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 > 第五章,战武之命

第五章,战武之命

  这时候,只听见李三儿兴奋地喊了一声:“风哥,终于来了啊!”
  
  男子没说话微微点头。看了看葫芦和裂开的佛珠,又看了看二叔怀里的我,接着往前走了三步,一下子站在了我们叁人身前,我从侧面能够看见他的脸,非常年轻的一张面容。侧脸看起来特别帅,年纪应该不大,估计也就二十出头,但是能够被李三儿称为“哥”这就说明他是大人物!
  
  此时,只看见他伸手一点自己的额头,闭上眼睛爆喝一声:“命格本该上天注定,今日弟子为斩妖除魔特请换命格,开法术!换战武之命!”
  
  语毕,我清晰地看见他额头上微微有青色的光芒一闪,接着他猛然间睁开了眼睛,这一次开眼之后,这眼睛里竟然有青芒闪烁,诡秘非凡!
  
  被李三儿称作风哥的神秘男子这一声大吼之后,忽然间有猛烈的风从巷子口倒灌进来。我躲在二叔的身后,眯缝着眼睛望着眼前风中的男子,青色的长袍在风里剧烈的摇摆,他的头发狂舞不止,整个人的气质好像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如果说刚刚那惊鸿一瞥,他给我的感觉只是冷酷的话。那现在站在我眼前的男子,身上却仿佛多了一份霸道和坚毅。
  
  他往前踏出一步,这一步落地的刹那,只听见“嘭”的一声脆响,我竟然看见男子脚下的地面被他踩裂了!
  
  小白楼附近不少地面都不是混凝土的,而是石砖地,虽然不经常有重型卡车经过,可是这地面还是非常坚实,就算是用锤子敲也得好几下才能出裂缝来!
  
  但是这男人的一脚却给踩裂了。我当时就盯着他的脚看,心里想着:妈呀,这得多大的力气。
  
  二叔比我还吃惊,大喊了一声:“这,这是什么本事,太厉害了!”
  
  李三儿倒是比较镇定。对着男子喊道:“风哥,这一次的鬼影子比当初在吉林的鬼影子厉害多了,我开过光的佛珠都给震裂了,您可多小心啊!”
  
  男子微微点头,小巷子里的风渐渐平息下来,他望着前方的一片黑暗喝道:“鬼有鬼路,人有人道,你这鬼影子既非鬼魂,又非活人,本就不该存在于世。我念在你造孽还不算太深,回到葫芦里,可免一死!”
  
  他竟然在对鬼影子说话,而且言语间还如此盛气凌人,我这小小的心中不免生出了一丝敬畏之情,同时,也不知为何,这男子一出现我仿佛心中安全了不少,刚刚因为差点死在鬼影子手下的紧张恐惧情绪也渐渐消失,似乎对于眼前的男子有一种奇怪的信赖。
  
  鬼影子不会说话,可是似乎也感觉到了眼前男子带来的危险,只听见“嗖”的一声,我看见一道黑影从角落里蹿了出来,速度非常快,忍不住开口喊道:“当心,它冲你过去了!”
  
  男子奇怪地回头望了我一眼,这眼神里似乎在奇怪为什么我能看见鬼影子,而且发现的比他还早,但是说时迟那时快,鬼影子就在这个时候缠上了男子的手臂,微弱的路灯灯光下,我竟然看见鬼影子化作了一条全身漆黑的大蛇,张嘴咬向男子的脖子,男子却冷哼一声,竟然不去防御,就让这鬼影子变化的漆黑大蛇一口咬住了脖子,我吓的惊叫一声!
  
  只是被漆黑大蛇咬住的男子竟然一点事儿都没有,伸手一把抓住了缠在他手臂上的鬼影子,暴喝道:“哼,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回看你往哪里跑,给我下来!”
  
  一把猛拽,如同影子一般来去无踪,有时既看不见又摸不着的鬼影子竟然被这男子紧紧地抓在了手里,化作黑色大蛇模样的鬼影子在男子手中拼命挣扎,我的耳边还依稀能够听见一些尖锐的叫声,刺的我耳朵生疼。
  
  “二叔,我耳朵疼,这鬼影子在叫,叫的我脑袋不舒服!”
  
  我抓着二叔喊了起来,二叔连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双耳,此时却见抓着鬼影子的男子转过身来,再次用那种复杂的眼神瞧了瞧我,随后从李三儿手上接过诡异的封鬼葫芦,硬是将鬼影子塞入了封鬼葫芦内,闭眼轻轻地念了些什么,这葫芦口随后竟然奇妙地飘出了一片白雾,再见此人从地上捡起李三儿那串被震裂的佛珠,选了两粒往葫芦口一放,大手重重一拍,手再抬起来时,白雾不见了,这葫芦口竟然也给封上了!
  
  端的是神奇无比,看的我和二叔眼睛都不带眨的,真是被此人堪称神仙一般的手段给怔住了。
  
  男子收起葫芦后,再伸手一点自己的额头,低声说了一句话,这一次我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祖师爷在上,弟子以收服鬼怪,命格归位!”
  
  语毕,我却见他的眉心处又有青光闪烁,随后这青光流入了他的手心中消失不见,而随着青光一起消失的还有他身上那一股子霸道的气息……
  
  他闭眼了好一会儿,我和二叔还有李三儿大气都不敢出,过了好一会儿他睁开眼睛,双眼之中的锐利已经消失不见,嘴角扬起露出一丝温暖的笑容,本来就非常英俊的面容此时一笑更显得干净率真,站在我们面前的男子仿佛从战场上血气方刚的霸道将军变成了一个文弱的书生。
  
  “李三儿,一别十年,你倒是真有办法找到我啊。”
  
  男子笑着说道,声音此时也变的轻柔起来,笑容里更是满含温暖的感觉。
  
  李三儿哈哈一笑,立刻说道:“风哥,我也在圈子边缘混了这么久,还是有一点自己的门道的。对了,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在天津的哥们,叫万国庆,这个小子就是我之前在电话里和您提过的万林,天生通灵,当然这一次的祸事儿就是这小子手贱惹出来的。国庆,林儿,这位就是我请来帮忙的圈子里的朋友,命师李风,我管他叫风哥。还不快谢谢风哥,要不是风哥帮忙,今天我们仨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李三儿一通介绍,二叔立刻拉着我的手臂一个劲地给李风鞠躬,李风却挥挥手,微笑着说道:“没事儿,能帮忙我肯定责无旁贷。对了,你是叫万林对吧?”
  
  他忽然走到了我的面前,蹲下来温柔地看着我,我当时还有点惊魂未定,傻乎乎地不知道说话,只是愣愣地点了点头。
  
  “刚刚我降服鬼影子的时候,你是不是能够看见鬼影子?还能听见它的叫声?”
  
  他轻声问道,似乎是害怕会再次吓到我。
  
  我依然没说话,就只知道点头,李风没再问什么而是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转头对李三儿说道:“李三儿,看来这一次找对人了。我们进屋深谈……”
  
  即便到了如今,我依然很难忘记我人生中这第一次和命师的遭遇,也很难忘记李风这个人,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多年,可是每一次想到这一幕幕的时候,都会感觉好像才发生在昨天……
  
  进了屋子,因为灯泡都爆了,我们点了根蜡烛,四个人围在蜡烛边缘,李风沉声说道:“万林,把你的左手伸出来,摊平了放在我面前。”
  
  我当时啥也不懂,看了看二叔和李三儿,见到二叔点点头后我抖抖索索地伸出了左手,小手才一摊平,李风立刻一把将我的手按在了桌子上,速度非常快,我都给吓了一跳,随后他另一只手从腰间拔出一根银针,在烛火上晃了一晃,一下子就刺在了我的手心中央,我痛的尖叫起来,二叔一下子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喊道:“这,这是干啥?”