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二十四章,逃出北京

第二十四章,逃出北京

  “我被命师界追杀?”
  
  我大吃一惊,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猛地从椅子上坐了起来。眼睛落在了四周,一瞧这才发现自己正坐在高速行驶的汽车里,车子行驶的速度非常快,而且已经是白天了。车子的正副驾驶座上各坐着一个男子,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模样,其中一个人脸上还有一道伤疤,面色看起来颇为狰狞、
  
  李三儿颇为认真地对我点了点头,低声说道:“这两个是我过命的兄弟,我们现在带你离开北京,事情刚刚发生,命师界的反应应该还没那么快。诶,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和李风一起外出请鬼,然后身上恶命爆发,厉鬼被你所控打伤了李风啊?”
  
  我一愣,这是怎么回事?用了恶命的不是李风吗?怎么变成我了?还有我对昨天晚上的事情记忆非常模糊,只是记得那个厉鬼伤了我接着便在昏迷中听见有人对我说话,其他的事情我全都忘记了,我怎么会打伤了李风呢?
  
  “没有啊,我怎么可能打伤风大哥!还有请鬼的时候是风大哥自己使用了恶命,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急忙辩解道,李三儿片刻沉吟后低声说道:“看来这里面有阴谋啊。林儿你听我说,昨天晚上我正和几个我圈子里的朋友一起喝酒,当时喝到一半就传来了风声说李风带伤回到了西牌楼,见了闫封如,接着闫封如就异常震怒。风声里还说昨晚请鬼,李风亲眼所见你是天生恶命缠身,厉鬼都被你控制,你年龄虽小但是因为恶命的缘故特别狠辣,被李风发现了秘密后想出手杀了李风,李风被你打伤后逃走。而你们那个雇主重伤昏迷,生死未知。现在闫封如代表人脉和整个命师界大宗师的身份通缉你,要不是我多方打听找到了昏迷的你,并且给你包扎,带你出逃。现在你估计就落在命师的手上了。林儿,这事情如果真的和你所说一样,我虽然不知道李风为什么要害你。但是,你现在一旦落在命师手上肯定没个好,我先带你回东北躲一阵子,等有机会再带你出来澄清。强子,开快点,晚一刻就走不了了。”
  
  李三儿对驾驶员催促了几句,我则震惊于李三儿的话久久没有缓过神来,对于那时候还年幼的我来说这几天连续发生的事情太多也太混乱了。
  
  先是一个月前遇见了封鬼葫芦和李风,接着是见到各种不干净的鬼怪,随后二叔被鬼脉命师蛇爷所杀,五七之后我来了北京,第一个晚上就被李风算计,我甚至都还没明白为什么他要算计我。随后便是被厉鬼重伤,昏迷中却有神秘人对我说话,我醒来后甚至不记得他的名字,而现在,我却已经坐在了李三儿的面包车里,正在逃亡东北的路上。
  
  一切的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快到让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喘息的时间,甚至已经远远超出了我这个七岁孩子能够承受的心理极限。
  
  坐在面包车里,沉默了片刻的我顿时嚎啕大哭起来,一把抱住了李三儿大声地哭泣着。
  
  只是,那时候的我并没有注意到副驾驶座上那个脸上带着疤痕的男子说的一句话,如果注意到了我或许我当时就会跳下车,而如果当时我跳下了车,那我之后的人生也许就会彻底改变。
  
  那时候,在那辆摇晃的面包车里,那个脸上带着疤痕的男子看着窗外,低声说了一句:“哼,哭吧,很快你就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面包车开到火车站,李三儿和强子陪着我,而那个疤脸男则去买火车票,我头上戴着李三儿给我准备好的兜帽,穿着大棉袄子遮住了脸,坐在椅子上的时候浑身都在打颤。
  
  “我去买点水,你照看一下。”
  
  强子说了一句后转身走进人群中,往候车厅的小卖部走去,我抬起头看着李三儿低声问道:“三大爷,我不会被抓到吧?我不想被抓到。”
  
  声音带着孱弱的颤抖,对于一个多月前还在教室里上课,刚刚学了拼音的我来说这一切变化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让我承受不住。
  
  “放心,没事的。有我在呢……”
  
  李三儿刚说出此话,忽然间脸色一变,拉住我的手就往人群后面走,我吃了一惊刚要开口问却听见李三儿对我低声说道:“别抬头,把脸捂严实了。后面有命师跟着!”
  
  我吓了一大跳,没想到命师追来的这么快,余光往后看了看,果然瞧见了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子,不是他身上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显露了他命师的身份,而是他的气质一看就特别的鹤立鸡群。那种翩翩公子一般的气质让人过目难忘,就好像是电影明星一般,就连四周走过的人都不住地往他身上看。
  
  “那是仙脉的命师,你别多说话,跟着我走,要是被他发现了我俩都没好下场。”
  
  李三儿特别紧张,当然他的紧张在我看来是因为害怕被仙脉的命师抓住,当然,那只是在我看来罢了。
  
  我们一路挤过人群,然后在候车厅的外面挤进了一堆吸烟的打工仔中间,李三儿让我蹲下来,大包小包的行李正好遮住了我的身子。
  
  就在我们等了一会儿以为安全的时候,我却探头看见那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子居然缓步追了过来,他慢慢地走到我们这一大群人中间,站在了民工们面前,眼睛扫了一扫最后落在了李三儿的身上。
  
  我当时的距离很近,虽然不敢抬头可是依然能够用余光看清那个男人的脸,长的非常英俊的一个男人,带着几分女性般的柔美,脸部的轮廓和线条特别柔和,嘴角带着一种类似妩媚的笑容。
  
  “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仙脉雀仙人,真是幸会幸会啊。”
  
  李三儿见自己已经被对方盯上了,索性哈哈一笑,拱了拱手开口说道。
  
  对方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哦?你认识我?”
  
  李三儿看起来有点紧张,但是依然表现出了足够的从容和镇定,低声说道:“仙脉有七十二天仙,三十六地仙,个个都是圈子里大名鼎鼎的前辈高人,我又怎么会不认识呢?”
  
  仙脉的分支是四脉命师之中最多的,据说出的高手也是最多,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李三儿这样在圈子边缘混的人反而知道的更详细,此时雀仙人淡淡一笑道:“兄台又是哪里混的?”
  
  李三儿脸上笑容不变,低声说道:“长白山上一根草,北坡树下一块石。在下不才,在长白山神算门挂了个名,这样的身份自然不入雀仙人的眼界。”
  
  雀仙人一愣,随后脸上笑容更盛,淡淡说道:“原来是神算门的朋友,五年前我去长春公差,还遇上了神算门的卜算子赵武明,当时可是帮了我大忙了。只是不知道,一向不来京城的神算门弟子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
  
  对方果然警惕心很强,同时眼睛还在不住地往李三儿身后看,李三儿依然从容地说道:“雀仙人说笑了,我只是去南边办事,路过北京拜访个朋友。倒是没有特别的事情,对了,我大师兄云海洋也来了,要不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压根就没有什么云海洋,这都是李三儿编出来骗人的,只是不知为什么效果却很好,仙脉命师雀仙人一听这话,脸上笑容登时消失,低声说道:“那个云疯子?我可不想和他见面,不过既然你们只是路过京城,还是尽快离开,最近京城要有大变化,别牵连进去了。”
  
  说完之后,雀仙人转身踱步离开,等他走远之后李三儿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把我带了出来。
  
  正巧强子和疤脸男也都返回了候车大厅,检过票后我登上了开往长春的火车,上车的那一刻我回头看了一眼北京,却不知这一次离开等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年之后的事情了,更不知道,这十年里我发生了连我自己都想不到的惊人变化。
  
  火车开了很久,等到了长春的时候我整个人已经迷迷糊糊的,似乎还发着低烧,李三儿拉着我出了站,坐上了等在车站外的厢式货车,而一上车后,情况猛然间就发生了变化。
  
  因为强子一抬手,重重地击打我的脑袋,一拳把我给打晕了过去……


暗丶修兰 说:
今天第三更送上,下一更一个小时后送上。大家不要急,小说已经开始进入正轨了,和阴阳不同的是,这本小说不会走一上来就拜师学艺的路线,我要写不一样的路线,但是大家放心,故事肯定会越来越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