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六章,命中黑影

第六章,命中黑影

  李三儿白了二叔一眼喝道:“坐下,别瞎咋呼!”
  
  只是此刻的李风却双眼紧紧地盯着我说道:“万林,别紧张。我不会害你。这是一个测试,你放轻松,闭上眼睛,然后把眼前看见的东西都告诉我。记住一定要放轻松,脑子里什么都不要想。”
  
  我咬着牙点了点头,说实话。从打翻葫芦放出鬼影子再到现在莫名其妙地被眼前的李风给扎穿了手,我那小脑瓜子真不够用,想要想事情也没那个能耐,闭上眼睛后,眼前先是一片漆黑,随后,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的眼前渐渐出现了一些光点,一开始是非常散乱,各种颜色的光点,可是随着这些光点越来越近,我看见每一个光点里都是一张人脸!
  
  那些光点中的人脸越来越近,我能看见他们脸上生动的表情,但是却听不见他们说话的声音。而且光点也有颜色之分,更有强弱之别,有的光点散发出金灿灿刺眼的光芒,还有的光点却一片黯淡,甚至有的光点颜色都是黑的,让我看的很不舒服。
  
  随着时间的推移,光点伴随着那些人脸飘的越来越远。我的眼前重新变成了一片漆黑,而下一秒,我的眼前出现了两个人,并排站立在一起。
  
  左边的人影一开始很模糊,可随着距离我越来越近,我渐渐地看清了这个人影的脸,竟然就是我自己!那小小的面容,有些哀伤的眼神,分明和我一模一样。此时这个长的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影紧紧地闭着双眼,如同睡着了一般。
  
  而另一边和他并排的人影,却怎么也看不清楚,即便距离我越来越近,可还是无法看清楚他的面容,而且。就在他到达我面前的那一刻,猛地窜起了黑色的烈焰,这黑色的烈焰来的非常突兀,包裹住了看不清的人影,我也被吓了一跳,惨叫一声清醒了过来,一睁开眼睛看见面前微弱的烛火和面前紧张地凝望着我的李风,我“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钻入了二叔的怀里,甚至连手上扎着的银针都没顾上拔出来。
  
  “万林,你看见什么了?快点告诉我,快!”
  
  李风似乎很着急的样子,抓着我的手问个不停,我却一个劲地摇头,就是哭个不停,二叔为难地说道:“要不等一下再问吧,孩子还小,今天遇到这么多事情呢……”
  
  说来也奇怪,此时着急的李风,伸手放在了我的脑袋上,轻轻这么摸了摸,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子魔力,我竟然真的止住了哭泣,眨着水汪汪的眼睛回头看他,一边抽泣一边说道:“我,我看见很多很多彩色的光点,光点里还有各种各样不同的人脸。接着我还看见了两个人影,一个是我自己,另一个看不清,那个看不清的人影身上一下子冒出黑色的火焰,吓了我一大跳,我就看见这么多,你,你快把我的针拔出来吧,可吓死我了。”
  
  李风听罢,双眼圆睁,片刻后竟然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表情非常激动地念叨:“找到了,找到了,这一回终于找到了,太好了,这下子我可算是完成师傅布置给我的任务了,哈哈,李三儿我可要好好谢谢你啊!”
  
  李三儿和二叔都被他的话给说愣了,怎么还冒出个师傅和任务来了?
  
  “风哥,这是咋回事啊?你师傅是谁?”
  
  李三儿紧张地问道。
  
  李风一边拔掉我手上扎着的银针一边摇头说道:“这是我们命师的秘密,不能告诉你,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们,万林就是我这一回要找的人。我要带他去北京,明天就出发!”
  
  一听李风这话,二叔和我都惊呆了,二叔抱着我表情古怪地看着李风说道:“孩子还小,风哥,这孩子到底身上有什么玄妙,你给我说说吧。我毕竟是他二叔,不能莫名其妙就把他给送走了。”
  
  其实二叔这话里还有一层意思没说出来,就是你李风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不假,可是说到底还是来路不正,还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货色,怎么就要带我走。
  
  李风瞅了瞅二叔凝重的脸,又看了看李三儿一脸的狐疑,只能叹了口气挥了挥手说道:“行,这里的来龙去脉我给你们说一说,但是你们得答应,听过就算数,绝对不能外传。”
  
  二叔和李三儿这头点的和小鸡啄米似的,我也隐约间感觉到,李风下面要说的话将会改变我的一生。
  
  “我这一行叫命师,什么是命运?你们老百姓都笼统地认为所谓命运都是一样的东西,今天出门是不是会出事儿?我家里是不是能发财?其实,这些都应该算是运,而不是命。命乃命格的意思,我们命师就是帮人看命格,换命格的行当。”
  
  李风这一开口立刻让李三儿和二叔都惊呆了,插不上话只能继续听他说道:“我们命师数量不多,到现在为止,全国知道我们存在的人,也不到万分之一。八岁那年拜了我现在的师傅,入了门,十五岁就下山替人换命,那一年正好遇见了李三儿。如今我二十五岁,也算是闯荡了十年,见过不少稀奇古怪的命格,有的人天生就是当将军的料,有的人天生就是注定了要当歌唱家,还有的天生就是当达官贵人。这就是他们的命,也就是他们天生的命格,每个人的命格不同,普通人的命格就只有一个,也就是说,你生下来的一刻,就注定了你这一辈子的出路。普通人的命格一生只能换一次,当然你们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事情,而我们命师不同,我们能看见别人的命格,还能多次地换自己的命格,刚刚我降服鬼影子的时候,用的就是战武之命。当然,小万林也有这种潜质,而且他还是特别的一个。”
  
  听到这里,二叔和李三儿不由得看向了我,而我则奇怪地眨了眨眼睛,说实话李风说的有点深奥,我还没有完全理解。
  
  “难怪我从小就感觉这小子与众不同,能看见很多古玩上的奇怪画面,原来不仅仅是通灵这么简单啊。”
  
  李三儿摸了摸下巴,笑了笑说道。
  
  二叔却急忙问道:“那,那您是要带他去北京,让他做命师?”
  
  李风却摇摇头道:“我带他去北京,是为了带他去见我师傅。说实话,我们这一脉一直都是命师之中最不兴旺的,人员较少不说,大家分支都很不团结。我师傅算是这一脉之中资历比较老的,这一次给我下了个命令,让我到天南海北去搜寻通灵的孩子,最好是有成为命师天赋的孩子,选中其中最奇特的带回去见他,我已经跑了不少地方,连藏区都进去好几回了,虽然也遇到过几个奇童,可都不如万林!我刚刚以银针试探他的灵性,用的是我们这一脉的古法,将银针插在了他手掌掌纹的中心,就是命中了他的灵性,他居然能够看见那么五彩斑斓的画面,还能看见两个人影,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所以我决定带万林回北京,见我师傅。”
  
  绕了一大圈,终于给说通了,二叔没说话,李三儿也没说话。李三儿不说话是因为惊叹于灵异圈子里的水居然这么深,命师这个行当居然有这么神秘的背景。
  
  而二叔的沉默则更多的是因为我,毕竟我才七岁,才上小学一年级,真的要让我去北京吗?一个孩子,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也许就再也回不来了。
  
  “这事情我做不了主,得问问我大哥和我嫂子,你等着,我去给他们打电话……”
  
  二叔皱着眉头,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大厅里的柜台边上,那时候还没有手机普及,都是用固定电话,过了好半天,二叔低着头走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