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十六章,无情的世界

第十六章,无情的世界

  蛇爷和荣国华消失在了总统套房外的长廊上,天津的天气有一点阴沉,董三炮和李风都没说话,但是两个人脸上的表情却各不相同。
  
  董三炮脸上的表情更多的是一种后悔和可惜,也许是因为这单本该让他大赚一笔的生意落入了别人的口袋中让他觉得少赚了一大笔钱。
  
  而李风脸上的表情更多的却是隐怒和惋惜,我不禁开口问道:“风大哥,刚刚你们提到的什么鬼脉,还有那个将军之命的孩子会怎么样?你给我说说呗。”
  
  李风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命师有四脉,分别为人,鬼,妖,仙。我所拜入的山门为人脉,乃是根基最浅,人数最少的一脉,为唐代大相士李淳风所创,尊的是推背图内所演化出的诸多命理变化。但是,自古以来我们人脉都倍受排挤,其他三脉比较强势,对我们人脉不断打压,这些事情我本想放在去了北京之后再告诉你,不过如今你也看见了这个自称蛇爷的鬼脉命师,告诉你也无妨。至于那个身怀将军之命的孩子,恐怕是保不住了……”
  
  一句保不住了让我心中一惊,眨巴着眼睛看向董三炮,董三炮叹了口气后说道:“你还是告诉这孩子吧,将来迟早都要知道的,我们这个圈子比世界上所有的圈子都要残酷可怕!”
  
  李风又发出了长长的一声叹息,,随后微微摇头道:“我们人脉换命却不会赶尽杀绝,总会给被取命之人留下一条命格,如果一个人失了命格,不出一个月便会猝死,我见证过很多次这样的情况,仿佛天道自有定数,会收了失去命格之人的性命。但是,鬼脉命师行事却和我们人脉完全不同,他们不会顾惜被取命之人的性命,取走命格之后更不管对方死活。所以,如果今天蛇爷取了那孩子的将军之命,那孩子多半是活不成了……”
  
  我惊叹于这个巨大的事实发生在我的面前,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片刻后对着李风喊道:“风大哥,你得阻止他啊!这不是杀人吗?你这么有本事,得阻止他啊!”
  
  我拽着李风的手,但是他却没有动,我又看向董三炮,他默默地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上后缓缓说道:“小子你不知道,四脉有过约定,从民国开始就互相不能攻击,如果一方破坏了约定,那这几十年来的和平可就全完了。李风担不起这个责任,我们都不能对他出手。”
  
  那一年的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约定会比一个孩子的性命更重要,那一年的我更无法想象那些在电影和小说里被描绘的如此美好的武侠世界其实是那么的残酷和冰冷,那一年的我只能默默地站在总统套房内,等着荣国华和蛇爷的归来。
  
  第二天清晨,当第一缕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洒落在茶几上的时候,我听见了一阵混乱的脚步声,总统套房的门被打开,我看见荣国华的脸上已经堆满了笑容,而蛇爷站在他的身边,左手上托着一个黑色的盒子,盒子里装着的是什么东西,我有个脚后跟猜都能猜的到,那是命格,是原本属于一个刚刚来到这世界上仅仅一个多月的孩子的命格,他原本有着比普通人好上百倍的命运,但是却也因此招来了杀身之祸。
  
  在我小小的心灵中,在那个还只能分清对错的年龄时,我只是知道,他们要害死一个孩子这是错的!
  
  荣国华和蛇爷看见我们三人还在,荣国华不由得冷哼一声道:“你们还在啊,正好我们把将军之命带回来了,多亏了蛇先生出手,我儿子的命才有救了!”
  
  荣国华没再说话,他急迫地请求蛇爷带着小盒子走进房间给他的儿子换命,一边为蛇爷准备应有的报酬。
  
  李风和董三炮都没吭声,默默地站在我的身后,我目送着他们走进内室,也不知道是我天生太过正直,还是我从小脾气太倔的缘故,就在他们走进内室的那一刻,我忽然开口喊道:“你们这么做是错的!”
  
  多年之后,我看过一部电影,里面有一句台词是这么说的“小孩才分对错,大人只看利弊。”
  
  95年,只有七岁的我,的确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利弊之分,在我幼小的眼睛里,这个世界只有对和错。
  
  那时候的我还没走进江湖,更不知道什么是灵异世界的残酷,所以我有勇气,有比李风和董三炮都强大的勇气,喊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此时,荣国华和蛇爷停下了脚步,荣国华一转头,瞪了我一眼后说道:“蛇先生你请继续,别理睬这个小孩子,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别耽误了救我儿子的时间。”
  
  蛇爷微微点头,可就在他转头的一刻,我却撒开了力气朝他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他手上的黑色盒子,这一幕是谁都没有想到的,没人料到一个七岁的孩子居然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来。
  
  下一秒,盒子已经到了我的手上,所有人都看向了我,蛇爷眉头紧锁,一双阴冷恐怖的眼睛深深地凝望着我,李风和董三炮则是满脸的吃惊,脸上满是震惊之情。
  
  而最着急的莫过于荣国华,他大声对我喊道:“你个扑街仔!快点把盒子拿过来!不然弄死你!”
  
  我将盒子紧紧抱在怀里,似乎能够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盒子里不断地游动,盒子里的东西似乎想要冲破盒子的束缚。
  
  我刚刚的行为完全都是下意识的行为,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更不知道这么做之后下一步该怎么办,此时的我只知道紧紧地抓住盒子,一刻也不放松。
  
  “李风,我之前就和你说过看好这个小子,如果他将里面的将军之命震碎,不仅会害死里面的荣公子,连原来的小孩也救不了。而且,你作为他的领路人,如果他犯了错,也会作为你们人脉对我们鬼脉的挑衅。我有理由和权力将这个孩子灭了!”
  
  蛇爷盯上了李风,李风看了看我,皱着眉头喊道:“万林,把盒子还给他们。”
  
  他的声音很冷,让我心理一下子有了巨大的失落,我以为这位之前我的救命恩人会在关键时刻帮我的忙,我相信我现在做的是正确的事情,但是他却没有站在我的身边。
  
  “风大哥,他们是坏人,我们把这个命格还给那个婴儿吧。我的思想品德老师对我说过我人命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我们都要做好人。要做善人。所以,他们是坏人,我们把这条命还给那个婴儿吧!”
  
  我急迫地说道,其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情急之下的我连珠带炮地说了一大堆。
  
  “我说过了,把命格还给他们!”
  
  李风的态度让我的心彻底凉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大的恐慌,此时此刻这房间内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帮我,我抱着的盒子俨然间变成了一颗可能把我炸的粉身碎骨的炸弹。
  
  而此时盒子里的东西挣扎的越来越厉害,整个盒子在我的怀里不断地摇晃,甚至连上面的金色小锁都不断地颤抖,似乎很快这里面的东西就会钻出来……
  
  “咚咚咚……”
  
  就在这时候,走廊上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随后我听见二叔的声音在我背后响了起来:“林儿啊,二叔来了啊!”
  
  我心中不禁大喜,刚刚巨大的恐慌此时一扫而空,二叔来了,二叔来救我了!
  
  我惊喜地转头,看见二叔和李三儿两个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大门口,可就在这时候,蛇爷却冷冷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臭小子,现在动不得你,那我就杀了你的亲人!”

暗丶修兰 说:
今天第三更送上,下面还有今天第四更,一个小时后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