脸,眼前这张脸的主人原本是我最后的依靠,最后的保护神……
  
  “林儿,来北京的那一天,我和你说过什么话你还记得吗?”
  
  他低声说道,声音很轻,却很阴沉。
  
  见我没有反应也没有说话,他灌了口酒后继续说道:“那天在李风的家里我告诉你,这个圈子很残酷,比普通人的世界更加残酷,我让你不要怀有仇恨,希望你别走上歧路。其实我这番话是想告诉你,在我们的圈子里即便你满怀仇恨也没有用,因为像你这样的一个小家伙永远都只是弱者。希望你别走上歧路,是希望你至少活下去,别走了绝路,那样的话我可就挣不到钱了。”
  
  他说到这里,我吃了一惊,喃喃道:“挣钱……”
  
  李三儿抽了口烟后说道:“是的,挣钱。说白了吧,我是一个人口贩子,当然,贩卖的不是普通人的孩子,那样的话挣钱太少而且很容易被警察盯上,我贩卖的是天生通灵的孩子,像你一样的孩子。”
  
  他的声音依然很轻,可是从这一刻开始钻入我的耳朵后就像是有雷声在我耳边回荡,他的每一句话都让我心灵加速跳动。
  
  “其实好几年前我第一次在天津见到你的时候就盯上你了,在我看来你就是一件不错的上等货。你以为每一次我找一些古董来给你二叔看真的是为了让你二叔发财?哼,可笑,你二叔算个屁!我是来检测你的通灵程度!不过你真是很厉害,每一次都没有让我失望,每一次你都能够准确地说出异象,是我这些年来经手过最了不起的孩子,你的灵觉简直是我见过最强大的,我知道只要卖了你肯定会赚大钱。只是那时候你二叔在你身边,而且我还没摸清你的底细,所以不敢冒然出手。但是,这一次命师事件却给了我绝佳的机会,你的二叔死了,李风设计陷害你,我趁乱铤而走险把你带回东北来,在这里我已经谈好了好几个卖家,价格一个比一个高,很快我们哥几个就能过上好日子了。这一切都要感谢你,我的小林儿……”
  
  李三儿低声说道,而我却有着巨大的恐怖,巨大的,就好像是快要将我吞噬的恐惧……
  
  “你一定会很感兴趣,谁会买你吧?当然不是乡村间的那些凡夫俗子,而是有钱人,俄罗斯那边有不少富豪对中国的灵童特别感兴趣,你懂的,有一些富豪的癖好比较奇怪。当然,还有一些赶尸人和中国的门派缺少灵童的身体或者是魂魄来炼魂。他们都愿意出大价钱,不过最后我还是愿意把你卖给俄国人,因为如果你进了中国的灵异门派,说不定就会有机会向我报仇,那样的话,我可就要倒大霉了。我要把你最后的希望断绝了,我会在这里关你一个月时间,当然好吃好喝的不会少,等北京的风波过去后再交易。你给我记住了,乖乖的,别闹腾,要是闹腾的话我就把你往死里打,听明白了吗?”
  
  李三儿抓起我的头发,将我拎到了他的面前,我望着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喊了一声:“三大爷,放了我吧,放了我吧……”
  
  只是,换来的却是一片黑暗,那一个月在我的人生中如此漫长,七岁的我被关在长春一个废弃的仓库里,长达一个月的时间与黑暗作伴。
  
  第一周的时候,我试过逃跑,但是每一次逃跑都会被抓回来,然后就是一顿毒打,他们不打我的脸,不打我的脊椎,却会拔掉我的手指甲盖,那种疼痛是钻心的……
  
  第二周的时候,我开始绝食,乞求李三儿放了我,但是疤脸男和强子却是变态,他们喜欢往我身上浇白酒,然后用火柴吓唬我,说要把我给烧死,我很害怕,害怕的已经忘记了哭泣,脆弱的心灵在我的身体内不断地崩溃。
  
  第三周的时候,我开始希望那个曾经和我说话的怪声音会响起,但是奇怪的是这一次他没有出现,那个神秘人,那个神秘的声音再也没有出来帮我,我越来越绝望,越来越悲观……
  
  第四周,当我蜷缩在旧仓库的角落里,黑暗包裹住我的时候,我已经忘记了哭泣,忘记了哀嚎,忘记了乞求,甚至不再说话,那一周我没有说过一句话,骨瘦如柴,除了脸和脊椎,其他地方全是伤,但是疼痛已经麻木了,麻木到就算我自己的手指按在撕开的伤口上都不会有任何的反应。
  
  而最终,那一天还是来了,我被强子套上麻袋装入了车子里,开到了长春市郊一个没人的荒凉山村,寒风很冷,李三儿穿着棉大衣都在哆嗦,可是我却一丝反应都没有,当麻袋从我头上揭开,刺眼的阳光落在我眼睛里的一刻,我痛的眼睛里流出了血,可依然没有说一句话,似乎忘记了怎么说话。
  
  远处开来一辆黑色的轿车,轿车里走下来几个金发的外国人,手上提着黑色的箱子。
  
  “伊诺维奇,你总算来了!”
  
  李三儿热情地走了上去,对方带来了中文翻译,一通交谈后他们走了过来,那个金发的俄国人很高大,目光中却透出淫邪,他伸手抓住了我的下巴,摆弄了一下后凑近我的脸,用肮脏的舌头舔了舔我的脸,随后对那个翻译说了一句话。
  
  翻译随后说道:“伊诺维奇先生很满意这个男孩儿,至于是不是通灵,他会带回国之后验证,这里是一半的钱,验证之后再付另一半的钱。”
  
  李三儿听后当时就皱起了眉头,随后说道:“别啊,要付全款,他可是真的通灵的啊,这样,我给你展示一下。”
  
  说话间他从腰间抽出了之前我见过的封鬼葫芦,塞到了我的手上,寒冷,又是那种彻骨的寒冷,可是我却麻木地没有说话,甚至没有躲避,却在此时,所有在场的人都看见我握着葫芦的手结出了一层厚厚的冰,这惊人的一幕让伊诺维奇在内的所有人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厉害,真是太厉害了!”
  
  翻译都不禁喊道,李三儿得意洋洋地将葫芦从我手上扯下,因为冰封的缘故,扯下的一瞬间,我的手上被撕下了一大块皮,鲜血顺着我的手掌往下落,一滴接着一滴,我木然地看着自己的双手,鲜血,已经并不那么陌生了……
  
  “那么这里是全款,下一次如果还有生意还是会找您的。那么再见了。”
  
  翻译将钱交给了李三儿,随后拉着我的手往前走,我没有回头,长长的头发散落在眼睛前,我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我已经无力阻止,那一年我毕竟才七岁。
  
  一步一行,一行一难,我就这么被牵着往前走,如同一个木偶……
  
  然而,就在那一刻,我人生中最黑暗的瞬间,我看见一道白光划破蓝色的天空,它是那么明亮,甚至让太阳都为之折服。
  
  随后我听见巨大的爆炸声在耳边响起,狂暴的劲风吹乱了我的头发,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愕,我慢慢转过头,看见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站在地面上,手上握着巨大的锤子,他是那么的英俊,比我见过的电影明星更英俊。而他肩膀上扛着的锤子却是那么的大,让我没来由地想会不会把他压死了。
  
  “什么人?”
  
  我听见强子惊慌失措地大喊了起来。
  
  接着,白衣少年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丝怒意,指着我说道:“他是老子的人!”


暗丶修兰 说:
今天第四更送上,明日继续,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开始,之前的铺垫是为了弥补阴阳前期大家都说端木森不够惨的缘故,而万林的个性也会塑造的和端木森不同,要让大家看见一个完全不同的主角,当然,后续端木森也会出现,慢慢也会和阴阳接洽起来,大家不要着急。至于今天最后出场的人物,大家应该猜到是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