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十九章,拜师不顺

第十九章,拜师不顺

  闫封如是人脉的大师,来北京的一路上李风和我说了不少他师傅的事情,对于这位人脉命师乃至整个灵异圈子里都非常出名的大宗师,李风拥有一种近乎狂热的崇拜,当然,这位大宗师也的确非常传奇。
  
  他一生中成了三件事儿,三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儿。
  
  其一,便是他的年龄,这是一个巨大的秘密,就连李风都说不清楚他闫封如到底有多少岁,用李风的话来说当年他拜师入门的时候闫封如就是如今的模样,而他曾经问过同门的一些已经年过六旬的老师兄,他们入门的时候闫封如也还是如今的样子。甚至一次闭关要过上两三年才出关,甚至有时候一周不进一丝柴米也毫无影响。而最神奇的是李风说,在南宋时期曾经民间有过这样一个传说,说是民间出过一名在南方各地来回云游的仙人,这仙人能够换命改运很是了不起,且有驱鬼降妖之法,而这个人物也叫闫凯!从南宋到如今的新中国九十年代,这么大的时间跨度,如果彼闫凯就是此闫凯的话,那他至少有七百多岁了,一个人能活七百多岁?这要是真的那还不轰动世界?
  
  其二,便是他的命格,命师都有一两个看家的命格,就好比是武将手上的兵器,你瞅瞅三国里但凡厉害一点的武将,哪个兵器不是和他们的大名一样出名的?青龙偃月刀,丈八蛇矛,方天画戟,报出兵器也就立刻能想到这武将的大名,而闫封如是少数命师圈子里拥有奇仙之命的狠角色!何为奇仙之命?百年将命,千年帝命,这万年才有一个奇仙之命,虽然不一定是真的存在,但是传说中这种命格之人乃是可以修道成仙,羽化飞升。虽然一听就很扯淡,但是变相的还是证明了一点,闫封如的命格既神秘又强大。
  
  其三便是他在民国时候的一次出手,当时南方仙脉之人北上,李风说那时候还没签订四脉停战的约定,人脉一向示弱,所以仙脉之人蹬鼻子上脸想踩在人脉头上,那一次北上很轰动,几乎成了当时灵异圈的最大的盛世,甚至还惊动了很多民国高层。当时是在北京圆明园遗址见的面,仙脉一共来了三个高手,带来的也是三种特别奇诡的命格,人脉分支高手尽出却是不敌。最后还是已经闭关一个多月的闫封如出的手,据说当时在圆明园遗址内,闫封如披着一件红色的大氅,白色的胡须在风中微微飘荡,他走的并不快,但是所过之处每个人都为他让路,一直走到了比试的现场,只是伸手往桌子上一按,当时众人感觉地面一晃,片刻后,三个仙脉高手的命格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打碎,这一幕一出仙脉高手纷纷逃走,如同丧家之犬一般。之后才有了四脉停战的约定,可以说四脉停战的约定完完全全就是闫封如一人的功劳。
  
  这三件事情同时发生在一个人的身上,也就造就了今日闫封如在江湖中的地位。
  
  只是,这头顶那么多光环的命师圈子里的大宗师居然会住在这种地方,感觉还真有点不可思议。
  
  黑色大门彻底打开,飘荡于白色云雾间的仙人虚影缓缓飘散,却听见烛火后方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低声对我们说到:“风儿,我要的人你带来了?”
  
  李风立刻恭敬地抱拳弯腰行礼,然后高声说道:“回师尊的话,弟子经过这些年的寻找,终于在天津找到一名奇童,带回来给师傅一观。”
  
  “嗯,让他进来,我且看看。”
  
  李风一听这话立刻回头给我使了个眼色,对我转了转头,我松开李三儿的手缓步往里走,说实话当时心里真是挺害怕的,一来是里面黑乎乎的啥也看不清就只有微弱的烛火,二来是我也见过了厉鬼阴魂,怕这房子里又发生什么大事情,进了房门之后,身后的黑色大门发出“吱嘎……”一声,慢慢地关了起来,门一关我这心里就更害怕了,踌躇着不敢往前再走,却听见苍老的声音又说道:“再走近一点,到烛火后面来,让我看仔细你的脸。”
  
  我点点头,慢慢挪移着走到了烛火后方,渐渐能够看清坐在烛火后面的脸,那是一张非常苍老的面容,干枯如同树皮一般的脸部皮肤,褶皱在一起长长的皱纹就像是岩石上被刀刻出来的纹路,只是那一双倒映着火光的双眼却炯炯有神!
  
  他有一头白色的长发,留着长长的白须,盘腿坐在一个破旧的蒲团上,见我走近后示意我坐下。
  
  “您就是闫大宗师吗?我,我叫万林,是天津小白楼过来的,我……”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自我介绍,可是刚说了两声之后,他却发话道:“别说了,安静点,让我好好看看你。”
  
  我一愣,赶忙闭上了嘴,却见闫封如望着我,慢慢地举起了他瘦弱的几乎皮包骨头一般的右手,轻轻抚摸我的脸,他的手很冷,特别是手指的部分很冰很凉,我害怕的紧,大气都不敢出,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你,不叫万林。”
  
  他的声音拖的又长又慢,可是此话一说,我却纳闷了,怎么我就不叫万林了呢?急忙开口说道:“闫大宗师,你搞错了,我叫万林,这是我爸取的名……”
  
  他却微微摇头,接着摊开了我的左手,细细地在我的手上一阵摸索,嘴里则是自言自语道:“命中有命,五行虽全却不是本命五行。黑火连天,化作金龙耀世,本命平凡,外命却一片黑暗。”
  
  他一通自言自语我自然是不明白其中意思的,只是不敢收回手,更不敢喘大气,可就在这时候,他忽然张口一吹,接着我们中间的烛火立刻就灭了,随后我感觉到似乎闫封如靠近了我的身子,低声说道:“你的本名不该叫万林,缺了一个家字,正因为缺了一个家字,所以你这一生颠沛流离,不会成家更难有落定之时。除非,你能破了这劫数。我们人脉收徒,皆是于黑暗之中,因为命不会暴露于光中,而是来自于一片混蒙之内。我且问你,你是否愿意成为我的弟子,你身具奇命,也许能够成为大命师!”
  
  他说的一大堆话,我直到最后才听懂,其实就是要收我为徒,我父母不要我,二叔又死了,这次来北京就是为了拜师学艺,投靠山门,他既然愿意收我那自然是好,没多想我立刻开口道:“那,那是最好了,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我是学着电影里武侠片拜师的情节准备下跪,可是这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正准备站起来然后再跪下去,可是明明是自己的膝盖,可偏偏就是无法下跪,这两条腿就和灌了铅似的硬是不动,而且不仅是腿出了问题,就连我的脖颈和背部都在此时挺的特别直,身体就好像不是自己控制的一般,硬是跪不下去!
  
  “嗯?”
  
  等着我跪下拜师的闫封如此时看见我傻乎乎地站在地面上,半天都没跪下去此时也觉得有些奇怪,伸手攥住了我的手腕,这一拉,我看见闫封如的老脸上顷刻间露出一大片震惊之色,接着猛地松开了我的手,往后连退三步大喊道:“我不敢收你为徒,我不敢收你为徒,不敢,不敢!”
  
  他的喊声在房子内回荡,我看着他那张老脸上的表情,那是一种被称为惊恐的表情……


暗丶修兰 说:
今天第二更送上,下一更一个小时以后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