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十三章,命格

第十三章,命格

  我的眼睛总是能够看见一些不可思议的东西,而那一双在荣立人身后一闪而过的血红色眼睛,我可是看的真真的。
  
  李风此时凝望着荣立人的脸,随后站起身来,慢慢向窗口的方向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这外头阳光这么好,为什么不让阳光晒进来呢?”
  
  说话间他已经拉住了窗帘,此时荣国华眼神中露出一丝惊慌,喊道:“我觉得房间里暗一点好……”
  
  只是这位富商的话还没说完,却看见李风猛地一把拉开了窗帘,外面金灿灿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了进来,正好洒在荣立人的身上。
  
  荣国华大吃一惊,对着阿力喊道:“阿力,快点把少爷推进去,快啊!”
  
  只是他还是喊的晚了,只看见坐在阳光中的荣立人身上冒出大量的黑烟,整个人不断地颤抖,原本安静的和木偶一样的荣立人全身不住地颤抖,双手指甲深深地嵌进了他的肉里,狠狠撕扯自己的皮肤,却看见他的脸上一大块一大块的皮肉被硬生生地给拉了下来,血肉就好像是一张张粘连在他脸上的纸片被硬生生撕出了道道口子,真是鲜血模糊……
  
  “你在干什么?”
  
  阿力一边吼道一边急急忙忙地将荣立人推入了黑暗的房间内,荣国华则快步冲到了李风的面前,伸手抓住了李风衣服的领子。
  
  李风却非常镇定,先是看了看刚刚还装腔作势的荣国华,接着又瞄了一眼董三炮的脸,冷冷说道:“你儿子身上的问题可不是换了命就能解决的,他被鬼上过身是吗?而且还不止一次,所以你在他身上挂了辟邪的玉佩,但是他身体内鬼气沉淀已经达到了很恐怖的程度,所以现在即便晒太阳都成了问题,决不能见日光,甚至平日里都如同木偶或者说像是尸体一般,不会说话,也不吃不喝,而且,我想你早就应该知道他肩头上的阳火都已经熄灭了,除了魂魄还在,他几乎和死人也没啥区别了。”
  
  李风说到这里,却看见荣国华慢慢地松开了手,长长地叹息一声,整个人坐回了沙发上,李风冷哼一声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随后瞪了董三炮一眼说道:“董三炮,你这生意做的倒是不错。这少年的命格根本就不是疾病入体的命格,而是招魂引鬼的命格,此等命格百中无一,极少看见,为后天所成的命格。”
  
  董三炮却笑而不语,只是挥了挥手。
  
  我们几个在边上看着也都不敢多说话,一方面是不懂,另一方面实在是插不上话,此时李风踱步走来抓住我的手后就带着我们几人往外走,只是一边走一遍喊道:“改换的命格我会帮你换了,只是你做过什么事情自己心里清楚。因果报应,善恶终有头,就算是换上了将军之命也不见得能变好。三日后,我再来此地,董三炮,准备好给我的报酬。”
  
  出了房间一路朝着停车场走的时候,我禁不住好奇问道:“风大哥,刚刚是啥情况?什么因果报应,我咋听不懂呢。”
  
  一路上李风并没有说话,却等上了车之后他才开口道:“命这东西很玄乎,说不透。只是,命师都认为命是会变的,除了一些特别硬的命格之外的命格都会随着实事,环境,经历的事情发生变化。其中有几种命格被我们成为恶命,一般不会遇到。今天我们看见的荣立人就是其中一种恶命,在我们圈子里称呼这种恶命为招鬼引魂之命,有了此等命格的人会比普通人更容易招来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要知道,平日里我们多多少少都能够感觉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比如突然来的寒意,或者是莫名其妙发生的恐惧感,其实都是我们和不干净的东西碰撞,甚至是擦身而过的后果。只是普通人看不见它们罢了。招鬼引魂之命却比我们普通人更容易招来不干净的东西,荣立人就明显是多次被厉鬼上身,身体阳气耗尽,鬼气沉淀的后果。而会有这种命,却不是天生的,定是至亲之人行了大恶之事后造成。所以我才会对荣国华说了一句,因果循环,善恶报应。”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心中却还是一知半解,说白了,还是年龄太小,有些事情不明白。
  
  “风哥,下面我们去哪里啊?”
  
  驾驶座上的李三儿喊了一嗓子,李风想了想后道:“先在附近找个没人的地方,我把这俩鬼身上的命格给剥下来。也让万林看看什么是取命。”
  
  命格师有三绝,观命,取命,换命,能够熟练精通这三绝的命师并不多,很显然我是走运的,在我七岁那年遇到了李风,虽然之后和他的仇怨多过恩情,但是至少在九五年的初次相遇时,他更像是一位关心我的大哥哥。
  
  李三儿在附近找了一处没什么人的建筑工地,四下里静悄悄的,随后李风带着我进了工地深处,反而让李三儿他们三个跑出去买个香炉和一些黄纸啥的回来。
  
  我木木呐呐地跟在他身后,开口问道:“风大哥,为啥要买黄纸香炉?我们是要超度这些厉鬼吗?”
  
  李风带我到了工地深处没人的地方,方才停下脚步解释道:“命格是玄妙之物,平日里你看不见摸不着,即便你我的眼睛已经通灵却还是难以看见。而且要取命也并非强取豪夺,因为不是你明抢就能抢的走的,得让这魂魄安定满足,无牵无挂方才能够从其魂魄中剥离它的命格。所以你说超度也是没错。而且,等一下我取命你看着就好,不要多说话,记住,取命并非一件简单的事情,命格比天下间任何东西都要脆弱,稍不留神可能就会破了。”
  
  我连忙点点头,等了一时三刻,李三儿和二叔从外头走了进来,手上提着不老少的东西。
  
  撒黄纸,烧头香,我站在二叔身后眼巴巴地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李风,他将三根长香举过头顶,面对地上的封鬼葫芦,微微弯腰拜了三拜,随后将长香点燃,之后伸手一拍封鬼葫芦,却瞧见里面冒出两团黑气,这两团黑气在空中先是一阵旋转片刻后却幻化成了两张鬼脸,正是我们在小楼里看见过的那两张鬼脸!
  
  这两张鬼脸刚一形成立马就有一种想要往外逃窜的冲动,却见李风伸手一挥,右手捏了一个莲花手诀,往前这么一挥,一直安稳放在地上的封鬼葫芦却立刻动了一动,就好像有根线在拉扯它一般,这还不算,片刻后李风慢慢将右手举起地上的封鬼葫芦居然随着他的手一起缓缓飞升,停留在了空中不断地打圈。
  
  只是说来也奇怪,空中的这两只厉鬼竟然被封鬼葫芦给牢牢锁住,动弹不得,却又没有回到葫芦之中,女鬼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李风,开口大骂道:“该死的家伙,快点放我出去,要不然我将你生吞活剥了,快放我出去!”
  
  李风双眼一瞪暴喝道:“闭嘴,要是再多说一句我就打的你魂飞魄散!”
  
  他这一嗓子还真把女鬼给吼住了,旋即他看向男鬼,皱着眉头问道:“那日我在仓库内将你们俩收服,这女鬼一直在反抗,你却一言不发。而且之前似乎还在万林耳边说过话,帮过我们。只是当年在小楼楼顶水箱中杀死你的应该就是这女鬼才对,你帮我们也是为了让我们能够对付女鬼,可为什么最后还要帮着这女鬼呢?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李风这么一问,我们几个心中也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却在此时我听见男鬼惨笑一声后低沉地说道:“当年杀我的不是这女鬼,它其实是想救我……”

暗丶修兰 说:
今天第三更送上,明天咱们再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