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九章,鬼脸

第九章,鬼脸

  “妈呀,有,有一张鬼脸!”
  
  我大喊了一句,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伸手指着窗口的方向,声音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二叔最先反应过来,一把将我拽到了身后面,然后探头向四周望,一边望一边喊道:“哪里呢?什么鬼脸?在哪里啊?”
  
  二叔明显也慌了神,说话的时候口齿都有些打颤,我抬手指向了六楼刚刚瞧见鬼脸的窗口,可是说来也怪,明明刚刚我能看见一张狰狞带血的男人面孔,可是偏偏此时这张面孔又不见了,只剩下了一个空荡荡的窗户,什么都没有。
  
  夜风呼呼地在我耳边吹过,四下里此时变的一片安静,二叔也是被我吓蒙了,李三儿抬手打了我后脑勺一下喝道:“小瘪犊子,别瞎喊,那里不是啥都没有吗?还是只有你的眼睛才能看见那张鬼脸?”
  
  我是有苦说不出,只能摇了摇头没再吭声,倒是李风没怎么责怪我,眼睛微微眯起来,看着表情特别严肃地开口道:“你们要是想上楼见识见识的就跟着我,万林你必须上去,要是不想上去的人可以在这里等着,都记清楚了,一会儿无论看见什么东西都不要太慌张,万事有我呢。”
  
  听他这么一说,大家心里有了一丝踏实的感觉,李风拽起我的手,拉着我朝楼洞口的方向走去!
  
  用铁钳子铰开了大门上的铁链条后,李风抬手推开了楼洞口的大铁门,门一开,“呼啦”一下吹来一阵阴风,风吹过我耳边的时候,恍惚间似乎能够听见一丝丝哭泣的声音,嘤嘤凄凄,很是悲凉。
  
  “好像有人在哭,听起来怪怪的。”
  
  我揉了揉耳朵,这哭泣的声音让我很不舒服。
  
  李风瞅了我一眼,随后挥挥手道:“都跟紧了,我们朝楼上走。”
  
  小楼一共就六层,因为是紧凑型的房屋结构,一层有四户人家,每间房间不超过三十平米,进了大铁门后,我一直拉着二叔的手,二叔比我还紧张,从小胆子就不大的他能陪我进来已经是用上了莫大的勇气。
  
  “对了,吴猛啊,刚刚说了在水箱里找到了一具男尸,脖子上缠着黑色的长头发,后来呢?”
  
  李三儿真是胆大,这时候在这么诡秘的气氛下居然还敢问吴猛这样的问题,吴猛此时走在最后,缩着脖子一边往旁边看,一边说道:“当时发现了那具男尸之后,警方就把尸体运回去了,核实下来这个死掉的男人就是之前和车队长喝酒后没走出楼房的男子。随后警方从他脖子上的把黑色头发取了下来,说来也奇怪,这些黑色的头发取下来后第二天就不见了,明明是锁在证物间的,可是说不见就不见了。而且案子的调查也很不顺利,没有目击证人,啥也没有,最后就成了一个没破解的案子,不过,附近的人都说是这楼里有鬼怪作祟把人给害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吴猛的话说完了,却给我们几人的心头蒙上了一层更加神秘的色彩,到底是不是有厉鬼作祟呢?
  
  李风艺高人胆大,此时已经推开了第一层的一扇房门,房门很老旧,上面的锁都已经锈了,他抬起脚重重地踹在了门上,只听见“嘭”的一声,房门开了,里面黑乎乎的啥都看不见。
  
  只是,此刻我的耳边,猛然间传来一个声音,低声对我说道:“别进去,千万别进去……”
  
  我一愣,下意识地伸手拉了身前的李风一把,李风被我这么一拽,脚步一顿,此时正好一个铁架子从房门边上倒了下来,刚巧砸在了李风身前一步的地方,仅仅一步之遥,李风差一点就见了红!
  
  四下里一片安静,李风双眼微微眯缝起来,回头望了我一眼道:“你刚刚为啥拉我?”
  
  他没说谢谢,却反而开口问我这话着实让我有些不舒服,可还是老老实实地开口道:“刚刚就在你踏入房间的当口,我耳朵边上听见一个奇怪的声音,叫我千万别进去,这才伸手拉住了你。”
  
  李风听了我这话,神色间却是一片疑云密布,只是没多说什么,嘱咐了一句:“都小心点。”
  
  随后缓步走进了房子内,倒在地上的铁架子看起来像是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才会落下,房间并不大,一眼就能望到头,一个人都没有,更别提什么鬼怪之类的东西了。
  
  “这间没有,我们接着往后走。”
  
  李风很镇定,毕竟是在灵异圈子里混了这么久的命师,这点场面倒是唬不住他。
  
  可是这边才走起来,却听见我二叔支支吾吾地说道:“真是怪了,刚刚我脸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拂过。”
  
  他的话谁都没注意,一群人跟在了李风身后,第一层楼很快就搜索完毕,有惊无险,倒是什么都没发现,可是上了二楼之后,终于有意外发生了!
  
  上楼的时候我一直向四下里张望,本来我胆儿就不大,加上这楼里明摆着有鬼,我自然更加小心,刚上二楼,脸上忽然感觉一丝丝凉意,有什么东西落在了我的左脸上,伸手摸了摸,湿哒哒还有一点黏糊糊的感觉,可是拐角处也没有灯,四周一片昏暗我也瞧不清是什么东西,正抬脚往前走,忽然又是一滴类似的粘稠液体落在了我的脸上,这一次的液体正好滴落在我的嘴唇上,我舔了舔,有一点咸,还有一点涩,感觉不像是水。
  
  “二叔,你看看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呗?”
  
  我回头问了一声,二叔应了一声,凑近我脸上这么一看,当时他的脸就彻底绿了!大喊起来:“妈呀,血啊,林儿,你脸上都是血啊!”
  
  我也是一怔,还没反应过来,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走到窗户边上借着外面透进来稀疏的月光这么一瞧,乖乖!还真是一手的血。
  
  “啊!”
  
  被惊吓到的我大喊了一声,身子一软跌坐在了地上,李风回头看了过来,却脸色一变,大喝道:“呔!”
  
  就一个字的大喝却震的我耳朵发疼,而此时听见大喝的吴猛和李三儿也一起转头看向了我,李三儿算是我们一群人里胆子大的,毕竟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可此刻回头一望,瞧见我之后却大喊道:“林儿,你背后,你背后有东西!”
  
  我还木讷地摇了摇头,向四周看了看,随后微微抬起头来,当时我的个子也就一米二出头一点,坐公交车都那都是不要买票的,此时坐在地上上半身离地也就几十厘米,这一抬头,却看见一片黑色的发丝遮住了我的眼睛,我伸手拨弄了一下,将眼前的一道道黑色的发丝拨开,慢慢的一片白色的东西映入了我的眼帘。
  
  随着黑色的发丝被我拨开,终于,我看清了那片白色东西的真面目,居然又是一张鬼脸,只是和之前的鬼脸不同,这一次暴露在我面前的是一张女鬼的鬼脸,惨白的面孔上有一大片青斑,双眼外凸,就好像是要瞪出来似的,最可怕的却是它的舌头,舌头并不长,可是上面却沾满了鲜血,顺着它的嘴角往下流,一滴一滴地落在我的脸上。
  
  “滴答,滴答,滴答……”
  
  我吓的不敢动弹,任凭这些从它嘴里流出来的红色血液落进我的嘴里,双手双脚直发颤,而且还很不争气地有了快要失禁的感觉。
  
  “你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我听见它开口说话,声音非常沙哑,就好像是受损的卡带,而就在此时,被我拨弄开的黑色头发却变作了一条条黑色的蛇,慢慢地爬上了我的肩膀,缠绕住了我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