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八章,小楼鬼影

第八章,小楼鬼影

  离开了茶楼后李风的脸色一直都不太好看,我隐约间觉得他和董三炮嘴里的白狐狸有密切的关系,只是他不愿意说,我也自然不会多问。回到了小白楼的二叔家,正巧赶上李三儿也在,此时李风才开口道:“李三儿,你在天津混的熟,最近有啥地方闹不干净东西比较凶的不?”
  
  他这么一问后,李三儿狐疑地瞅了瞅李风,随后低头细想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你还别说,还真有,就在我收了那封鬼葫芦前一天,我去大港那边转悠,有一个认识的老朋友和我说,大港那边最近出了一个凶宅,谁住进去谁倒霉,不是在那房子里摔断了腿就是被吓的个半死,圈子里都说这房子里闹不干净的东西,而且还挺凶的。只是您问这个干吗?”
  
  李风却没多说什么,只是告诉李三儿和我二叔要过一周再去北京。
  
  等吃过晚饭,差不多到了晚上8点多,我正准备上床睡觉呢,却被李风带出了门,还让李三儿找来了辆面包车,说是要开去大港的凶宅看看,坐进了面包车后我实在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开口问道:“风大哥,为啥要去这凶宅看呢?这和换命有什么关系吗?”
  
  李风一边看着车窗外面越发深沉的夜色一边说道:“普通人,无论上至帝皇,下至百姓,生来便是一种命格,有人生来便是一统天下,有人却生来病魔缠身,我们命师并不常换命,因为换命就是夺了好人的气数,这是有违天理之事。但是如果一定要换命,那也一定要给被换命之人重新按上一个命格。可是一人一命,哪里来那么多的命格?”
  
  听见李风这话,我也顿时好奇起来,不仅是我连随行的二叔和李三儿也都好奇地问道:“是啊?如果一人一命,那是不是要杀人才能换命呢?”
  
  李风摇摇头道:“杀人换命更伤天理,而且这是邪道所为。我们命师绝不会为了换命而杀人,所以就需要去收集一些游弋于天地之间,还未消失的命格。那便是从阴魂厉鬼的身上夺下命格来!”
  
  此时我才幡然醒悟为什么李风要问李三儿哪里闹不干净的东西!原来是为了要去夺鬼怪身上的命格。
  
  “万林,你记住,人死之后魂体出窍,若是有很强的怨念,或是沾染了阴气,那就会变成阴魂厉鬼,无论是因为什么理由,阴魂厉鬼都不应该留在人间。它们必须要入轮回,进六道,投胎重生。一旦滞留人间,就是错!我们不能杀人夺命,可是却能够惩治了这些害人的阴魂厉鬼,从它们身上将它们的命格夺来。”
  
  李风的话在我们三个听来就像是在听天方夜谭一般,即便是常年在外奔波的李三儿此时也愣愣地说不出话来。
  
  只是,吃惊之后,我却猛然间喊道:“等等,这么一说,等一下,我岂不是要见到厉鬼了?”
  
  李风摇摇头道:“也不一定那里就有阴魂厉鬼,而且,你既然已经决定跟我去北京,将来迟早会接触这些东西,怕什么!”
  
  他说归说,可是我怕还是怕的,毕竟才七岁,乍一听要见鬼了,能不怕吗?
  
  天津大港建于七十年代末,是从天津南郊给分离出去的,到了九十年代,对外贸易越来越频繁,本来就是中国最繁华的几个港口之一的天津更是成了贸易中心之一,大港附近也开始修建不少新的楼房,一方面是给工人居住的宿舍楼,另一方面也有不少是为了给工厂职工住房用的分配房子。
  
  面包车在一幢废弃的六层小楼门前停了下来,四周的楼房都是灯火通明,只有这一栋楼上面一片漆黑,那一个个四四方方的小窗户内什么都看不清,黑乎乎的一片,我盯着这些黑色的窗口,就仿佛能够感受到黑暗中有一双双恐怖的眼睛在盯着我,心里越发害怕紧张起来,不由得往后缩了缩,退到了二叔身后。
  
  二叔也是关心我,瞧见我这么害怕就对李风说道:“孩子都怕成这样了,要不我和他别进去了,风哥,你进去就行了。”
  
  李风却摇摇头对我说道:“有些路你必须要自己走,有些困难你得自己克服,命师说白了就是一个孤独的行当,你要是连这点困难都害怕,那以后你也成不了什么大事儿。”
  
  这边正说话呢,李三儿已经带着自己的朋友走了过来,是个看起来四十出头的男子,个子大约一米七,穿着灰色的工作服,留着大胡子,一见到李风立刻笑着发烟,李风摇摇手说道:“我不抽烟,说说这里面的情况吧。”
  
  那人点点头道:“我叫吴猛,就在附近住。这楼是三年前动工的,当时是附近一个铲车车队投资造的宿舍楼,就造了这么一栋。房子在建的时候就出了事情,当时造地基,铲车队和不少领导都来了,声势挺大的,可是就在他们用铁锹埋地基,刚一动,这平地里就刮起了一阵大风。虽然在我们大港这一块,大风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可是那一阵大风是真邪乎,当时就出了事儿,这风里带着一根铁钉,当时就刺进了一位领导的手臂上,鲜血一下子就冒了出来,我那时候就躲在人群里看,鲜红鲜红的。后来,房子建成了,怪事儿就更多了,先是宿舍楼里闹蟑螂,每个房子里都有蟑螂,怎么赶,怎么驱都没用,杀都杀不光。后来事情就更多了,先是有人被砸伤,接着是有人干活的时候被铲车压断了腿,还有的人被货物倒下来撞破了脑袋。最邪乎的却是今年年头发生的事情,那时候原来铲车车队的车队长晚上带着几个兄弟喝醉了酒,打这里经过,当时这房子已经空关着了,大家伙都说不吉利,都不愿意住。可是车队长和几个人从这里经过的时候,却有人听见这楼里有人说话!”
  
  听到这里,我都不由得打了个寒战,眼睛不住地往身边这一栋空洞洞的楼里看,此时吴猛继续说道:“当时车队长就奇怪了,这空关着的楼里咋还会有人说话呢?难道是有人住进去了?也是喝了点酒,壮着胆子,他就带人往里闯,这一闯却发现,楼里啥人都没看见?一共六层,每一层都是空的,而且他们一进去之后说话声就不见了。这时候车队长就觉得可能是哥几个喝多了听错了,就带着人准备离开。可是刚出了这大楼,却发现,进去的时候一共是五个人,可是出来的时候,却只有四个了!少了一个人!”
  
  说到这里,二叔立刻追问道:“少人了?咋回事?”
  
  此时吴猛表情有一些凝重,凑过来压低了声音说道:“出来后少了一个人,后来发生啥事情,我不知道,也没人知道,车队长和其余三个人都不肯说。只是,第二天一早就有大批警察赶了过来,最后在六楼的天台水箱里发现了一具男尸!就是和车队长一起喝酒的人!”
  
  二叔眉头紧皱,李三儿却问道:“这么玄乎啊,也许是这哥们喝多了,掉进水箱死了,或者是车队长他们谋财害命,这和不干净的东西有啥关系?”
  
  吴猛看了看四周,夜风有点冷,我缩了缩脖子,眼睛往楼上看,一直看到六楼的一个窗户,猛然间,看见了一张脸,一张苍白的流着鲜血的男人的脸!
  
  而就在这时候,吴猛低声地对大家说:“我在警察局有个朋友,他说发现那具男尸的时候,男尸的脖子上围着厚厚的一圈头发,黑色的,长长的,女人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