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二十二章,请鬼

第二十二章,请鬼

  鬼怪本不是阳间之物,说句不好听的这东西我要不是亲眼见过估计怎么都不会相信居然世上还真有。在王飞鹏家中,折过三根请魂香之后,李风要引出黑影中的厉鬼,也就是所谓的招魂请鬼。
  
  “我们命师并不是专职招魂的,在古时候我们命师只会看命,取命,换命。可是到了如今,社会越来越复杂,中国的人口也越来越多,我们命师也逼不得已要触类旁通一下。当然,圈子里像我们一样的行当也是不少,南边的阴阳代理人和行脚商人也是类似。只是我们招魂的方式各有不同,我们命师招魂要用上恶命,你且站到一边,看着就好。”
  
  李风对我挥了挥手,我立刻乖巧地走到了边上,眼睛深深地望着李风,却见他用毛笔蘸着黑色的墨汁在王飞鹏的客厅地板上画出了一个大大的古怪阵法,这阵法既不是圆的也不是方的,看起来更像是画符。
  
  “这法阵脚聚阴阵,是我们圈子里比较常见的一种法阵,也是最简单的一种法阵,以后有机会我会教你画的。”
  
  他将毛笔收起,说话间已经盘腿坐在了聚阴阵的中央,两只手扣在一起,嘴巴一张一合念念有词。随后伸手分别往自己的头顶,左右肩膀各打了两下,这三下落下之后,我分明能够清晰地看见他身体内的命格开始更换了!
  
  “恶命不比其他的命格,我此时要换上的恶命为引魂一类的命格,你要记住,将来你也总会有一天需要换上恶命。切记,不要让恶命在身上停留超过一炷香的时间。恶命都有恶性,如果它黏在你身上不肯离开那比惹上了厉鬼还要麻烦。”
  
  李风一边说着,我见他的手指上有一道黑气环绕,之前两次换命他的手指上都是青色气流,这一次当真是大不相同。
  
  王飞鹏的小屋子里一片寂静,李风把所有的灯都关了,只点蜡烛不开灯,他说灯的光太强,鬼来了会畏惧但是点了蜡烛这烛光却是正好,此刻他身边围绕着三根点燃的蜡烛,两长一短,而且用的都是白色的蜡烛。
  
  四周的安静让我有一些害怕,但是经历过鬼影子和荣立人事件后我多少也见识了一些,胆子自然比较大。倒是我身边的王飞鹏此刻吓的不轻,身子微微摇晃,厚厚镜片背后的眼睛往四周不断地瞧着,就在这时候,大门发出一声“吱……”的响声,随后走廊上的灯泡“嘭”的一声碎裂了,散碎了一地的玻璃碎片隐没在黑暗中,地上的三道烛火不断晃动,摇曳,此时的我王飞鹏都知道,有东西来了!
  
  王飞鹏家的大门,窗户全都开着,李风说这是为了方便厉鬼进来,而这招魂的仪式才进行了数分钟似乎不该来的东西就已经来了……
  
  有呼呼的冷风从王飞鹏家的窗户和大门外往房子内吹,似乎每一个方向都有风,而这从四面八方吹来的风却无比的冰冷,明明在数分钟前还没有风,可是数分钟后这么剧烈的风却凭空而来,玻璃窗户不断地摇晃,发出轻微碰撞的声音,客厅里的桌椅都在摇晃,走廊上一片漆黑却有寒流吹进了王飞鹏的房子,我打了个激灵,眼睛深深地望向了大门的方向,黑暗中似乎有东西在动,越来越靠近了……
  
  “有东西来了是不是?”
  
  王飞鹏毕竟只是一个知识分子,胆子没那么大,此刻说话的声音里都有一些颤抖。
  
  李风依然闭着眼睛,他很镇定也许是看惯了这样的场面,而最奇怪的是他身前的三根蜡烛,明明四周有这么剧烈的风,可是这三根蜡烛上的烛火却一根都没有熄灭,我看见他身下的地面上画着的聚阴阵四周有黑色的气流飘动,如同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黑色气体,这些古怪的黑色气流内浮现出无数可怖的鬼脸,每一张都不一样,有的在哭泣,有的在奸笑,伴随着越发强烈的尖叫声刺痛了我的耳朵。
  
  王飞鹏听不见也看不见,但是我可以,我能够感觉到聚阴阵中心传来的可怕力量,同时也能够感觉到来自这些黑气中可怕的阴气。
  
  这才是传说中的招魂,这才是真正的写实版的恐怖电影!
  
  “来了!”
  
  就在此时我听见李风猛地喊了一声,而随着他此话一出,走廊上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嗒,嗒,嗒……”
  
  中国所有的古书中都有过这样的记载,厉鬼是没有声音的,它们会悄悄地来到你的身边,悄悄地落在你的身侧,接着对一无所知地你伸出它们的黑色利爪,但是为什么这一次走廊上会有脚步声传来呢?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可大门外的走廊上却什么都看不见,依然是漆黑的一片,墙壁上挂着的时钟此时指向了晚上十一点,快到子时了,聚阴阵上的黑色阴气也越聚越多。
  
  黑暗,寒冷,阴邪,充斥着这间小房子,王飞鹏已经吓的躲到了我这个孩子的身后,而我自己的心也砰砰直跳……
  
  “嗤……”
  
  一声脆响,李风身边的三根蜡烛在此时熄灭了一根,而这时候大门外的黑暗化作黑色的雾气飘进了房子内,在蜡烛熄灭的这一刻,猛然间一只黑色的利爪从黑气中伸了出来,一下子扒住了房子的大门边缘,黑暗中,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如同血红色的灯笼一般亮起,我仓惶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不断地往后退,咬紧了牙关没有喊出声来,可是我身后的王飞鹏却没忍住,大声尖叫起来!
  
  “啊!黑色的,黑色的爪子,鬼啊,鬼啊!”
  
  听见王飞鹏的喊声,李风一皱眉头,低声呵斥道:“闭上你的嘴!”
  
  而这时候,他身边的第二根蜡烛也熄灭了,唯一一根白色的蜡烛点亮的微弱火光照亮着仅有的一片空间,大门口的黑色雾气弥漫地越来越广,终于,一个巨大的身影从黑色的雾气中探了出来,一个巨大而魁梧的鬼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如同我心中恐惧的实体化,它站在我的面前,巨大的身体投射下笼罩整个房间的黑暗!
  
  然而,我却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眼前的这头厉鬼并不是我看见的黑影,虽然都有黑色的利爪,可是我看见的黑影明显瘦弱很多!
  
  李风转过头来看向了大门口的黑色厉鬼,眉头紧紧皱在一起的他低声说道:“该死的,果然应了那句老话术业有专攻。招来的竟然是别的玩意儿!”
  
  一听这话,却是落实了我心中的猜测,招魂出了岔子,李风并不熟练的招魂下招来的不是之前的黑影!
  
  “呵,呵,呵……”
  
  我面前的厉鬼发出一连串怪异的笑声,它的脸被大片的黑雾笼罩着看不真切,笑声回荡在房子内,我拉着王飞鹏往后退,李风则一步跨出了聚阴阵直面身前的厉鬼。
  
  “鬼兄莫怪,在下招错了魂,请错了鬼,请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此地三根香,算是兄弟我给你赔个不是。”
  
  李风又拿出了三根香,点燃之后对着面前的厉鬼拜了一拜,可是这厉鬼却丝毫不领情,嘴里依然发出怪异的笑声。
  
  “哼,看来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莫怪我不留你了,正气之命!”
  
  说话间李风就要换上正气之命,可就在此时,这厉鬼却先下手为强,一对鬼爪猛地抓了过来,可攻击的对象却不是它面前的李风而是站在李风身后的我!

暗丶修兰 说:
今天第一更送上,下一更十二点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