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二十章,中间人

第二十章,中间人

  这场面可是我没想到的,还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怎么就摸了个手这老头儿就吓成这样了。尴尬且不知所措的我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闫封如,他的老脸上有两大块红韵,显然是因为刚刚的惊吓而有一些激动。
  
  “闫大宗师,您,您没事吧……”
  
  我这边刚问完,却听见闫凯对外面喊道:“李风,你进来一下。”
  
  李风应声推门而入,一看面前的场景当时就感觉有些奇怪,不过却没有细问,恭敬地对着闫封如鞠了个躬。
  
  “这孩子还未行拜师礼,不过的确天赋异禀,先记在我们人脉山门之内,你且带他一段时间,待为师几件重要事情准备好之后再通知你。”
  
  闫封如的话说的有一些没头没脑,让李风一怔,不过这位闫凯的高足倒是不敢忤逆自己师傅的命令,连声称是随后拉着我走出了黑色大门,退了出去。
  
  拜师没拜成,倒是把要拜的师傅给吓着了,这样的事情就算是放在整个灵异圈那都是个大笑话,只是我不敢说,闫凯自然也不会说。
  
  出了西牌楼,我和李三儿被李风带到了他的住处,原本我觉得李风好歹也是在圈子里混了十年的人物,有名头有本事的自然应该住的不错,在北京二环弄套大宅子不成问题,结果等到了他的住处我才明白,这家伙也没啥钱,房子是在北五环的一个小院子,家里就一台电视机加上一趟旧家具,冰箱还是八十年代的旧货。
  
  “你们先在这里住下,我去给你们弄点吃的。”
  
  李风招呼了我们一声后自顾自地往外走,我把书包放了下来,回头看见站在门外头抽烟的李三儿,二叔死后他一直很少说话,其实平日里他是一个挺能唠嗑的人,但是自从在利顺德发生了那样的惨剧之后他就特别的沉默。
  
  “三大爷。”
  
  我喊了他一声,他回过头来对我招了招手,待我走过去后他攥住我的手低声说道:“林儿,有些话李风在我不方便对你说。你,将来的路会很难走,这个世道很残酷,可是,即便这个世界再怎么黑暗,我也不希望你走上歧路。”
  
  那时候懵懂地我抬起头看向李三儿,而李三儿则伸手摸了摸我的脸,粗糙的大手拂过我脸庞的时候会感觉有一些疼。
  
  “你还小,未来的路还很长。你二叔死了,是那个蛇爷和荣国华害死的,我知道你想报仇。可是,听你三大爷一句劝,报仇的心不能有,我见过很多人因为想要报仇最后把自己搭进去了,为了报仇不择手段,走上歧路最终回不了头。我不希望你变成那样,虽然你可能再也不会像一个普通孩子那般长大,但是我希望你至少保存一颗善良的心,做一个顶天立地光明磊落的男子汉,能答应我吗?”
  
  我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很多人都以为孩子都是没心没肺的,很多人都觉得孩子肯定是不会记仇的,那只能说明他们不懂孩子。
  
  打从二叔倒下的那一刻开始,蛇爷和荣国华这两个人就在我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把这两个人宰了!
  
  李风带了点盒饭回来,吃过中饭后李风对我说道:“下午带你去见一见我的中间人,师傅让你跟着我,我自然让你多学点东西。”
  
  所谓中间人就是在命师和普通人之间的纽带,命师绝大部分的活儿都不是自己去招揽的,反而是通过中间人来帮忙,中间人从报酬里抽成,李风的中间人叫孙东,北京人,比李风年长十岁。
  
  我下午跟着李风去见孙东,那是一个在三环内的小杂货铺,卖点柴米油盐之类的玩意儿,下了车我就看见一个戴眼镜的胖子坐在柜台后面看书,板寸头,穿着一件长袖体恤,目测得有一百八十几斤。
  
  “东子!”
  
  李风喊了一嗓子,胖子抬起头看见李风后笑了笑,挥挥手招呼我们走了过去。
  
  进了杂货铺,他丢给我和李风一人一瓶可乐,随后指着我问道:“这就是你带回北京的孩子?”
  
  李风微微一笑,一边喝可乐一边说道:“你小子消息够灵通的啊,嗯,这孩子就是我带回北京来的。名叫万林。”
  
  孙东的小眼睛瞅了瞅我后说道:“前面和你通过电话了,我这手上有两个活儿,一个要跑去成都,一个就在北京。成都那边估摸着和僵尸有关系,我劝你别接,你也知道四川那边的赶尸门派都很排外,你要是去那边插了一手的话难保不被他们刁难。只是北京这边的活儿有点怪,我给你说说,你先听听。”
  
  李风听后微微点头,拉着我坐了下来,而孙东则直接把杂货铺的门给关上了,还挂了块暂停营业的牌子,随后递过来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女人,长头发,大约四十岁左右,虽然是半身照不过看起来还是比较瘦,只是长的却不算太难看。
  
  孙东点了根烟后说道:“这女人叫李亚琴,今年四十一岁,是北京一家钢铁厂的食堂女工,三天前在东直门走亲戚,结果回来之后就发生了怪事,先是晚上听见各种各样的说话声,就好像是有人在她耳边开会似的,让她整宿整宿睡不好觉,接着便是身上出现奇怪的纹路,就像是有人拿毛笔在她的身上画画,一道接着一道。当然,如果仅仅是这些变化,最多也就是一个鬼上身,或者是撞上了不干净的东西,也用不着你出手,然而,下面的事情才是轮到你这位人脉命师出手的原因。在她发生其他事件后的第五天,她身上的命格被人偷走了!”
  
  此话一出,连我都吃了一惊,李风却眉头皱了起来,低声说道:“命格被偷了?你应该知道,如果是其他几脉的命师所为,我是不会出手管的。我们四脉之间有约定。”
  
  又是这个约定,听见李风这番话我不由得心里一阵厌恶,抬头瞅了他一眼,孙东却摇摇头说道:“我也和你们命师打过这么多年交道了,你们四脉的手法我还是看的出来的。这一次这个李亚琴的命格绝对是你们人脉的命师所为,而且看起来还是一个新手。”
  
  李风一怔,奇怪地皱了皱眉头问道:“此话怎讲?”
  
  孙东吐了口青烟后回答道:“如果是像你这样的老手取命格,就算取的是活人命格肯定是先打晕或者是催眠对方,然后安抚其灵魂,才会出手取命。但是这一次出手的家伙却非常野蛮,孙亚琴的魂魄受到了重创,现在人还在医院里昏迷着。如果不是因为她老公比较相信玄学之说,又是我的老同学,这事情恐怕我还不知道呢。取人命格,且不换名,安抚魂魄却不到位,你说是不是新手所为?”
  
  李风听后略略一沉吟,随后点点头道:“这倒是有趣,正好我也要带万林在熟悉一下我们命师的圈子,你这活儿我接了,抽成就按照惯例五五开吧。把对方的详细资料给我,我先要去看看这女人。”
  
  孙东一边点头一边从柜台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包文件,交到李风手上的时候他轻声说道:“我可是在圈子里收到风声了。”
  
  李风一愣,凑近了孙东后问道:“咋啦?”
  
  “你可知道这一次你师傅为什么让你外出去寻找奇童?”
  
  孙东这一问却把李风给问住了,李风之前就对我们说过他不知道闫凯的目的,此时只好摇了摇头。
  
  “你居然不知道!”孙东的表情显得很惊讶,片刻后才说道:“好吧,那我告诉你,你师傅要为你们人脉选出大命师的苗子!”
  
  此时,我看见李风的双眼内闪过了不可思议的光芒……

暗丶修兰 说:
今天第三更送上,下一个小时后是今天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